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小稞 作品

第五十章 带着崽崽去上学(19)

    云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傲娇地给了文雅一个眼神,意味深长道:“有些人呐坏的很,嘴上说着不喜欢,可心里可是喜欢的紧。”

    文雅被戳穿了,脸上覆上一层薄红,也不再遮掩,直接就走到了自家门口,还大大方方地指了指门牌号,“看好了,我家。”

    说完,文雅就拿钥匙开门走了进去,不等云岫凑过来就“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云岫碰了一鼻子灰也不恼,就站在门外施施然地拿起手机给文雅发了一条消息,“姐姐再见。”

    云岫家离文雅家还是挺近的,就隔了一栋楼,但他印象里对文雅的记忆却很模糊。

    云岫到现在还没能顺利回家里住,现在就在华清旁边租了一套小公寓。

    但近水楼台先得月,知道文雅就住在家属院,他说什么也不想回去了,立马屁颠屁颠地回家求他妈开门了。

    其实过了这么久云母早就不生气了。但还是一直没松口让云岫回来。

    毕竟云岫那么大个人杵在家里也碍眼,不如把他轰出去,享受她和云父的二人世界。

    果然,家里没了云岫,一下子就清静不少,省心的很。

    这大半夜的会是谁来了。

    云母听着敲门声,去开了门。她一看是云岫这小子,立马变了脸色,要把门拉上。

    云岫眼疾手快,用脚抵住门,死死扳着它不让文母关上,“妈妈妈,别关门啊,我有正事!”

    “啥正事?”云母听他不像是开玩笑的,给了他一个机会,看云岫趁机想要侧身溜进来,她警告地看了他一眼,“就站在那说。”

    云岫无奈地松手,给他妈展示,示意他不会进去,才严肃道:“终身大事。”

    “终身大事?”云母疑惑地重复了一遍,不解道,“跟我有什么关系?”说着,她又要把门关上。

    那一瞬间云岫的心里是拔凉拔凉的,可还是冒险撑住了门,“妈呀,您可真是我亲妈!”

    “哼。”云母刚才还要关门呢,这会儿忽然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侧身放开了门,往客厅沙发走去。

    云岫见自己能进去了,防止他妈反悔,也不嚎了,立马就窜了进去。

    他一进去就和云母打听3-202的住户是谁,喜欢啥。

    他这光说门牌号云母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什么,嗔怪地瞪了一眼他,“不是终身大事吗?女孩名字叫什么,我给你想想。”

    “文雅。”

    “文雅?”云母一听就特别熟悉,但又不太确定,忍不住问道,“真就咱们大院里的?”

    “还能有假?”

    确认了心中的想法,云母眼神古怪地瞟着云岫,“她你都没想起来?你上初中那会儿我天天给你耳提面命的是谁你都不记得了?”

    云岫的眼神茫然了一瞬,突然就想起那总是弥漫在心里的熟悉感是从哪来的了。

    文雅不就是他初中的时候,他妈嘴里的别人家的孩子嘛。

    云母看他想起来了,又忍不住揭他的短,“你那会儿可是一听她名字就烦。怎么,现在稀罕上了?”

    云岫再厚的脸皮也红了一下,连忙打断他妈,让他妈说正事。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