壬生若梦 作品

第60章 一叶障目

    有唐泽带领,柯南很是轻松的便通过了警员的看守。

    刚进入第一仓库,唐泽两人却发现被怀疑的四个人和阿笠博士还有目暮警官全都在仓库之中。

    “咦?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唐泽看到几人后出声问道。

    “阿松的腿受伤很严重,我们要把他送到医院去。”三上导演解释道一声道。

    “他脚伤成那样了,恐怕一时半会是演不了哥斯拉了吧…”阿笠看着被搀扶起来的阿松一脸痛苦的表情,不由惋惜道。

    “别说哥斯拉了,就是普通人的角色都演不了了。”安达架着阿松的胳膊,一副没好气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在和阿笠博士说话,还是在暗指阿松放弃哥斯拉,想演普通角色一事。

    当然,虽然他一副怨气满满的模样,但还是很上心的架着阿松

    眼看着阿松便要被几人搀扶着带走了,柯南连忙上前问道:“阿松叔叔,中午的时候你不是给我们看了哥斯拉的爪子吗?那有没有脚呢?”

    “当然有啦!”阿松满头冷汗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柯南嘿嘿笑了两人便不作声了。

    看着几人将阿松架走,柯南便立刻在标有“刀物”的那栏寻找起了什么,但很快手指便感到一痛。

    待到他将手指拿出之时,食指之上却是出现了一道被刀割伤的长口子。

    “等等…如果是这样,那犯人就只有是那个人了!!”柯南扭过看向正在走出门外的四人,神色凝重。

    “原来是这么回事么…”

    一边的唐泽也露出了然的神色,同时也感叹柯南推理能力的强大,虽然自己偶然间提醒了对方,但之后可就是对方提醒自己了。

    要不是柯南之后找到了那么多线索,唐泽也不会看清事情的原貌。

    “就是他自我迪化太厉害…以为我已经看穿了一切…”

    唐泽一边感到好笑,一边对于这种状况感到不满。

    他希望能够有真正的实力和底气去面对这一切,而不是空中阁楼,不然早晚有一天会被拆穿。

    此时此刻,他对于变成一位真正的名侦探更加渴望了,他可不想每次都跟在柯南身后,经过对方的提示才找到真相。

    虽然现在的实力比不上对方,但好在时间是站在他这边的,这混乱的时间线可以让他不断学习增强自身能力,而系统更是带来了快速变强的可能。

    “看来案件可以结束了啊。”唐泽对柯南笑着说道。

    “啊,那就拜托你了。”柯南看向唐泽道:“有你在就不用我出场了。”

    “嘛,交给我吧。”唐泽摆了摆手将一旁即将离开的四人拦住。

    “抱歉了,暂时还不能让你们离开啊。”唐泽看着茫然的众人露出一丝笑意:“因为犯人就在你们之间!”

    “纳尼!!”目暮警官神色震惊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唐泽君!?”

    “当然。”唐泽点头笑道:“没有把握的事,我怎么会乱说。”

    “那唐泽君作为亲身经历的人应该是知道的吧?”

    目暮警官神色肃然,“你们去追身穿哥斯拉皮套的犯人,一直追到天台后却不见了人影。

    只有道具服燃烧着,掉在了楼下的地面之上。

    如果你知道谁是犯人的话,那就要先破解这个谜团!”

    “嘛,这个手法其实非常的简单,只是一时间我们陷入了惯性思维,没有立刻看出来罢了。”

    面对目暮警官的疑问,唐泽轻笑一声开始解释:“我再度回想了一下,再去追犯人的时候,我和优美小姐还有柯南他们也只是看到了犯人的尾巴而已。

    这个尾巴是实打实的尾巴,因为对方身穿着哥斯拉的皮套,当时哥斯拉的尾巴在转弯处便消失。

    但实际上,我们都没有亲眼看到犯人真的上了楼梯。”

    “但是楼梯上有油漆的脚印,这是不争的事实吧,从过道里一直到通往天台的楼梯上面,都有对方的脚印啊!”目暮警官出声继续发问。

    “这就是这个手法的关键之处了!”唐泽看向目暮警官问道:“如果我说那些脚印都是犯人为了伪装成爬到天台上而提前弄上去的,目暮警官你会不会相信?”

    “怎么肯能会信啊。”目暮警官没好气道:“如果那些脚印从一开始就在过道里的话,那早就会被发现了,不是吗?”

    “但如果只在通往天台上的那一段楼梯印上脚印呢?”

    唐泽反问道:“那里是通往天台的台阶,一般来说很少会有人会往那个地方去,如果不是特意往天台上走,那么被人漏掉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我之所以确定这一点,那是因为凶手犯下了一个很大的失误!”

    “失误?”目暮警官闻言看向唐泽道:“也就是说,你有证据表明那是犯人提前印上去的脚印了?”

    “对!”

    唐泽肯定道:“这个证据就是过道有哥斯拉尾巴擦过地面油漆的痕迹,而在通往天台的楼梯台阶上,只有干净的脚印而没有尾巴拖拽油漆的痕迹!

    恐怕当时犯人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吧!

    也就是说犯人逃到转角离开我们的视线之后,根本就没有到天台上去,而是迅速来到了楼梯下方将哥斯拉的皮套脱掉了!

    之后带着道具服来到楼梯拐角的杂物间,将哥斯拉皮套点燃从窗户那丢到地面上去。

    这样以来,追着脚印而来的我们自然就会觉得犯人是逃到了天台之上。

    可是天台却没有任何的人影,只有燃烧着掉落地面的哥斯拉皮套!

    于是就变成了“犯人在天台上消失”这奇特的案件!”

    简单来说这更像是“一叶障目”的另一种表现,让人只顾看到眼前的叶子,却忽略了周围的事务。

    而在这起案件之中,那些油漆的脚印痕迹,不但指引了唐泽等人的行动,同时也让他们忽略了其它非常简单的可能性。

    因为处于追逐中,时间急迫,看到脚印蔓延到了楼上,于是大脑毫不犹豫的指挥身体跟了上去,却忽略了楼梯还有向下这一方向。

    而这,正是犯人想要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