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坛主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九百九十五章:被人从家里直接带走


  “刺史,刺史,大过年的,小声点。要是被外人听到,可不好啊。”

  沈佳宁一惊,连忙给房遗直倒酒,“我说刺史老爷,这话可不能乱说。隔墙有耳,你的话可不好听啊。民间可不是这么说的。不是有一句话嘛,金杯银杯不如口碑。我们最好喝酒说笑话,大过年的,咱们不找麻烦。要是传到王爷耳朵里,那可真有麻烦的。”

  “狗屁。有啥麻烦的。他一个屌人,伸手不拿四两的。整日里一个人四处飘零,一会儿是道士,一会儿是算命的,玛德,装逼成神乎其神的样子,我看就是一条流浪狗。说家没家的,有家不沾家。整日里交接一些狐朋狗友,还想忽悠人家闺女跟他相好,臭不脸的,哪家正经的姑娘会看上他。”

  房遗直的醉话,令沈佳宁差点笑出声来,一个刺史,竟然不了解李绩的背景和身世。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装逼大尾巴驴,可不是高人之举。

  憨种一个。

  沈佳宁腹诽半晌,在肚子里笑道,看来,你平时不好听书,也不善于读书。

  那你夜晚都忙啥呢。

  他正在沉思,范仁义又把酒碗举起来,“我再领个酒。”

  “哎呦!范老兄,你行吗。”

  “大伙给点掌声。”

  “范员外,老当益壮。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老牛明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

  满桌子喝彩的,担忧的,劝说的,鼓励的,各种话都有。

  范仁义做生意,熟识江湖套路,他把酒碗举过头顶,然后缓缓落下,用手指蘸着酒水,弹在地上,然后将酒碗置于鼻口之间,“滋啦”一声响,一碗酒喝得一滴不剩。

  三瓮酒,喝得还剩半瓮,房遗直舌根发硬,“范老兄,谢谢你热情款待。我得回去了。”

  “哪能走啊。我还没敬酒呢。”

  声响处,酒店掌柜的周楠提着一个酒瓶过来,众人一看,好家伙,这酒瓶超大,是五斤装的。

  “别开,别开,开了也是喝了。”

  房遗直推辞一番,周楠只是笑,你说你的话,我开我的酒。他给客人们一一倒酒,五斤酒三圈,也就所剩无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