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世帝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拍电影后传

旁白说:各位出来了,出来了。

章良说:来的挺是时候呀。我们几个正准备今天晚上的放呢。正好你过来了,过来帮个忙吧。

旁白说:那个年夜饭那不着急,一会帮忙就赶趟。

宋祖说: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阎圃说:旁白,你脑袋没发烧吧。

旁白说:没有啊,正常人一个。

幸福说:没有啊,那是什么能让你对我做的饭都不感兴趣了。

旁白说:看电影啊,春节档的新电影。

宋祖说:啥电影能让你比吃饭都重要。

旁白说:我说了你们一准也想去看,而且每人都有一张。

章良说:你放血了。

旁白说:咱们不用花钱,编剧请客。

阎圃说:别提他请客,有哪次好过。

幸福说:这不会是咱们之前拍的那个吧。

旁白说:恭喜幸福姑娘答对了。来来来一人一张。

章良说:这名字还给改了。

宋祖说:不是大战了,改死磕了。张飞死磕吕布。

阎圃说:真是个起名鬼才。

旁白说:就别管编剧给它什么名儿了。各位有想去看的不?

阎圃说:旁白,你就想看看你自己的出场镜头呢,顺道让我们也看一下。顺道夸你一下。

旁白说:就像你们不想看你们自己的镜头一样。

幸福说:反正离晚上有些时间,咱们就去给编剧捧个场吧。

旁白说:这就对喽。

章良说:等一下各位,我先回屋去把准备出来的东西,先盖上。

旁白说:那你快点。

幸福说:你帮我看一下再看一下那个锅里我熬的冻。

阎圃说:好了,你也不看,我都给你关火了

幸福说:那不用了。

旁白说:等了半天章良收拾出来了,我们一行几人来到了电影院,进入了8号放映厅,来看我们主演的电影《张飞大战程咬金》,不过现在应该叫《张飞死磕程咬金》了。反正看就完了。

宋祖说:这开头跟咱们在小院的时候不一样吧。

章良说:更长了。

旁白说:那是,编剧后期让我重新录了一遍。

阎圃说:我觉得他这个比那短的纳听得更别扭。没那个好呢。

旁白说:你就是嫉妒。最后才能出场,还那么快就被灭的人。

阎圃说:谁说最后的,快看我这登场了,有我几个镜头。

幸福说:我这也是顺道出凑了个镜头。

幸福说:这编剧还真没骗人,真就是来几个字幕标注一下。

旁白说:小成本大制作嘛。

章良说:小成本有,大制作呢。

阎圃说:万一那个人姓大呢。

宋祖说:也不是不可能,章豪华。

旁白对说:好了,认真看电影,看电影。对了,接下来,宋祖章良就大打出手了。

章良说:不是认真看电影嘛。

宋祖说:就不用再那说了,我们知道剧情。

章良说:主演都在这儿呢。

旁白说:那我这旁白还有什么用。

阎圃说:有人不知道啊?给不知道的人介绍剧情嘛。

旁白说:幸福姑娘,你登场了。

幸福说:我知道,你能休息会不。你刚才都说了看电影,不是拍电影了,你不用在那说流程。

旁白说:习惯习惯。又开打了。

旁白说:看看,你们快看啊,你们快看。

阎圃说:一惊一乍的。

旁白说:这不我登场了嘛,我兴奋呢。我登场了,你看看我那动作,多么的帅。

幸福说:刚才我魔化程咬金的时候我自己说了嘛。

宋祖说:知道你登场了,可以了,小点声吧,别吵着别人。

旁白说:我倒是想吵别人,你看看这放映厅里头除了咱们几个,还有别人吗?咱们相当于包场了。

阎圃说:没人?来来来,旁白顺着我手指的方向,你把头往左转,往下数个七八排,靠边上的位置。

旁白说:那还真有一个人,那我小点声。刚才我登场了。

章良说:声音是小了,动作可大了。我在你后面,我都快看着屏幕了。

旁白说:谁让你不是大高个,你要也有两米多高,我能档你。

章良说:能。

旁白说:不跟你说了。我继续欣赏我自己的演技。

宋祖说:不用欣赏,你那段过去了。

旁白说:还是短了点。

幸福说:你这还短,俩角色的好吗?

旁白说:当旁白的时候,又不露脸。

幸福说:总比一个放大招把自己反杀的好吧。

旁白说:那我知足了。

旁白说:虽然刚才那块短,一会儿又是你俩开打,我过来劝……好好好不说了,安静看。

章良说:阎圃这是你老巢了吧。

阎圃说:按时间来算是的。

章良说:这还给你批了个背景。到现在就你有。

阎圃说:你俩出场那个不算嘛。

宋祖说:还不如打字幕呢。

章良说:同感。

阎圃说:这个也一样。

宋祖说:就这么地吧。

幸福说:这会旁白不说话了。

旁白说:没等说完你们就打断我,我还不如好好学习我的剧情呢。这好像要来名场面了吧。

幸福说:知道了,自己大招把自己撂倒了。

旁白说: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好了好了咱一会看阎圃登场。

宋祖说:阎圃你这都到你宫殿了,怎么还外部一个特效呢。

阎圃说:这你得问编剧去,他导演我又不知道。

章良说:这一个批图用两回省钱呢。

阎圃说:就那玩意儿,再来几个编剧都不至于放血。

旁白说:你们不说认真看嘛。不让我说你们说起来了。阎圃再不看剧里头你可就倒了。本来你剧情就少。

宋祖说:那也没你说的多。

旁白说:阎圃倒了,这就叫邪不胜正。

阎圃说:我在你后面动手可方便?

旁白说:这是公共场合注重文明。

宋祖说:还注重文明,看个电影就你话最多,还大声喧哗。

旁白说:我不以为这片子没人看嘛,谁知道除了咱们还有吗观众。

阎圃说:看个电影不够你说的了。

幸福说:行了行了,这都结束了。咱们回去继续弄咱们年夜饭吧。

宋祖说:走吧,早弄完早开饭。

旁白说:对对对,吃饭事大。

幸福说:是你的镜头都看完了吧?

章良说:这会到想起吃饭来了。你可别光等着,一起过来帮忙。

旁白说:保证你们大年初一吃新的。

阎圃说:说的是饭前干活。

旁白说:跟你们开玩笑呢,不就是搭把手嘛,我来就我来。可别告诉我一点都没做就等我呢。

幸福说:他们都弄好几个了。

旁白说:那你幸福。

幸福说:他们都不好,你跟我还做什么?

旁白说:那行吧。

宋祖说:怎么我们几个的就不行呗。

旁白说:不是那个意思,我发现幸福给累着了。

章良说:都让给你做,我们都累不着。

旁白说:阎圃你倒也说两句话呀。

阎圃说:他们说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