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梦中一吻

    膳食很快被端了上来,两人皆是矜贵之人,自是吃的极为平静,只瞧着扶苏没怎么动筷的模样,燕蒹葭忍不住问:“国师可是不喜公主府的吃食?怎的不见国师动弹。”

    话音方落,燕蒹葭便又接着揣测:“还是说,国师已然用过膳了?”

    扶苏淡笑,语气柔和:“倒是不曾用膳,只是修仙练道之人,过午不食……”

    燕蒹葭嗤笑一声,忍不住戏谑:“本公主瞧国师也没有几两肉,男子身姿,当是壮硕为宜。”

    “壮硕?”扶苏挑眉,见燕蒹葭与她说话时候极为随性,不知为何,整个人跟着随意了几分。

    “是啊,壮硕。”燕蒹葭回答:“就如楚将军一样,瞧着不显肥腻,但那身姿却是挺拔俊秀,半分没有阴柔之气……”

    她话还没有说完,扶苏便笑着打断:“公主既是欢喜楚将军,为何白日里还要躲着他?”

    燕蒹葭轻描淡写,回道:“欢喜谈不上,只是楚将军的皮相的确不错……不过,今日牧清怎的没有跟随国师身侧?往日里牧清可是与国师形影不离的。”

    这牧清宛若跟屁虫一样,整日里跟着扶苏,如今不在……莫非是扶苏让他去做什么要紧的事情?

    “公主不必揣测许多,”扶苏笑眯眯道:“牧清素日里话多,屡屡着了公主的道,现下这又是公主的地盘,怎敢让他还跟着过来呢?”

    也不知是真还是假,但燕蒹葭只勾唇一笑,全然不以为意。

    “也罢,只是国师太过瘦弱,还是多吃些东西才是。”她一边为他夹菜,一边神色自然的问道:“国师今日寻本公主,所谓何事?”

    扶苏垂眸,望了眼燕蒹葭夹菜的那双筷子,下意识便微微蹙起眉来。

    燕蒹葭抿唇,掩住一抹奚落的笑意,继续给他夹菜:“国师难不成是嫌弃本公主?要知道,本公主可从未给谁夹过菜,就是父皇母后……也没有此等殊荣。”

    扶苏爱洁,这是先前牧清透露出来的。况且,扶苏喜欢做好人,轻易不会拒绝。

    “怎敢?”扶苏微笑,神色如常:“公主知晓,我如今中了蛊,既是有着一颗爱慕公主的‘心’,自是不介怀这般亲密接触。”

    他故意将‘亲密’二字,压得很低很低,那股子暧昧的气息,让燕蒹葭持着筷子的手都不禁有些僵住。

    这厮竟然还可以这么不要脸?

    想了想,燕蒹葭收回筷子,抬眼看向扶苏,不怀好意的勾起一抹笑来:“那国师便多吃一些,好好与本公主接触……接触。”

    饶是算计过人的扶苏,闻言也不由一愣。他算是看清楚了,燕蒹葭根本没有将她自己当作一个女子,似乎只有她‘玷污’别人的份儿,而她却是没有吃亏的可能。

    微微叹了口气,扶苏还是放下筷子,摇头:“公主看来的确是没有寻常女子的害臊之情。”

    燕蒹葭挑眉,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这世上,还没有谁能让本公主觉得害臊。更何况,与国师过招,男女大防又有什么重要?”

    “总之扶苏是说不过公主的,”他神色淡然,继续:“今日来寻公主,的确有一件重要的事情。”

    “哦?何事?”燕蒹葭难得来了兴趣。

    扶苏看了眼四下,提醒道:“闲杂人太多……”

    燕蒹葭会意,拂袖挥手,吩咐道:“西遇留下,其他人都下去吧。”

    “是,公主。”一众婢女小厮应声,很快便退了下去,且还为燕蒹葭和扶苏掩上门。

    燕蒹葭道:“好了,现在国师可以说了。”

    扶苏敛眉,神色温雅:“今日我夜观星象,西北恐将有霍乱生出。”

    “霍乱?”燕蒹葭手下一顿,下意识问:“何种霍乱?何时会爆发?”

    “一切都未可知。”扶苏失笑:“天机二字,岂是那么容易就参悟的透的?”

    “也是。”燕蒹葭颔首,思忖道:“你可将此事奏明我父皇了?”

    扶苏摇头:“此事我只告诉公主一人,公主可知为何?”

    琉璃眸直直对上扶苏那双深邃的眸子,燕蒹葭红唇微动:“预知。”

    他知道她入梦可预知将来的事情,也知道她母亲萧皇后是大祭司……所以,将此时告诉她,无非是想借用她的预知能力,先发制人,拯救黎民百姓。

    可思及至此,燕蒹葭眉头忍不住蹙起,她其实不相信,扶苏是大慈大悲之人。可他此次这般行动……她实在想不到,他有什么目的。

    “不错。”扶苏直言不讳:“公主是皇后娘娘的血脉,先前凉州的事情,也是因为公主预知了惨烈一幕,才执意要跟着南下罢?”

    虽是疑问的话,但他话里话外都是笃定。

    或许,从中蛊这件事开始,她和扶苏在某种程度,站在了一条船上,有些话说起来也不必遮遮掩掩。

    “国师为何不去找我母后?”燕蒹葭叹了口气:“本公主的确有预知的能力,但……关于国师说的西北霍乱一事,本公主并没有梦及……”

    “公主该是不了解娘娘的事情罢?”扶苏淡淡道:“也是,娘娘是隐世门的背叛者,自嫁给陛下之后,便已然算是和隐世门,划清界限。”

    “背叛者?”燕蒹葭不为所动。

    她不是没有查过她母后的事情,只是,隐世门的事情,任由她眼线遍布,也查不到半点。

    如今听扶苏的话,看来他是知晓一切的来龙去脉的。

    “是啊,其实告诉公主也无妨。”扶苏缓缓道:“娘娘是隐世门的大祭司,有通梦的能力,也就是……天下大事,风云变化,她皆有预知之力。”

    “隐世门的大祭司,每百年出现一个,不论男女,自小便要静心修行,且于祭司而言,九州之内,没有其命定之人。”

    “公主应是明白,没有命定之人,不过是一种束缚……通晓天命的人呵,谁又能配得上?”

    不是配不上,而是有能者,必定左右大局,搅动风云。这样的人,是神祗,也是毒瘤。

    燕蒹葭眸光熠熠:“所以我母后,成了隐世门的叛徒?”

    她爱上了燕王,入了世俗,成了人妻,人母。叛离了隐世门,做了大祭司不该做的事情。

    “是啊,隐世门的大祭司,怎么可以爱上俗人呢?”扶苏弯唇:“哪怕是人中龙凤的陛下,也不能坏了隐世门的规矩。所以……”

    燕蒹葭:“所以?”

    扶苏道:“所以,隐世门将娘娘驱逐了。而作为大祭司的能力,也在诞下公主之后,随着消失退化了。”

    “如今,娘娘仅存的预知能力,估摸着没有多少,而公主……正是鼎盛之期。”

    说到这里,扶苏望着燕蒹葭,眸底盛满笑意。

    不知为何,燕蒹葭总觉得,扶苏能这么直接了当的和她说,大抵是怀着某种目的,可究竟是什么目的,燕蒹葭却是猜不透。

    “可即便如此,这些时日,本公主的确不曾梦见什么异象,唯独……”

    扶苏问:“唯独什么?”

    “唯独今日,本公主似乎梦见……尚琼死了。”燕蒹葭抬眼看向扶苏,一字一句道:“死在战场上了。”

    “战场?”扶苏眉梢微微蹙起,沉思了半晌:“公主可还有旁的,更具体的所见?”

    “没有。”燕蒹葭摇头:“本公主不确定,这梦境到底是寻常的梦,还是……预知梦。”

    说到这里,她看向扶苏:“国师可有什么法子,让那梦境,能为本公主所控?”

    若是能够操控梦境,那么关于国破之事,便有机会渐渐明朗了。

    她话一说完,便见扶苏风轻云淡的笑起来。心下顿时就升起一股不安。

    他轻飘飘道:“有是有,只是……不知道公主是否愿意一试?”

    “什么法子?”燕蒹葭狐疑道。

    “我为公主布阵,助公主入梦。”扶苏道:“只是,公主虽说有大祭司的血脉,但到底凡胎肉体,入梦是否能成功,也要看公主的悟性。”

    “好。”燕蒹葭点头,毫不犹豫便应了下来:“不如就在今夜?”

    似乎没有想到燕蒹葭会这么轻易的便答应,扶苏不由微微一笑,但是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

    ……

    用了晚膳之后,燕蒹葭便将扶苏带回了自己的卧房之中,而西遇等人,则是等候在外。

    月至柳梢,扶苏风轻云淡,半点没有要摆阵之意。

    看得燕蒹葭不由有些狐疑,忍不住问:“国师这是来参观本公主的卧房,还是要助本公主入梦?”

    从一进屋开始,扶苏便有意无意的四处逡巡,这让燕蒹葭不禁想起先前扶苏夜半潜入的事情……

    “公主屋内的陈设,和前几日一样。”扶苏淡淡道:“还好,那窗户倒是修缮好了。”

    一边说,他一边上前,摸了摸先前被他撞破的窗户,脸上笑意从容:“似乎比先前更坚固了。”

    “国师素日里不是高高在上,不染纤尘?”燕蒹葭落坐,嘲弄道:“怎么这些时日,倒是像极了登徒子。”

    “登徒子?”扶苏低笑一声,背对着她的身姿,如松如竹。

    月色皎然,透过窗台映入屋内,扶苏抬手,一副要打开窗户的模样。

    燕蒹葭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