壬生若梦 作品

第22章 阻止犯罪【求收藏~】

    “那么,我这边也差不多可以行动了。”

    看着毛利小五郎三人的身影离开,唐泽便将注意力放在了馆长落合身上。

    别问名字是怎么知道的,问就是同人看多了…

    在展厅参观了片刻,唐泽便向着之前落合馆长离开的方向去,很快便找到了离开的落合馆长的身影。

    一段时间过后,便见到他和身边的年轻人说了些什么,之后两人便分开了。

    唐泽自然是跟着落合馆长的身影了,不过为了不让对方起疑,唐泽完全是一副散漫参观的模样,倒也不怕跟丢。

    因为之前他已经在旁边看了馆内地图,也看到附近地点导向标签,知道前方路过“地狱展厅”。

    而知晓剧情的人都知道,这里便是对方的行凶地点了。

    不多时,站在展厅与走廊接口处欣赏作品的唐泽便看到了落合馆长身影拐入了地狱展厅之中,这个时候他才慢悠悠的向着前方走去。

    抵达展厅门口,落合馆长已经进入了厅内,而在入口的走廊口还挂着一个“非工作人员禁止入内”的告示牌。

    唐泽直接无视了这个告示牌,走到展厅的门口便听到了一阵钢铁碰撞发出的“咔啦咔啦”清脆声,完全就是骑士盔甲碰撞发出的。

    偷偷向内观望了一眼,虽然内部光线很是昏暗,但唐泽还是看到了一个身影正在穿戴盔甲。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方逐渐将盔甲穿戴整齐,最终一动不动的持剑拄地站在原地,仿佛就像是摆放好的装饰盔甲一般,静止不动。

    唐泽知道,接下来真中老板过来就是凉凉的份,死相老惨了,直接被骑士剑钉在墙上那种。

    想了想,唐泽决定正面出击,不过该有的警惕也还是有的。

    虽然对方是个胡子花白的老头,看起来瘦弱无力一推就倒,但根据他杀人的手法和形式来看,说是衣服下面一身腱子肉都有可能。

    毕竟这可是身披骑士铠甲,手持双手大剑直接能把人凌空钉死在墙上的狠人,还是注意点的好。

    踏步来到地缘展厅内部,昏暗的光线笼罩在房间之中,加上这些中世界带有恐怖色彩的工艺品,两者交相辉映让整个展厅都有一种无形的恐怖氛围笼罩整个空间。

    哒!

    哒!

    皮鞋与光滑的地板发出了清脆的脚步声,唐泽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展厅之中,很快便朝着骑士盔甲走去。

    “馆长先生,我可不觉得这是一个好的选择。”

    正当落合馆长看到唐泽意外闯入这里,正为此焦急时,听到唐泽的话却忍不住心神震动起来。

    “他看到我了?”

    “还是看穿了我的计划?”

    “不,他知道我的名字,他调查过我!”

    “但他又是谁!?”

    一时间,盔甲内的落合馆长不由胡思乱想起来,但他还是忍住保持了静止不动的模样,努力思考着对策。

    “夜间会动的骑士盔甲就是你吧。”

    没等盔甲内的落合馆长多想,唐泽再度开口了:“原本我就担心新闻的报道不是一场单纯的恶作剧。

    而今日看到你和真中老板之间的矛盾,再看到你此刻的准备就愈发的肯定了。”

    唐泽将目光正对着骑士盔甲,语气肃然道:“落合馆长,你想要杀死真中老板吧!

    我猜你应该是早有计划了,“会走动的盔甲”就是你想要营造出的“怪谈”,之后好让真中老板的死看起来像是被展厅内“会走动的盔甲”杀死的模样。

    你将对方约到这“地狱展厅”说有事要谈,然后提前穿上盔甲,恐怕等会真中老板到来就是你下手的时机了。”

    听到所有的计划被眼前这个年轻人尽数拆穿,落合馆长心神剧烈震动起来,最终他缓缓踏步动了起来,掀开盔甲面色复杂的看向眼前之人问道:“之前我在展厅见过你,但你到底是谁?”

    “唐泽弦一,搜查一课的刑事。”唐泽从怀中掏出警视证亮给对方看。

    “警察?没想到这种小事居然会引起搜查一课的刑事的关注么。”落合馆长看到对方手中的警官证,连连摇头苦笑。

    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怪谈居然会引起刑事的注意力,现在的警察都这么敏锐了么?

    “不,这只是个人的关注,原本我只是想要破解“会走动的盔甲”这个怪谈的。”唐泽笑了笑道:“不过在看到你和落合馆长还有之后的举动后,我才将一切看透了。”

    “是么…那我还真是不走运啊。”落合馆长神色失落道。

    “不,这才是你的走运,如果你杀了对方绝对会被抓住。”唐泽毫不客气的反驳道:“就算没有我,之前和我一起的那个中年男人可是毛利小五郎。”

    “什么!?”落合闻言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旋即脸色的震惊变成了无尽的苦涩,“原来如此么,那位最近名声大噪的侦探也在这里…

    看来我真的是落入天罗地网之中了。”

    “我不是说过了,这是你的走远。”唐泽落合馆长道:“我提前发现了你,计划都被打断了,也就是说不会有犯罪发生了,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可是…美术馆还是要被关闭了…”落合馆长仿佛失去了精气神,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这可是拥有五十年历史的美术馆…就这么硬生生的…”

    “落合馆长!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都不是你杀人的理由!”唐泽面目严肃道:“不守信的真中老板确实可恶,但选择杀人的你更是大错特错!”

    落合馆长直接坐在了地面之上,骑士盔甲“哗啦啦”的发出金属声,一种无力的痛苦充斥在落合馆长的心间。

    “凡事不要只想着杀人解决问题,或许还有其它的办法存在呢。”

    唐泽看着面前老人像是失了魂魄一般,也有些于心不忍。

    但他突然间想起了案件之后的结局,倒是精神一振。

    市民们知道米花美术馆要被迫关闭后,纷纷要求保留美术馆,而结局也确实将美术馆保留了下来。

    想到这,唐泽觉得倒是可以从这方面入手,说不定会有一个好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