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秋 作品

第259章 做給人看


婉寧也想丈夫,但這會兒丈夫必定是為張家的事情奔忙,至於京城中別的消息,婉寧並不想去打聽。打聽了,也不過陡增煩惱。

 

成婚這麼多年,張青竹也常常有過在外面過夜的時候,有時候是書院趕不回來,有時候是來了朋友,張青竹就睡在書房。但從沒有過哪一夜,像這一夜一樣,讓婉寧如此焦躁,十分不安,一夜不曉得醒轉了多少回。

 

等巴到天明,婉寧也就爬起來,對梨兒道:“東西都收拾好了,我先帶著孩子們進城,你帶著人帶著東西慢慢進來。”

 

“大奶奶,到底出了什麼事兒了,怎麼就這樣急?”梨兒驚訝地問著,婉寧笑了笑:“也沒有出什麼事兒,你就按我的吩咐去做。”

 

梨兒應是,但那眉卻沒有鬆開,婉寧伸手似乎要撫平她的皺紋:“你都多大了,還皺眉頭呢。”

 

“大奶奶,真得什麼事兒都沒發生?”梨兒一臉不相信,婉寧又笑了笑:“是,什麼事兒都沒發生,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你騙我的時候多了。”梨兒嘀咕了一句,婉寧也就吃過早飯,帶著孩子們往京城去,車才剛剛出了莊子,就遇到秦家的人。

 

前面的蘇嬤嬤先說了一句,婉寧也就讓人把車停下,秦家的人說的是來探望婉寧,但婉寧一瞧就曉得這是來送信的,於是索性讓那婆子坐到車上來。

 

“四姑奶奶,親家老爺這邊的事兒,太太已經曉得了,但這是官場上的事兒,太太也不知道的十分清楚,因此就命小的來給您送信,還想問問,可有什麼能幫忙的。”婆子這話說得含糊,婉寧已經笑著道:“我們要回京長住,若真要幫忙,我自會來尋你們。”

 

婉寧這話回答的也含糊,婆子應是,之後的路程並沒有說什麼,等車到了京城,婆子這才告退。

 

婉寧抱著女兒,緊咬住了下唇,希聲乖乖地偎依在母親懷中,大眼睛在那一閃一閃,也不曉得在想什麼。

 

“大奶奶,到了。”蘇嬤嬤的聲音響起,婉寧掀起車簾,把希聲先遞下去,又把兒子遞下去,自己這才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