易安z 作品

49,逆倫

  神都守護者於九霄之上盤旋,宵禁解除的這段時間,雒陽繁華已然成了一個不夜城。

  國宴設在未央殿露天花園之中,天后攜群臣百官,將邀兩國外使赴宴同慶,能參加這次宴會的,俱是五品以上的官員,當然司禮官和史官是不在這要求之內的。

  天后駕到後,女官揚聲開宴,殿內禮樂驟起,一群穿著打扮妖媚的舞女走了出來,在席間鶯歌燕舞。

  月色襲人,清冷皎潔。

  宴會上十分隨意,官員們或舉著酒杯聚攏在一起,安厭還見到了餘宗虔和余文堅,兩人在餘驚棠一側,同周圍眾人談笑風生。

  ·兩國使臣們則是坐在天后近前的席位,以示親近之意。

  而除了他們,還有一位安厭不曾見過的中年男子,儀容尊貴,身穿著不同於尋常朝服的白色衣袍,上有著赤紅的紋繡。

  “這位是師欽,天工院院首。”天后向使臣們介紹道。

  穆元青和羅之渙頓時肅然起敬,拱手道:“原來是乾聖公後人,見過院首大人!”

  安厭看得出來,這二人提及乾聖公時,神色間露出的尊敬不是假的。

  他想到了師冷岑,也是和眼前這位師欽同出一宗,這師欽掌管雒陽和長安兩大玄機廠,是真正的國之重士,而師令創辦野火機工廠,握有整個玄唐的修士資源,這師氏一族都不是常人。

  羅之渙讚頌著進城後所見盛唐氣象令人豔羨。

  安厭卻總感到這些使臣之中,有目光在有意無意地看向自己,大朝之上也是,他本是一毫不顯眼的史官,為何能與那女修對上視線。

  難不成,他們發現自己修士的身份了?!

  宴席上眾賓觥籌交錯、醉舞狂歌,有人詩興大發當場吟起了詩句,也有人滿面酡紅晃晃悠悠闖入舞女中央,天后只是淡笑著看著眼前一幕,也不阻止。

  情到酣時,幾名身穿白色袍服的官員推著一架由紅布遮掩的機器走至了中央,並將舞女們驅退。https:/

  官員們見狀不由議論紛紛起來。

  “這是何物啊?”

  “好生奇怪。”

  天后近前的師欽這時向天後施了一禮,站起身來,走至臺階邊緣,揚聲開口。

  “諸位同僚!”

  席間眾人紛紛安靜了下來,禮部的絲樂也變的舒緩。

  “此乃我天工院新作之物,名為溯影儀,趁此盛宴佳時,獻於天后。”

  那兩名白袍官員扯下紅布,露出了這儀器的全部面貌。

  通體由金屬製成,上有龍鳳雕紋,整體外殼四四方方,中間又有一個扁長的圓筒,端部是一圓形玻璃。

  安厭見到此物不由一怔。

  溯影……

  又聽師欽說道:“此物能記錄時下之影像,並在未來隨時投映出來。”

  真是這樣!

  安厭心想。

  師欽說道:“僅是口述,諸位或許無法理解,可有哪位大人願意一試?”

  “我來!”話音落罷,群臣中走出一位身形搖晃、走路虛浮的男子,明顯是已然喝多了。

  “就請解大人走至溯影機之前。”

  這人名為解靈瀚,乃集賢殿書院學士,負責修撰、整理及校勘典籍之職。

  解靈瀚搖搖晃晃來到溯影機之前,其模樣惹來周圍不少人發笑,他左右看了看,向那白袍官員問道:“接下來做什麼?”

  白袍官員也憋笑道:“解大人想做什麼都行?”

  解靈瀚兩眼虛晃,在原地轉了個圈子,看向居於主位的天后,沉吟片刻忽高吟道:

  “昭昭有唐,天俾萬國。

  列祖應命,四宗順則。

  申錫無疆,宗我同德。

  曾孫繼緒,享神配極。”

  整個宴席安靜了下來,只剩下禮樂之聲,眾人都在聽他將詩吟完,而解靈瀚在唸完最後一句,忽提了一口氣,怒目圓睜,一手捂著嘴巴快步離開了原地,到一旁花園裡嘔吐去了。

  其餘官員見狀紛紛大笑不止。

  而這時,那溯影機一旁的白袍官員忽地撥動了機器上的一個開關,霎時間從溯影機圓筒中投射出無數道光線,在前方空地上組成了一個立體的圖象,正是剛才的解靈瀚。

  “昭昭有唐,天俾萬國……”

  安厭見此一幕感到無比驚異,一時完全無法理解這儀器的工作原理。

  全息投影?怎麼做到的?

  而在場文武官員們一個個同樣十分驚訝。

  天后甚為滿意地頷首:“不錯,此物能堪大用,師欽,你立一大功啊!”

  師欽躬身拜道:“稟天后,這並非我一人之功。”

  天后淡然笑道:“自然都要賞賜,凡有功者,你回去寫個名錄遞上來。”

  “謝天后聖恩!”

  師欽落座後,天后眸光輕動,轉向穆元青和羅之渙詢問道:“兩位覺得此物如何?”

  羅之渙道:“此物利國利民,院首大人必然名垂青史!”

  而他一旁的幾名年輕修士卻私下傳音道:“留影石在我們那兒又不是什麼稀罕物,還弄得這麼笨重麻煩,有什麼值得炫耀的。”

  卻有一道女聲反駁他:“蠢材,這溯影機一旦推廣普及,凡人們就都能使用,留影石必須要靈氣驅動,意義當然不一樣。”

  “說白了,到底還是凡人之物!”

  不少大臣都對這溯影機感興趣,圍了過去向那兩名白袍官員問東問西。

  宴會進行的差不多了,天后起身離席。

  安厭見狀也打算離去,餘光卻瞥見,穆元青和羅之渙二人的目光正看著自己,俱是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果然是暴露了……

  安厭面上不動聲色,也離開了宴席,離宮之前,在必經之路上見到了正在等候自己的露葵,隨後便跟其一同去了紫蘭殿。

  在未央殿時,尚是一派熱鬧喧囂之景,而到了紫蘭殿,卻瞬間靜寂了下來。

  玄儀真人坐在榻上閉目養神,拂塵靜置在一側,半透明紗遮面,安厭兩眼趁此一眨不眨地欣賞著她精緻的眉眼,以及那面紗之下的隱約輪廓。

  等她睜開眼時,安厭開口道:“真人喚我何事?”

  玄儀真人看向她,說道:“陽神,的確死了!”

  安厭思索道:“真人是如何得知的?”

  “今日,有人告訴我的。”

  安厭有些意外,心想難不成是那些修士。

  “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嗎?”

  “有關係。”玄儀真人冷然說道。

  “打開三界關,讓關外修士進來,重塑這方天地!”

  這種事,已是天后明言拒絕過的,但眼下玄儀真人卻仍然說了出來。

  安厭看著她的面容沉思了許久,問道:“真人,是想……成神嗎?”

  玄儀真人漠然道:“三界關外,的確將有靈災降世,陰盛陽衰,陰修會面臨灌神之劫,但那是對尋常修士而言。”

  “修仙門閥、各方巨擘、世家皇室這些大勢力們,他們大可以圈養大量陽修來當自己解藥,關外修士何其之多,足夠他們度過無盡漫長的歲月,靈災對他們而言根本算不上滅頂之災,他們想入關,為的是這成神的機遇!”

  安厭心中思緒飛轉,不由又問道:“那為何還要讓他們入關,這不是等於將成神的機會讓給他們了嗎?”

  玄儀真人又道:“玄唐僅佔了天地四分之一的靈氣,而要成神,則需獨佔天地半數的陰陽氣,只有打開三界關,讓外界修士帶著陰陽二氣進來,才算是真正開啟成神之路!”

  安厭心裡仍是覺得不靠譜,這種事真要做了,玄唐必將大亂。

  “真人就沒想過,關外修士進來後,會發生什麼嗎?”

  玄儀真人冷笑道:“任何修士都有一道命門,若命門被別人掌握,便是永生永世的奴隸!我們是主人,他們想入關,自然要付出代價!”

  “天后不同意怎麼辦?”安厭問出了最後一個、也是最關鍵的一個問題。

  玄儀真人定定地看著他,眸似寒潭,冰冷而幽寂。

  她道:“你,可以讓她同意!”

  “我?”

  “怎麼,你忘了你之前曾做過什麼嗎?”

  安厭只是皺眉不語。

  “世上有一種體質,名為混元體,又稱絕靈體,他們天生體內陰陽平衡,無法修煉,卻也萬法不侵!”

  “唐祖和乾聖公,都是這種體質,所以玄唐皇室和師氏一族天生無法修行,同樣,你的那些東西,也影響不到天后。”

  安厭沉吟道:“但天后,不該是皇室血脈吧?”

  玄儀真人沉吟片刻,說道:“當今天后,乃是先帝親妹妹。”

  安厭頓時一驚。

  “伱聽說過太子的事嗎?”

  安厭愣愣地點頭:“聽說過一些……太子殘暴,在登基之前暴病而亡。”

  “前太子便是天后和先帝的亂倫產物,才會生性乖張兇戾,天后尊諱武鳳瀾,其實本姓李,朝中知曉此事之人不超過三個。”

  “那三人……便是武德三傑?”安厭問。

  “是,餘驚棠、聞人云諫、申屠贏和天后是自幼便在一起的玩伴。”

  安厭忽然有些明白了,為何餘驚棠和申屠贏他們都如此忠於天后,讓一個女人能坐朝十餘年,不立太子。

  天后本就是玄唐皇室之血!

  這樣的密辛聽起來太過震撼,他腦海中不由浮現出天后那尊貴威嚴的身影。

  很快,安厭又冷靜了下來,問道:“說這些又有何用,天后既是絕靈之體,我能有什麼辦法。”

  玄儀真人神色平靜,說道:“絕靈之體,也並非毫無辦法。”

  www.yetianlian.info。m.yetianlian.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