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校长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185、归大唐,风平浪静,一切如常

    大唐,人族最大的王朝,被人族无数国度誉为的天朝上国,无数人转世想要托生之地,屹立于南瞻部洲。

    九天阖闾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一诗,将大唐的繁荣,体现的淋漓尽致,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国泰民安,幸福安定!

    这一日,长安城里所有的松树梢头,悄然转了方向。

    松树头指向了东边。

    张三,数年前陈江流收的小弟马仔,在陈江流离开长安后,接手了陈江流的灰色产业,如今早已洗白上岸,成为大长安黑白两道通吃的风云人物。

    年近中旬的张三按照惯例,每天都会到松树林下给松树除草浇水,诉说着过往,以及对大哥的思念。

    这一日,张三勐地发现松树梢头竟整齐有序的朝向了东边。

    张三睁大了双眸,手颤颤巍巍指着松树,脑海里浮现数年前的回忆,“小三,大哥走后,长安的产业就交给你了,你小子要是敢把产业败光了,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大哥放心,等大哥回来,小三让大哥横行长安!”

    “得了,别吹牛了,走了。”

    张三望着大哥远去的身影,哭的稀里哗啦,“大哥,你啥时候回来啊?”

    “啥时候回来?不知道,等松树头都朝东的时候,估计就回来了。”

    数年过去,张三依旧记得大哥的话。

    “啊哈哈哈哈!”张三踉踉跄跄的跑出了松树林,一边大笑,一边哭声,“俺大哥回来了,俺大哥回来了。”

    长安城街道繁荣无比,人来人往,人群都下意识的远离了张三,“这…怕是疯子吧?送去疯人院啊……”

    张三火急火燎的跑回了张府。

    门口站着十几个打手,见着张三皆是恭敬行礼,“拜见尊上!”

    “少废话,赶紧把兄弟全都召集来。”

    “尊上,这是要跟哪家干架吗?”数名打手眼里都露出了凶光,有些期待。

    “干你奶奶个腿!”

    “把兄弟们全叫上,另外把城里敲鼓的敲锣的吹乐的都请来,注意是请来,随我出城!”

    “是,尊上!”数名打手脸上疑惑至极,但却也不敢忤逆,恭敬应声道。

    “大哥,要回来了,大哥要回来了!”

    数名打手听着尊上的话,脸上皆是露出震惊,“什么?大哥大…要回来了?”

    大哥的大哥,只听说过,从未见过…长安城里最神秘的存在!

    张三已是长安城里的风云人物,何人敢做其大哥?

    张三通知了兄弟们,便紧忙回府换了一声衣裳,连鞋都顾不得穿,朝城外跑去。

    三三两两,七八成群,看似散落的人,出了长安城汇聚成了乌压压一片。

    张三小弟,成百上千!

    长安城外九十里,有一长亭,这是进长安的必经之路!

    张三带着兄弟在这长亭等候,再往前走,就不知道大哥从哪条路回来了。

    ……

    陈江流师徒行走迅速,出了灵山大雷音寺不过十日,便行至了两界山区域。

    陈江流指着远处山坳,轻笑道:“那处有个人家,号镇山太保,武艺高强,为人热情,当年招待过师傅,不知他还在不在。”

    “圣僧,太保还在,太保还在!”只见山林中人影穿梭。

    刘伯钦扛着一头麋鹿出现,“圣僧,伯钦今日还要巡山,便不送圣僧回长安了,这头麋鹿送与圣僧。”

    刘伯钦说完,将麋鹿抛下,离去。

    孙悟空纵身一跃接过麋鹿。

    “多谢了。”陈江流感谢道。

    镇山太保,自家人,叔的手下,陈江流倒是不与其客气。

    “徒儿们,支锅尝尝大唐的麋鹿是何滋味!”

    “美,大唐的鹿,是比以前吃的肥美!”

    到了两界山,就是大唐境内了!

    “吾陈江流,回来了!”

    待吃完了鹿肉,师徒五众朝长安走去,一步百里,十步千里。

    如今的大唐,就算边陲之地,繁荣程度都要胜过金平府数倍!

    西游一路,所遇劫难,肮脏血腥,在大唐,统统不见,听见的只有百姓的愉悦声,所见到是兄弟恭顺,忠义礼信,谦让友爱!

    佛门所言,尽是放屁!

    长安城九十里长亭外,五个身影缓缓走来。

    张三睁大了眼,看着远处熟悉的人影,身躯彷若触电一般,“大哥,是大哥回来了。”

    “大哥还跟数年前一样,一点没变老!”

    “吹,给我狠狠的吹,敲鼓!”张三连忙让敲鼓敲锣的开始奏乐。

    雄浑鼓声,欢快锣声,交织混响。

    百里外,陈江流已可以看到长安城的轮廓了,陡然间听着欢快的锣鼓声。

    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等脸上都露出笑容,“师傅,还有人迎接嘞。”

    陈江流亦是看到了熟悉人影,一步迈出,缩地成寸,行进百里。

    张三像个小孩子般,朝陈江流跑了过去,“大哥,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哈哈哈,小三好想大哥啊。”

    张三哭笑着,有些哽咽。

    “小三,你成熟了。”

    “大哥,你忘了,收小三当小弟那年,小三才五岁,大哥走的时候,小三才十五岁,大哥这一走就是十几年,小三也三四十岁了,肯定得成熟了啊。”张三紧握住陈江流的手,笑呵呵的说道。

    人活一世不过百,人族生命放到这时间历史长河中不过沧海一粟。

    当年的小跟班,如今混的不错,陈江流很是欣慰。

    “走吧,进城!”

    “大哥,进城,小弟已经在城里找好馆子了,城里又新开好多家春楼,不过比十几年前正规了许多,现在都是卖艺不卖身,听曲的地,不过以大哥的魅力,手到擒来的事!”

    “哈哈,进城!”

    陈江流大笑了一声,领着小弟、徒弟们朝长安城走去。

    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也会意的点了点头,“知老师者,莫过于小弟!”

    一路锣鼓喧天,愉悦至极,引得无数行人纷纷驻足,“这是哪家公子娶亲了吗?好大的阵仗……”

    长安城墙,高大恢弘,绵绵延延,伏泄千里!

    大唐是人族天朝上国,最繁荣兴盛之地,而长安则是大唐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之一,一城气势,就算每日路过的人望见,也忍不住心潮澎湃!

    孙悟空一众弟子只从师傅口中听过长安雄伟,今日一见,师傅所言,还是保守了些!

    长安城下,不设关卡,进出自由!

    大唐已做到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若有人胆敢在如此盛世作奸犯科,那才是最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