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file_put_contents(/www1/jsonyy/310/310110/1646038025.json):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www/wwwroot/dongliuxiaoshuo.com/read.php on line 108
拍電影后傳_新說小院兒的故事(宋世帝)_东流小说
宋世帝 作品

拍電影后傳

旁白說:各位出來了,出來了。

章良說:來的挺是時候呀。我們幾個正準備今天晚上的放呢。正好你過來了,過來幫個忙吧。

旁白說:那個年夜飯那不著急,一會幫忙就趕趟。

宋祖說: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閻圃說:旁白,你腦袋沒發燒吧。

旁白說:沒有啊,正常人一個。

幸福說:沒有啊,那是什麼能讓你對我做的飯都不感興趣了。

旁白說:看電影啊,春節檔的新電影。

宋祖說:啥電影能讓你比吃飯都重要。

旁白說:我說了你們一準也想去看,而且每人都有一張。

章良說:你放血了。

旁白說:咱們不用花錢,編劇請客。

閻圃說:別提他請客,有哪次好過。

幸福說:這不會是咱們之前拍的那個吧。

旁白說:恭喜幸福姑娘答對了。來來來一人一張。

章良說:這名字還給改了。

宋祖說:不是大戰了,改死磕了。張飛死磕呂布。

閻圃說:真是個起名鬼才。

旁白說:就別管編劇給它什麼名兒了。各位有想去看的不?

閻圃說:旁白,你就想看看你自己的出場鏡頭呢,順道讓我們也看一下。順道誇你一下。

旁白說:就像你們不想看你們自己的鏡頭一樣。

幸福說:反正離晚上有些時間,咱們就去給編劇捧個場吧。

旁白說:這就對嘍。

章良說:等一下各位,我先回屋去把準備出來的東西,先蓋上。

旁白說:那你快點。

幸福說:你幫我看一下再看一下那個鍋裡我熬的凍。

閻圃說:好了,你也不看,我都給你關火了

幸福說:那不用了。

旁白說:等了半天章良收拾出來了,我們一行幾人來到了電影院,進入了8號放映廳,來看我們主演的電影《張飛大戰程咬金》,不過現在應該叫《張飛死磕程咬金》了。反正看就完了。

宋祖說:這開頭跟咱們在小院的時候不一樣吧。

章良說:更長了。

旁白說:那是,編劇後期讓我重新錄了一遍。

閻圃說:我覺得他這個比那短的納聽得更彆扭。沒那個好呢。

旁白說:你就是嫉妒。最後才能出場,還那麼快就被滅的人。

閻圃說:誰說最後的,快看我這登場了,有我幾個鏡頭。

幸福說:我這也是順道出湊了個鏡頭。

幸福說:這編劇還真沒騙人,真就是來幾個字幕標註一下。

旁白說:小成本大製作嘛。

章良說:小成本有,大製作呢。

閻圃說:萬一那個人姓大呢。

宋祖說:也不是不可能,章豪華。

旁白對說:好了,認真看電影,看電影。對了,接下來,宋祖章良就大打出手了。

章良說:不是認真看電影嘛。

宋祖說:就不用再那說了,我們知道劇情。

章良說:主演都在這兒呢。

旁白說:那我這旁白還有什麼用。

閻圃說:有人不知道啊?給不知道的人介紹劇情嘛。

旁白說:幸福姑娘,你登場了。

幸福說:我知道,你能休息會不。你剛才都說了看電影,不是拍電影了,你不用在那說流程。

旁白說:習慣習慣。又開打了。

旁白說:看看,你們快看啊,你們快看。

閻圃說:一驚一乍的。

旁白說:這不我登場了嘛,我興奮呢。我登場了,你看看我那動作,多麼的帥。

幸福說:剛才我魔化程咬金的時候我自己說了嘛。

宋祖說:知道你登場了,可以了,小點聲吧,別吵著別人。

旁白說:我倒是想吵別人,你看看這放映廳裡頭除了咱們幾個,還有別人嗎?咱們相當於包場了。

閻圃說:沒人?來來來,旁白順著我手指的方向,你把頭往左轉,往下數個七八排,靠邊上的位置。

旁白說:那還真有一個人,那我小點聲。剛才我登場了。

章良說:聲音是小了,動作可大了。我在你後面,我都快看著屏幕了。

旁白說:誰讓你不是大高個,你要也有兩米多高,我能檔你。

章良說:能。

旁白說:不跟你說了。我繼續欣賞我自己的演技。

宋祖說:不用欣賞,你那段過去了。

旁白說:還是短了點。

幸福說:你這還短,倆角色的好嗎?

旁白說:當旁白的時候,又不露臉。

幸福說:總比一個放大招把自己反殺的好吧。

旁白說:那我知足了。

旁白說:雖然剛才那塊短,一會兒又是你倆開打,我過來勸……好好好不說了,安靜看。

章良說:閻圃這是你老巢了吧。

閻圃說:按時間來算是的。

章良說:這還給你批了個背景。到現在就你有。

閻圃說:你倆出場那個不算嘛。

宋祖說:還不如打字幕呢。

章良說:同感。

閻圃說:這個也一樣。

宋祖說:就這麼地吧。

幸福說:這會旁白不說話了。

旁白說:沒等說完你們就打斷我,我還不如好好學習我的劇情呢。這好像要來名場面了吧。

幸福說:知道了,自己大招把自己撂倒了。

旁白說:不是這個意思,不是這個意思。好了好了咱一會看閻圃登場。

宋祖說:閻圃你這都到你宮殿了,怎麼還外部一個特效呢。

閻圃說:這你得問編劇去,他導演我又不知道。

章良說:這一個批圖用兩回省錢呢。

閻圃說:就那玩意兒,再來幾個編劇都不至於放血。

旁白說:你們不說認真看嘛。不讓我說你們說起來了。閻圃再不看劇裡頭你可就倒了。本來你劇情就少。

宋祖說:那也沒你說的多。

旁白說:閻圃倒了,這就叫邪不勝正。

閻圃說:我在你後面動手可方便?

旁白說:這是公共場合注重文明。

宋祖說:還注重文明,看個電影就你話最多,還大聲喧譁。

旁白說:我不以為這片子沒人看嘛,誰知道除了咱們還有嗎觀眾。

閻圃說:看個電影不夠你說的了。

幸福說:行了行了,這都結束了。咱們回去繼續弄咱們年夜飯吧。

宋祖說:走吧,早弄完早開飯。

旁白說:對對對,吃飯事大。

幸福說:是你的鏡頭都看完了吧?

章良說:這會到想起吃飯來了。你可別光等著,一起過來幫忙。

旁白說:保證你們大年初一吃新的。

閻圃說:說的是飯前幹活。

旁白說:跟你們開玩笑呢,不就是搭把手嘛,我來就我來。可別告訴我一點都沒做就等我呢。

幸福說:他們都弄好幾個了。

旁白說:那你幸福。

幸福說:他們都不好,你跟我還做什麼?

旁白說:那行吧。

宋祖說:怎麼我們幾個的就不行唄。

旁白說:不是那個意思,我發現幸福給累著了。

章良說:都讓給你做,我們都累不著。

旁白說:閻圃你倒也說兩句話呀。

閻圃說:他們說的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