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阳.CS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22章 老子连他一根腿毛都比不上

    东察合台汗国



    哈实哈儿。



    也先不花骑在马背上,看着远处的莎车城,脸色颇为难看。



    这是他心心念念的地方,可惜到了这地方,却走不动了。



    这次挥军北征,原想着凭借东征回军之时,借军威扫平国内的乱局,压制住那些此起彼伏的头人与宗王。



    若是自己不病,还能让笃思忒麻黑麻安稳继位,现在看来,是不成的了。



    东察合台汗国,怕是要衰亡在自己手上了。



    “大汗,进城吧。”



    赛义德劝着也先不花,按照年龄来说,赛义德比也先不花要年老上十几岁,现在看来,反倒是也先不花要倒下了。



    也先不花看了赛义德一眼,合上了眼睛。



    赛义德指使了车夫向前,进城。



    莎车城打下来了,这里以后就是东察合台汗国的都城,哈实哈儿距离于阗太近,明人的兵峰随时都能攻到哈实哈儿,实在是不安全。



    莎车就好多了,若是能到迭失干,或者撒马尔罕,那可就更好了。



    怀着这样的心思,赛义德又看了也先不花一眼,大汗已经不行了,接下来该是笃思忒麻黑麻继位,大汗寄予厚望的笃思忒麻黑麻,早就被阿布巴克尔给拉拢过来了。



    只要笃思忒麻黑麻继位,杜格拉特部的荣耀依旧会照耀东察合台汗国。



    马车进了莎车城,也先不花从马车上下来,在女奴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脸色难看的厉害。



    这时候,几个大汗亲兵从远处纵马而来,为首的,正是也先不花最信重的木力。



    木力被外围的杜格拉特部卫兵拦住,长戟林立,指向嘶鸣着的战马。



    领头的木力用力勒住了缰绳,棕黑的大马人立而起,铁蹄翻飞,马蹄上沾染的泥点子四散,拦路的卫兵被吓的连着退了两步。



    木力一个跟头从马背上翻下,整个人都是躁狂的,推开闪烁寒光的枪尖,揪住持枪士兵的脖子,脖子上绽放着青筋怒吼:



    “昔里吉,你阻拦大汗的亲卫,是想死吗?”



    “滚开!”



    旁边的阿布巴克尔让开了道路,扶着刀,脸上满是不屑。周遭的卫兵随即让开了通道,没有人再阻拦木力。



    木力大踏步的走到也先不花旁边,亲手搀扶着也先不花:



    “大汗!”



    也先不花睁开浑浊的眼,看了木力一眼,叹了口气。



    旁边的赛义德哈哈笑了笑:



    “木力你好大的胆子,冲撞大汗,须知该当何罪。”



    旁边呼和图拔出了刀,周遭属于杜格拉特部的勇士也隐隐围拢过来,一副想要擒杀木力的模样。



    也先不花叹了口气,挣扎着:



    “行了,赛义德,不要再如此了,当本汗看不出你的想法吗。”



    “退下吧。”



    说完也不理会赛义德,在木力的搀扶下,进了总督府。



    阿布巴克尔扶着刀,站到了赛义德身后:



    “祖父,怎么就这么容易让大汗进去了,总要大汗再呵斥几句才好,笃思忒麻黑麻还等着承继大汗之位呢。”



    赛义德呵呵笑着:



    “大汗进去了,比进不去还要更气愤吧。”



    阿布巴克尔闻言微愕,不过立即就想明白了:



    “明人不愿意掺和我汗国的汗位更迭!”



    片刻之后,总督府内就传出了也先不花虚弱,但愤怒的咆孝声音。



    ……



    于阗城。



    老谢骑在马背上,看向西北。



    后面跟着的广德跟乃禾木都囔了几句,就催动马匹,靠近了老谢:



    “伯爷,咱们为何不答应木力,好趁势进入东察合台汗国,扩大我大明的影响力。”



    老谢笑了:



    “我想要的是察合台汗国,可不是这区区的哈实哈儿。”



    广德闻言一脸兴奋:



    “要打吗,伯爷?”



    后面的乃禾木也是摩拳擦掌:



    “怎么打,伯爷,是硬兵直取,还是先掠迭失干?”



    老谢一鞭子甩乃禾木脑袋上:



    “老子还需要你教我打仗,迭失干迭失干,你就知道迭失干,老子还想把撒马尔罕打下来,娘的。”



    乃禾木被打的抱头鼠窜,不敢吭声了。



    广德在旁边好奇的问着:



    “爷,咱们这次怎么打,等东察合台汗国先闹将起来,然后趁虚而入?”



    老谢继续向西北看:



    “不错啊,小子,都会说汉话了,好,好好学,以后替我当这西域的提督总兵官。”



    “现在的察合台汗国已经乱了,也先不花重病,国内头人贵族们闹事,杜格拉特部更是对汗位虎视眈眈,这会就已经够乱了。”



    脸上带着几个血印子的乃禾木试探着问了:



    “咱们现在就打上去?”



    老谢唰的一下又是一鞭子打过去:



    “老子现在就打过去,让你知道,老子让你打过去……”



    乃禾木又是抱头鼠窜。



    打了乃禾木一顿,老谢高兴起来了,在一群亲卫嘻嘻哈哈的声音中,对旁边的亲卫嚷嚷了:



    “我听说乃禾木要当爹了,就他这样活蹦乱跳的性子,也能当爹?”



    旁边的亲卫也欢乐起来:



    “可不是咋滴,乃禾木这性子,他媳妇肯定得给他生出个皮猴子来。”



    “幼呵,皮猴子倒不可能,黑猴子还差不多,他媳妇天天种地,黑的跟煤球一样。”



    “乃禾木这孙子倒是好运,娶了个肯干活还能生养的好媳妇。”



    老谢看广德有些沉默,疑惑的问着他:



    “怎么,你小子也想娶媳妇生孩子了?”



    广德摇了摇头,看着东方:



    “我在想,王妃是不是也快要生产了,我该送点儿什么礼物,才能对的起王爷简拔我的恩情咧?”



    老谢闻言骂骂咧咧的:



    “送送送,就他娘的知道送礼!”



    “老子都他娘的把这事儿给忘了,送点啥好咧,老子这次可不能被黑娃子给比下去,都是统领西域的提督总兵官,老子绝对不能让他比下去。”



    ……



    京城,王府。



    王妃确实快要生产了。



    这几日上,苏城基本没出过门,每日里都是陪着王妃,在王府内闲逛。



    苏河白盐也都回来了,凡是能扯的上亲戚关系的,都是不停的往王府来探望。



    最后还是来探望的皇后发火,派了鹰扬卫过来,才算是把人给挡下了。



    范广与苏城在亭子内闲坐,看着绕水边转悠的女卷,范广眼中满是为难。



    苏城收回看妻子的目光,随口问了便宜老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