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 作品

第二十九章尾声

    初期创业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天寒地冻的,光是盖猪舍就花了我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我又黑又瘦,每天除了干活就是吃饭,我强迫自己除了养猪的事什么都不要想,可是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却总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我在想念一个人,惦记着她好不好,她身子那么弱,不知道那次事故之后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我走了之后李大为是不是又跟张倩重归于好,他会不会善待王凌凌,没有我的陪伴她是不是又在网上买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她有没有偶尔也会想念我,会不会因为我的突然离开有那么一点点的内疚?    每一晚我都会想她想到心痛,每一晚我都是在有着她的梦中不安的睡去,睡着睡着就会在她离开我的悲伤中惊醒,这一个月我整整瘦了十几斤,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都有中恍若隔世的感觉。不过好在在父母的帮助下,我的养猪场终于成型了。虽然很累,我的内心却得到了短暂的快乐。    我满心欢喜,接着把剩下的钱全部投在了养猪场的后续事宜上,我买来了猪仔,买了饲料,请了工人,大刀阔斧的准备大干一场。    我每天兢兢业业,像是守护自己的孩子们那样守护着这些猪仔。野猪和家猪不同,很不好养,他们生性顽劣,喜欢东串西跑,我和工人们每天在野猪的后面追赶,时不时的上演一场人猪大战,这活真是又苦逼又心酸。    由于之前经验不足,我的猪舍围墙不够高,光是野猪逃跑就让我损失了一笔。当我亡羊补牢之后,觉得终于可以安下心来的时候,一场可怕的猪流感又把我的野猪放倒了一批,眼看着我所有的努力就要付诸东流,而这个时候却祸不单行,我母亲又因为惦记我养殖场的事犯了高血压导致脑血栓住进了医院。母亲的病很严重,需要时刻有人在身边照顾。    这段时间大概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刻,我养殖场医院两头跑,诸多不顺心的事让我焦头烂额,在事业和亲情之间我决定放弃养殖场,一心一意的伺候卧病在床的母亲。这个时候于大伟找到我,他说他可以帮我解决眼前的难题,就是不知道我肯不肯接受他的提议。    我当然点头说好,只要能够挽救养殖场,又能够让我一心一意的在医院照顾母亲,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但是当于大伟说出他的提议的时候我还是愣了那么几十秒钟的时间,于大伟说他表妹看上了我,觉得我人不错,他表妹家很有钱,说只要我同意跟她结婚,她家会马上出人出钱并且找养殖专家帮我继续发展养殖场,她还保证等我母亲完全康复出院之后会把一个发展良好的养猪场交给我。    于大伟说她表妹还是不错的,除了有点大小姐脾气之外,其他的就没什么可挑剔的了。他说只要我让着她点的话保准我以后的小日子会红红火火的。    于大伟还给我看了他表妹的照片,不是很漂亮的那种,但是样子还算清秀。可是我却怎么都想不起来我在哪碰到过她,我又是什么地方能够吸引她。    我说让我考虑考虑吧,毕竟是终身大事。    于大伟说你还有什么可考虑的,就你现在这情况有人肯帮你渡过难关那就是活菩萨了。是说你除了生病的母亲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养殖场之外,你还有什么,你是有钱还是有势?    我姨父和姨妈原来是不同意的,还是我死说或说的,说你可靠能吃苦,人又老实,他们才勉强答应见一面的。我好不容易说服他们,你看你又在这墨迹上了。    我说我不是挑剔,我就是不想做个吃软饭的。虽然我人穷,但是却没穷到没骨气。    于大伟生气了,他说你现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等你贷款到期还不上的时候我看你还是不是这么硬气,等银行找上门的时候,我看你是卖房还是卖地。    再说了什么叫吃软饭的,等你妈病好了,你在回养猪场,等你的养猪场发展壮大了,你在把钱还给他们就是,现在是解决问题的时候,不是你硬充好汉玩自尊的时候。    于大伟的一通话倒是点醒了我,什么他妈的爱情,都是狗屁。当我在这苦苦坚持的时候我又得到了什么,也许王凌凌早就不记得有我这么一个人了,既然我已经不再相信爱情了,那我还有什么可坚持的呢,我娶张三李四,又或者是王二麻子又有什么不同呢,我相信于大伟,他给我指的道一定是最适合我的,于是我点头答应了。    相亲宴选在周六的晚上,地点是在县城里一个高档的酒店,虽说消费档次和北京不能相比,但那里的消费也是我们这里首屈一指的。时间地点全部是于大伟那边定好的,据说他的姨父姨母都是县城里所谓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去这样的场所才能够和他们的身份相符。    反正吃饭的钱不是我出,他们看上我也好,不看上我也罢,我表示无压力。我只是稍微的折腾下自己 ,换上自认为最好的行头,整理了下发型就去交人。    在饭店包厢里我见到了于大伟表妹。本人比照片上漂亮时尚,只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一头染黄的短发,瘦小平板的身体配上非主流的着装,耳朵上挂着两个硕大的圆形耳环,夸张到像奥运健儿手中的吊环。从她来相亲就穿这身打扮来看,这个妞是个很难伺候的主,她大概是被父母宠坏了,从来都不把人放在眼里,整个世界为她独尊。    当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我就想好了,这个妞不适合我,虽然她能给我现在的困境带来转机,虽然我可以和一个我自己不爱的人结婚,但是并不代表我愿意一辈子让她牵着我的鼻子走。    只是如果现在就走了,那就太没礼貌,太不给于大伟面子了,所以当于大伟把他的姨父姨母和表妹一一介绍给我,我表现出了应有的素质和对他们的尊重,在他们的眼睛里我看到了他们对我的满意,虽然我穷点,点背点,但是捯饬了一番之后我还算是人模狗样,一表人才的。    我坚定了信念之后,这顿饭就有点鸿门宴的滋味了,我知道用鸿门宴来表达也许不太应景,总之我此刻是如坐针毡。    于大伟的姨夫姨母不断的询问着我家里的情况,看着他们的意思的确是像于大伟说的那样对我不太满意,但是碍于自己的女儿却不得将我这个不争气的女婿纳入豪门,我很好奇,于大伟的表妹是什么时候看上我的呢,我对她却从来都没有印象。虽然说长得帅不是我的错,但是这样四处惹桃花就有点不好了,    时间过得真他妈的慢,我肚子饿的咕咕直叫,望着满桌子的美食却没心情下咽,我在心里想着,如果此刻能有人救我于水火,就算他是男人的话我也以身相许。    也许是我的执着感动了上天,在我祈祷道一百零八回的时候,包厢的们重重的被打开了,砰的一声,不像是该高档酒店服务员应有的素质。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到门口,我傻了眼。    对不起,我已经警告过她不能进了,可是她说她来找她老公。服务员气喘嘘嘘的声音让我回

    过神来,原来这一切不是在做梦。    找老公,这里没你的老公,赶紧出去。于大伟的表妹凶神恶煞的站起来。    我找他,他就是我老公。王凌凌用手一指,所有人的目光的焦点又变成了我。    张子刚,你这是搞什么?于大伟生气的说。    你赶紧让这个疯婆娘出去,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于大伟的表妹跋扈的说。    我什么都没说,不是我不想说,只是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你不想负责了?王凌凌指着我说。    我还是没说话,眼里哗哗哗的涌出了眼眶。    对不起,她说的没错,我是她老公,我们之前有点小误会,所以我才来参加今晚的聚会,实在是对不住了。我站起身,对满桌子惊愕不已的人深深的鞠了一躬。我知道我不会得到他们的谅解,不过已经无所谓了。    于大伟的表妹估计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她大概会恨死我了,不过我想这对她来说应该也是宝贵的一课,人是在受到挫折以后才会长大的,至少我会让她知道人的一生不会永远是顺顺当当的,你有钱,并不代表你就可以拥有一切。    直到我拉起王凌凌手的时候,我才真正的感觉到自己并不是在做梦。她手上的热度将我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我们飞奔在寒冷夜里的马路上,任凭着车流在我们身边飞逝而过,直到离酒店好远好远,我们才停下来面对面的站着,我们深深的对望着,穿着粗气,从口中冒出的呵气交织成一副美丽的图画。    你怎么会来?我问王凌凌。    你还好意思问我,我要是不来你不就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么。王凌凌望着我,满脸的委屈。    不会的,你不来我也不会和她结婚。我说。    为什么?王凌凌痴痴的看着我。    因为她太瘦了,一点手感都没有,我还是喜欢像你这么丰满的。    讨厌,没正经。王凌凌举起手来打我,被我用力一拉狠狠的跌进我的怀里,我抱住她用力的吻住了她,很用力,很用力。她踮起脚尖用力的迎合着我。    我拉着她进了一家快捷酒店,我实在是太想念她了,我都等不到把她带回家了。    王凌凌没有拒绝我,我们彼此心照不宣,刚一紧酒店的房间就在此狠狠地拥吻在了一起,接着疯狂的除去了彼此的衣服,我们拼命的在对方的嘴里索取着力量温暖,我们相拥着一块跌进了酒店的大床。    我从上到下吻遍了她每一寸的肌肤,每吻一处,我都会说上一句我爱你,在王凌凌的呻吟声溢满了整个满满的房间的时候,我终于进入了她的身体,一阵阵猛烈的冲刺声中,我听见了花蜜四溅的声音,我知道她也是爱着我的,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到灵魂。    我们紧密的贴合,一次又一次,我们不断在对方的体内寻找温暖和力量,因为我们在一起原本就是一件疯狂的事情,也许我们要做到这一步需要放弃的东西很多,特别是王凌凌,我为了她疯狂的举动感到慕名的兴奋和感激。我感谢她让我重新认识了爱情,感谢她让我继续有爱下去的勇气。    在我们完美的贴合中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到达幸福的天堂。    之后我们紧紧的拥抱,虽然很累却不想睡去。我有太多的疑问需要问她。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还好意思说,之后给你打电话怎么都打不通。    你打电话给我了么,我以为你永远都不会理我了,在医院的时候我听见了你和你老公的对话,我不想打扰到你的幸福。    傻瓜,不是跟你说了离婚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件很艰难的事么。难道我说离婚就离婚,你总要给我考虑的时间吧。想不到你这人还是急脾气。不过我也是在找不到你了之后才发现我是如此的爱着你……你不会怪我之前那么对你吧?王凌凌哭了,眼里噼里啪啦的涌出了眼眶。    不过,你也够心狠的,让我找你找了这么久。王凌凌说着趴在我的胸口,她的眼泪透过我的肌肤,灼伤了我的心。    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只是我不想打扰你的幸福。我说。    傻瓜,难道你不知道你就是我的幸福么?王凌凌深深的注视这我,最后我们又拥吻到了一起。    我不想在问什么了,只要她能够在我身边一切就够了。我们只要这样紧紧的拥抱着就可以了。    王凌凌留了下来,负责在医院照顾我母亲的饮食起居,在她的照顾下我母亲恢复的很快,半个月后她就康复出院了。    而我的养猪场也在王凌凌给我注入资金后恢复了往日的活力,为了好好的将我和王凌凌的爱情守护,就算是被人家说成吃软饭的我也在所不惜。我每天忙的不亦乐乎,用尽全力力争将养猪场做大做强。    时间飞逝,半年后,肖娟如愿以偿生了男孩,我和王凌凌自然升级为孩子的干爸干妈,在肖娟的劝说下于大伟原谅了我在订婚宴上逃跑的事,看到王凌凌和肖娟时不时交流的眼神中,我发现这两个女人一定是瞒着我有什么秘密。    追问下来才知道,原来是肖娟把我要订婚的事通过qq告诉给了王凌凌。王凌凌这才上演了千里追夫的戏码。    你怎么会有她的qq号?我诧异的问肖娟。    你的脾气我还不了解么,看你回来时候的死相就知道你那么难过不是为了我,我和于大伟去的那次我就看见你对着电脑上的一个qq窗口发呆,你隐着身,打开对话框却不说话。我就知道你这么难过为了什么。原本是不打算管你的事的,可是总觉得我欠了你一个人情,再说了我是真的觉得于大伟的表妹不适合你,所以喽,我就做了一回活雷锋,把你要订婚的事通过qq告诉了王凌凌,现在好了,我欠你的情总算是还了,你以后就不要在觉得我欠了你的。    看来,我还要好好谢谢你呗。我打趣的说。    如果想谢我,就抓紧一点,赶紧生个漂亮妞,给我儿子当媳妇。    生妞的事不着急,等我厂里的大黑生了娃之后再考虑生娃的事情。我一边说着一边拍着王凌凌的肚子。    张子刚,你要死了,你敢把我跟野猪比。半年的时间让王凌凌学会了标准的东北话。屋子里的笑声响成了一片。    老婆大人我错了,我的确不该拿你跟野猪比,你明明是头母老虎吗。    我一边跑,一边躲,王凌凌在我的身后追我,屋子里的笑声更响了,就连我干儿子也受到感染,咯咯咯的跟着大家笑了起来。    这样的日子真的很美好,我在心里默默的祝愿,愿我们一直这样幸福下去。我想说的是爱情真的跟金钱没太大的关系,别为了钱放弃了不应该放弃的感情,还有最后说一句愿天下所有的有情人都能够终成眷属!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