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运气是真不好,一剑穿过一头异兽的头颅看着它倒下,水淼淼抽回剑,望着剑上的血迹,喘着气。

    这几天自己一个迷障都没找到,到在这些神出鬼没的异兽下,把青炎剑诀练的如火纯情。

    听着远处传来的呼啸,水淼淼提起精神向驱凡障走去,在凡界站立。

    神魔界里的兽是不能穿过驱凡障来到凡界的,正好可以让水淼淼休息一下,因为不知道迷障到底会出现在那,水淼淼选择一天在神魔界找寻一天在凡界找寻。

    今日也不知神魔界的异兽发的什么疯,一个个暴躁的很,撑不住的水淼淼只能选择在凡界躲避。

    凡界的野兽可好对付多了。

    挥着手中的剑,百无聊赖的砍着四周的草,那些说只是在边界上走走就撞到迷障的人呢!

    我怎么就没这么好的运气。

    远处传来水声,看着自己都能搓出泥的爪子水淼淼改道而行。

    来到一山谷前,视线豁然开朗,水淼淼呆立原地自己这是走错路了吗?

    一栋小木屋静静的矗立在眼前,门前种着菜养着花,不远处挖了一个小池子,从山上引来泉水。

    真是闲情逸致,水淼淼收起剑,试探的喊道:“请问有人吗?”

    声音在山谷的里回响,喊了三四声,听没有回应,水淼淼朝木屋走去。

    一看木屋就是才建不久,水淼淼推开门,屋内家具齐全,无一不是用木头或石块做成的。

    屋内干净整洁又带着生活气息,桌上摆着束山茶花。

    水淼淼挺喜欢山茶花的,没什么原因,大概是自己在凡界住的那个村庄山茶花开的最艳吧!

    那时候自己房间里的永远摆着一束盛开的山茶花,是穆苍每天送来的。

    想的有点远了,水淼淼轻轻关上门毕竟是别人家,看看就好了。

    水淼淼向一旁的厨房走去,锅上小火正炖着什么东西。

    打开锅盖一股肉香扑面而来,当时口水就流了下来。

    四周看看,也不知这家主人何时回来,要不我先吃一点,然后留下点银子?可这深山老林的要银子又有什么用。

    水淼淼百般纠结终是抵不过肚子里的馋虫,舀了小半碗炖肉吃了起来。

    真好吃,总觉得这手艺自己以前就吃过,在那呢?

    为了探究自己到底在那吃过,一不小心水淼淼就吃了半锅走了。

    擦干嘴,水淼淼打了下自己的手,扼制住自己还想添一碗的举动,从水隐盈里拿出几瓶伤药留下一张字条放在了灶台边,银子用不上,伤药总用的上了吧!

    拿出手绢在池边打湿,擦了下脸和手,毕竟是别人挖出来的池子,洗个澡就太过分了。

    一步三回头,水淼淼念念不舍的走了,好想在那床上睡一觉,还是早日找到莠草结束这风餐露宿的生活。

    水淼淼前脚刚走,后脚一个黑衣男子提着两只兔子回了木屋。

    有人来过了!男子警惕的看着四周,莫非他老人家又来捣乱了。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男子踹开房门,没有危险,那老头子改策略了,既然如此,想起自己灶上还炖着肉。

    “看来这肉是不能吃了。”

    来到厨房,依旧没有异样,只是肉汤少了一大半。

    老头子不是说不吃凡界的东西吗?说这些东西还不如神魔界的树皮好吃,天天想让自己进神魔界。

    视线落在一旁的瓶罐上,新套路?

    拿着锅盖戳着瓶罐,看到压在下面的字条。

    这字迹是,这不可能!手一松,两只兔子落到地上飞快的跑走了。

    男子握着那张字条,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滑坐到地上“老头如果这是你的恶作剧,这一辈子都别妄想我会踏进神魔界一步!”

    男子望着四周,她应该没有走远······

    “我要找到你,不管南北东西直觉会给我指引···”水淼淼自娱自乐的哼着歌。

    望着前面的一大片浓雾,黄色的雾,自己这是找到了!

    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幻出长剑紧握着,水淼淼一步步的向黄雾走去。

    雾里面的情况是未知的,这让水淼淼很是不安。

    伸手慢慢摸向黄雾。

    “住手。”

    谁在喊,水淼淼来不急回头一看究竟,手已经触摸到黄雾。

    下一秒水淼淼便被吸了进去。

    天旋地转的一顿折腾,将刚才吃的东西都吐了个干净,水淼淼才勉强找到五感,用剑撑着地,勉强站了起来。

    这就进了迷障?

    水淼淼看着四周雾茫茫的环境,若不是还能看见自己凑近的手,水淼淼都以为自己被甩的眼角膜脱落了。

    雾里的空气很是让人不舒服,水淼淼怀疑若不是自己解毒丸避毒丹吃的够多,自己就跪着了。

    可尽管如此,水淼淼依旧感觉肺管子烧的狠。

    捂着口鼻,水淼淼拿出一盏灯,慢慢往外挪去。

    迷障里除了有些阴森,水淼淼还没有发现一个活物,也不知这种情况是好还是坏。

    捂着口鼻,提着灯,夹着剑,水淼淼弯着腰,在地上搜寻这。

    莠草毕竟是草,肯定是长在地上的。

    “红色的狗尾巴草红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