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泺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96章 第 96 章(1800营养液加更)



几番询问之后, 资言才知道陆生要跟雪女结婚了。眨巴两下眼,想到雪女是妖怪, 陆生有两种形态, 那结婚是妖怪和妖怪结,还是妖怪和人结?




“怎么了?”琴酒发觉资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走到他边上弯下腰看向屏幕, “结婚?”




“朋友要结婚了,时间过得真快啊。”资言感慨道, 这么想来京都事件也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琴酒侧头看着资言亮晶晶的神情垂下眼睑,若有所思地摸摸资言的脑袋。




这件事一打岔,资言就忘记了要生气的事情, 跟他商量起来要送什么结婚贺礼。




“如果有些稀奇的东西就好了。”资言苦恼地蹙起眉头, 他们是妖怪肯定对一般的东西习以为常了, 虽然随便送点什么陆生肯定也很开心,但他还是想好好送件礼物。




听资言很随意地说出了奴良家是妖怪宅的事情,琴酒不动声色地抽动了下眉头,虽然对他的交际面有所预料但还是超出了他的认知。




“我可以去吗?”琴酒感兴趣地问道,他从来没有见过妖怪,对妖怪的认知还停留在很久以前资言发给他的邮件。




“可以啊, 他说人越多越好。”想到那群爱喝酒的妖怪们, 资言拍拍琴酒笑着说道:“说不定能找到酒友哦。”




饭后, 资言说道:“后天我要回美国上个学, 参加一下比赛。”




琴酒点点头,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




“你就不会舍不得我吗?”资言鼓了下脸颊,略微不满地伸手往外扯了扯琴酒的脸皮, 都没有肉, 好瘦。




“会去找你的。”琴酒从他的手中拯救下自己的脸, 语气平淡地说道。




用最平淡的语气说着情话显得理所当然又烧耳朵,资言有些不自在地低下脑袋,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琴酒正想动手的时候,资言突然抬起头环保住他的腰,吻了吻他的唇,主动探进了琴酒的口腔。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琴酒冷酷的外表,总觉得他口腔的温度要低上几分。




资言的主动换来了琴酒更具有侵略性的动作,比之前还要急上几分。




“不行!我明天还要去训练的!”资言赶忙推开他,“运动员不能纵欲过度!”




琴酒不是很想听,但还是下嘴咬了两口后放开了他。




临近凌晨的时候,琴酒接到一个电话。半晌后,他起身换上黑色衣帽。




抱着的人抽身离去,睡梦中的资言勉强睁开眼迷茫地看着穿戴整齐的琴酒。




“我去做个紧急工作。”琴酒弯下腰在资言额头上亲了亲,低声说道。




资言应了两声,重新闭上眼,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去。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少了个热源,资言不禁裹了裹被子,把自己裹得更紧了。




清晨的太阳升起,鸟儿在枝头跳跃着。离开的人重新回到家走进主卧。




躺在床上睡觉的人还没有醒,身上都是硝烟味的琴酒不打算重新躺回去,看了看睡梦中的资言转身就打算走出去。




但一只手拽住了风衣,拽着坐到了床边。把他拽下来的罪魁祸首并没有意识,双手摩挲着直接抱住了他的腰腹,然后脸颊蹭了蹭睡得更舒服了。




原本还没从工作状态走出来的琴酒,眼中冰冷的寒冰骤然消融,在暖阳的照射下反而升起一丝暖意。




他有考虑过把暖阳拉入冰下,也为此做过一些事情。但暖阳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两相碰撞反而是他先碎了。




这个时候,以前所做的准备反而是个祸害了。




清晨的光从窗帘的薄纱透进来,一束光正好照射在资言的金发上,他的头发发出灿金色的光芒。琴酒摩挲着他的金发,思考着。




半晌,他走出房间,在一处暗格里拿出一卷录像带,将磁带抽出,随后点燃打火机把它们全都烧了。




自然醒的资言打了个哈欠,看着自己抓在手里的黑色风衣疑惑地眨了两下眼。半晌后他想起来,琴酒好像大半夜的被叫去工作了。




那他为什么会抓着琴酒的衣服呢?




百思不得其解,资言想了半晌决定不想了,起身往房间外走去。




走到客厅,资言看见站在阳台上抽烟的琴酒。他侧站着,一瞥眼就看见走出来的资言,当即掐灭香烟。本想等身上的烟味散掉点再进去,资言直接走了出来。




“回来了?”他抱住琴酒蹭了蹭。




“又不穿衣,不冷吗?”琴酒有些无奈,率先迈开步子走进屋,等资言进来后关上门。




“有点。”资言搓搓手臂,困惑地说道,“我怎么感觉有糊味啊?”




“尝试做了点东西。”琴酒神情淡定地说道。




资言当即冲到了厨房,然后就看到了一团糟的厨房,烤箱还在往外冒着烟,迟疑半晌问道:“你想做什么?”




“苹果派。”




“我教你吧,甜点我最擅长了。”资言撸起袖子就开始收拾厨房。




“你不是要赶回去训练吗?”




资言思考着迟疑了一下,说道:“等做完苹果派再去吧,突然很想吃。”




琴酒勾了下嘴角,那笑容也不知是他留下来的喜悦还是没有被发现的放松。




随即他就上手帮忙了。




苹果派并不难,他没做过也不妨碍他跟着网络教程来,但他乐得在资言的指挥下进行一步步步骤。




“柠檬汁放太多了!会很酸的。”




“哇你面皮擀的真好,这是杀手吗?”




“……我想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联系。”




厨房并不小,但两人还是时不时会撞到一起,或者是指尖与手背碰到一起。




每次撞到,资言都会下意识抬起头看琴酒,正好对上琴酒看过来的眼睛,他会当即侧过身子移开视线开始说话。




“是不是太甜了?”吃了口苹果派,资言蹙起眉头,这个甜度对他刚刚好对琴酒来说太甜了吧。




“还好。”琴酒吃了口说道。




“你不是不太喜欢甜的吗?”资言看着他眨了眨眼。




“锻炼出来了。”琴酒摸了下资言的软发。




所以他送吃的给自己的时候真的试吃过?资言眨了眨眼。




最后,平等院资言回到俱乐部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了。




也不知道切原赤也在门口蹲了多久,一看见他就马上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