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墨非 作品

第一七二章 还爱着他

    从头至尾,容止都扮演着负心男人的角色,哪怕知道她所有的好,哪怕知道,她将自己都托付给了他,他都故意视而不见。

    谍者的身份,是永远不可跨越的限制,他不想让她冒险。

    结合之前种种,她便是恨极了他,现在就想杀他,他也觉得不过分。

    因为,那是他应得的。

    兆祥摇了摇头。

    她怎么能恨他呢。

    从灯光火烛间见到他的那一刹那,她就已经认定了容止,此生,非这个男子不爱。

    背叛父皇,是她的不对,可是,父皇真的有把她当成女儿吗?

    她在父皇的眼中,不过就是个可耻的标记而已,每次看到她,他都会想起自己忍受的屈辱,都会满腔的怒气,又怎么会真心相待呢。

    陷害冥国大臣,也是她的不对。可是富隆一家就真的是完全无辜的吗?

    他们草菅人命,结党营私,俨然成了冥国奸佞。多少的文人志士死在了他们的口伐笔诛之下,多少的热血将士,被他们构陷灭族。他们仗着几朝元老的根基,仗着在朝野中不可撼动的地位,欺上瞒下,无恶不作。

    富隆家早就不再是忠贞之士了。既然如此,她搜集富隆家的证据,利用他们爱财如命的弱点,在不伤害冥国根基的情况下,一一斩草除根,也不算是叛国。

    甚至喜欢上容止,也是她的不对。可容止从头至尾,都没有让她身陷险境。他只是要她自愿说出的部分,从不苛求她一定要为他做什么。与其说,是容止利用她的感情,不如说,是她用这些无关痛痒的情报,来达到接近容止的目的。

    别宫里,那些伺候她的宫人们,表面上谦卑恭顺,和对待其他主子一样,其实背地里,都在叫她野种,嘲笑她那不干不净的身世。明明是母亲的女儿,她却只能以不得入族谱的义女的身份,挂着可笑的郡主名号过活,她是皇族的笑话,是整个大冥国的笑话。

    她也是冥国的联姻工具。

    以尊贵的郡主身份去国子监读书,其实,不过是为了让那些来自各国的少爷公子们相看。教习嬷嬷不要求她背诵多少诗文,也不要求她学会多少骑射马术,不苛求她灵石几何,也不在意她的小乔都学会了什么技能。大家都只在乎她的礼仪和容貌,是否能入得了同学的少爷公子们的眼。

    所以,见到容止之时开始,她就无比想要亲近这个温暖的男子。从他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一个人应该有的温度。

    容止,是除了哥哥,唯一一个对她温柔相待的人。

    他从没隐瞒过他的身份,她也知道他是什么人。

    所以知道他是谍者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做出了为他牺牲的准备。

    为他做这些,她是完全自愿的,遭遇刺杀,完全是因为冥国的内政,实则与他无关,她,又怎么会恨他呢。

    看到她摇头,容止高悬的心放下了一半。

    他转过身来,面对着她,小心翼翼地问:“那……你还爱我吗?”

    这话,他在心里掂量多时了。

    他幻想着各种见到她的方式,幻想着用各种各样的语气和方式,问她此事。

    经历了这么多,他终于意识到了,兆祥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他也知道,认识到这点有些晚了。

    他错过了太多,没有尽到守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