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公主千歲


出城幾十里路,停了下來?”

 

“他們也停了下來?!”

 

真的不能怪阿史那曜好奇,實在是,這也太巧了。

 

自己這邊因為“病”而不得不停留,沈嫿那邊居然也停住了。

 

他們又是為了什麼?

 

總不能也是“病”吧。

 

難道姜硯池發瘋了?

 

不對!

 

姜硯池不像他,不是第一天發瘋,姜硯池瘋了快二十年。

 

姜硯池與沈嫿相處了也不是一天兩天,而是一年有餘。

 

姜硯池的種種,沈嫿應該早就知道。

 

以往都沒有聽說過沈嫿因為姜硯池的發瘋而耽誤事情,這一次怎麼就——

 

“或許,並不是姜硯池!”

 

阿史那曜這般猜測著。

 

那麼,問題來了,不是姜硯池,又是誰?

 

姜硯池與沈嫿,早已不是普通的公主與侍衛。

 

不說他們之間的私人感情,單單是元安帝臨終前留下的那道遺詔,就已經明確了兩人的關係——夫妻!

 

雖然,元安帝丟了江山,隨後也是被馮龜年這個曾經的臣子磋磨致死,似乎不再有任何皇帝的威儀。

 

但,他的遺詔,某些時候,還是非常重要的。

 

遺詔雖然只有一句話,卻也是最正兒八經的賜婚。

 

元安帝不但再次強調了萬年公主的身份之正統、地位之尊重,還讓沈嫿與姜硯池的關係變得名正言順,合情合理。

 

不說別人,就是阿史那曜比較熟悉的太和公主,就因為這道遺詔,都快嫉妒死萬年了。

 

且,有了這道遺詔,萬年與姜硯池就算是有了父母之命,即便暫時還沒有成婚,兩人再有什麼親密相處,也不算壞了規矩。

 

兩人有了正式的名分,沈嫿的一切,便也有姜硯池的一份。

 

而對於沈嫿來說,最重要的人,大概也就是姜硯池。

 

能夠讓她帶領人馬停下來的,最大可能就是姜硯池。

 

若不是他,又是誰?

 

“查!儘快查清楚!”

 

“我要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才讓萬年公主忘了與我的交易,停下來等候!”

 

阿史那曜望著利州的方向,他莫名有種感覺,或許這件事,也會讓他對萬年公主“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