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63章 撒谎



一段时间之后, 归希文再也没有听到卓禹驰和他提过当初感兴趣的姑娘,反而罕见地聊了聊那次回家相亲的经历。




依卓禹驰的说法,人家姑娘是百货市场的售货员, 身材高挑,模样端正,是商场里的一枝花, 人家姑娘眼光高着呢,看不上他,最后也就无疾而终。




归希文对这套说辞持怀疑态度。




以卓禹驰的心思, 他要是用心一点,不至于这么快就没戏。再说了, 卓禹驰各方面条件都不错, 人家姑娘若是会考量, 不会这么快拒绝。




归希文在卓禹驰嘴里套不到真相, 也没深究。




又过了几日, 在一个平常的夜晚,和顾樱一起散步时,他突然想起一茬事。




“你还记得你之前的提议吗?”




归希文莫名其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惹得顾樱有点懵:“什么话?”




“你之前不说是想撮合一下卓禹驰和孟怀容两个人吗?我看卓禹驰最近也有这方面的心思, 他上一次相亲没成功,要不我们试试介绍他俩认识?”




顾樱听着,沉默片刻, “你说,这事成的几率有多大?”




“大概有80%的几率能成。”归希文笃定地说。




不怪归希文这样判定,只是这两人都是他熟悉的人,两人的性格、脾气、爱好之类的他都十分清楚。




从前他没想过这茬事,也不爱去想这种事情,但后来顾樱给他提了一嘴, 这事在他脑海里就此挥之不去。




他越想越觉得,这两人着实相配,性格应该也会合得来。




孟怀容从小懂事会体贴人,心思敏感细腻,能为他人着想。从小被寄养的经历让她比常人更加宽容,也更加珍惜别人对她的好。




卓禹驰平时看着大大咧咧爱笑,其实内心里也很敏感细腻。喜欢用一些自嘲的方式宽慰别人,看着不羁,实际上很重情义,内心懂得感恩,谁对他的一点好,他能记一辈子。




怎么想这两人都该在一起,互相珍惜彼此。




事隔这么久,顾樱听到归希文旧事重提,有些意外,“没记错的话,以前听到你调侃孔福生,说他好给人做媒,怎么现在开始学起他来了?”




听到这样的调侃,归希文只是笑笑。




以前他总觉得大院里那些大爷大妈嘴太碎,特别是吴婶,住在他家隔壁,每次家里有点事情,大院里马上传开。




而且吴婶还喜欢给人搭桥牵线,也不管人家合不合适。




后来吴婶充作媒人,撮合他和顾樱之后,他逐渐领悟到缘分这个东西的奇妙。




刚开始他和顾樱在一起时,大院里的人估计都不会想到他们能长远走下去,可他现在很清晰的知道,他会和顾樱一起走下去。




最开始看着没谱的事情,谁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呢?




如果现在能在孟怀容和卓禹驰之间牵线一下,或许他们也会有幸福美满的未来,谁知道呢?




一个是他表妹,一个是他好朋友,他也希望他们能幸福。




“可以试试嘛。”归希文甚至已经思考了详细的步骤,“我们约他们一起出去玩,也别说是给他们介绍对象,就只是一起出去玩,如果两个人能对上眼那最好,如果对不上眼那也没关系,以后见面也不会尴尬,你说是不是?”




听着归希文有模有样地出主意,顾樱忍不住俯在他胳膊上笑起来,“考虑得很周到嘛,归大媒人,那以你的意见,我们去哪里玩呢?”




归希文思索一番,“是迪斯科舞厅吧。”




“舞厅?”顾樱有些意外。




“对啊,”归希文顺手指了指科长的房子,“科长不是快要调走了吗,调走之前,爱跳舞的科长太太准备办一次临别舞会,到时候你参加,总不能一点也不会,所以咱们顺道去迪斯科学学舞蹈吧。”




这个消息让顾樱颇感意外,她为难地表示:“可我四肢不协调。”




学跳舞又不像学其他东西,四肢不协调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改过来的。




顾樱从小因为身体缘故,与运动无缘,这种跳舞的活动对她来说实在是个难题。




她小心翼翼商量:“科长太太一定要办舞会么?我可不可坐在旁边吃水果?”




其实是可以的。




要不然归希文也不会等到现在才告诉她。




难得见顾樱露出如此为难的神色,归希文有心逗她,坚定地摇头,“不可以哦。”




“所以嘛,咱们去舞厅里玩玩,我也不会,到时候咱们一起学。”




顾樱勉强同意下来,“可是,怀容她会乐意去舞厅吗?”




“怎么不乐意,你以为舞厅是洪水猛兽啊?”归希文笑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你别把舞厅妖魔化,都是年轻人正当的放松方式,你下次去看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