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渣後和前夫破鏡重圓了

被渣後和前夫破鏡重圓了

分類:玄幻魔法
作者:畫七
狀態:連載中
更新:(昨天14:57)
簡介: 本文將於1.21日入v,當日雙更,感謝支持~ 文案 寧安九百年秋末,溫禾安失權被廢,流放歸墟。 她出生天都頂級世家,也曾是言笑間攪動風雲的人物,眾人皆說,她這次身敗名裂,名利皆失,全栽在一個“情”字上。 溫禾安早前與人成過一次婚,對方家世實力容貌皆在頂尖之列,聲名赫赫,雙方結契,是為家族間的強強結合,無關情愛。 這段婚姻後來結束的也格外平靜。 真正令她“意亂情迷”的,是東州王庭留在天都的一名質子。他溫柔清雋,靜謐安寧,卻在最關鍵的時候,籠絡她的附庸,聯合她的強勁對手,將致命的奪權證據甩在她身上,自己則借勢青雲直上,瀟灑抽身。 一切塵埃落定時,溫禾安看著浪掀千里的歸墟結界,以為自己已經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 時值隆冬,歲暮天寒。 溫禾安包裹得嚴嚴實實,拎著藥回到自己的小破屋,發現屋外破天荒的守著兩三名白衣畫仙,垂眉順目,無聲對她頷首,熟悉得令人心驚。 推門而進。 看到了陸嶼然。 即便是在強者滿地亂走的九重天天都,陸嶼然的名字也如郢中白雪,獨然出眾。 他是被寄予厚望的帝嗣,百戰榜巔峰所屬,意氣鋒芒,無可阻擋,真正的無暇白璧,絕代天驕。 今時今日,如果能在他身上挑出唯一的汙點,那汙點就是溫禾安。 作為昔日和溫禾安強強聯姻的前道侶。 “今日我來,是想問問。” 大雪天,陸嶼然華裾鶴氅,立於破敗窗前,儂豔的眉眼被雪色映得微懨,語調還和以前一樣討厭“經此一事,能不能徹底治好你眼盲的毛病?” “……?” “能的話。” 他回眸,於十幾步之外看她,冷淡霜意從懶散垂落的睫毛下溢出來“要不要跟著我。” “殺回去。” 閱讀指南 1,女主視角我以為前對象不遠萬里趕來,是要落井下石嘲笑人,誰知是來雪中送炭的。男主視角從前,我覺得我的聯姻對象聰慧冷靜,實力不俗,做夫妻不成,但確實算個可堪匹敵的對手,沒想到她是個眼光奇差的戀愛腦!! 2,雙強,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