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一路泪水

    一股血腥气味儿扑面而来,白默脚步一顿,下意识的用手掩了一个自己的鼻子。

    “嫂子,你小心点儿。要不,你还是待在上面吧。”

    感觉到气息的诡异,白默有些不放心手无缚鸡之力的林雪落。封行朗失踪了,他必须也一定要告照顾好自己兄弟的女人。

    “我没事儿的。白默,我们继续往下走吧。”

    自从嫁进封家之后,这一路走过来,见过并亲身经历过的血腥画面还少吗?对于那些鲜血淋漓的画面,雪落早已经免疫了。

    在雪落的执意下,有些洁癖,并不太愿意去涉足那些肮脏地方的白默,最终还是硬着头皮接着往地下室的深处走去。

    “白默你快看,那地上好像躺着一个人!”

    雪落适应黑暗的速度,要比白默敏锐上所多。

    这必须归功于河屯:无论是佩特堡的小黑屋,还是浅水湾的地下室,河屯三天一短关,五天一长关,雪落只能逼迫自己去适应突然就降临的黑暗。

    “嫂子,你站着别动!我先过去看看……”

    白默毕竟是个男人,虽说不太情愿去触碰尸体之类的东西,但总不能让雪落嫂子一个女人上前去查看。

    还没等白默说完,雪落便已经从他的身后紧步上前,蹲身去查看那个躺在地面上的人。

    “是严邦!”

    雪落惊呼一声,“白默,你快来看呢,是严邦!”

    白默一惊,连忙扑身过来,用手机里的手电筒光亮照在地面上横躺着的人的脸上。

    果然是严邦!

    “邦哥……邦哥?我是阿默……邦哥,我是阿默!”

    白默唤了几声,并没有得到严邦的任何反馈。便伸手去试探严邦的鼻息。

    “还有呼吸!嫂子,我们必须把邦哥先弄出去!”

    白默一边说时,一边将手机的光亮往下挪去:严邦的上身穿着衣物,可严邦的腰际以下……

    鲜血似乎还没有完全凝固,因为腰际以下被放高的缘故,血痕回流到了他的后背处。

    同是男人的白默惊愕的发现了导致严邦陷入晕厥的伤口所在。他试探的伸手去触及。

    “呃……”昏迷中的严邦发出一声痛苦的沉嘶。

    白默的心被狠狠的扎疼着。他似乎不敢相信严邦在这地下室里所受到的屈辱对待。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东西已经不在了,严邦成了一个废人!

    噗通一声,白默双膝跪地,突然就不自控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白默,严邦已经休克了,我们得赶快把他送去医院抢救!不然他会死的!”

    雪落看得到白默刚刚触及了严邦的哪里,她当然也知道白默为什么会失控的大哭。

    只是能保住严邦的一条命,要比什么都重要!

    在雪落的提醒之下,白默立刻止住了哀嚎声,他脫下自己的上衣,小心翼翼的包裹在了严邦的腰际。

    “邦哥,我们这就去医院!”

    以白默那谦谦君子的身型,原本应该是背不动五大三粗的严邦的。

    可这一刻的白默,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愣是将严邦给背动了起来。

    “嫂子,邦哥那里受伤了,请您用手护一下吧!”

    抱是铁定抱不动严邦的,背还勉勉强强;但这样会让严邦的地方二次受伤。

    “放心背吧,我护着呢!”

    话一出口,雪落的眼泪便滚落了下来。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不仅仅只有她林雪落,还有很多的人为了他封行朗的安危,付出了比生命还在沉重的代价。

    这一刻,雪落突然就理解了封行朗身上所背负的沉甸甸的感情债!

    封立昕用鲜活的身体,换得了弟弟封行朗健康的体魄;哪怕这个弟弟跟他毫无血缘关系。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