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醒梦 作品

第二百零五章 笑弥勒,怒观音,生嫌隙

    “观音菩萨要是伤势轻,不就自己回来了么?”孙悟空耸了耸肩,“她好不容易从镇元子那什么袖里乾坤中逃出来,还自爆了坐下莲台,伤的好像挺重的……”

    “自爆莲台?!”大雷音寺中的诸佛与菩萨们目光一凝,坐下莲台对于佛门中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若不是情况确实紧急,甚至危及到了生命,可没有任何一个佛门中人愿意自爆坐下莲台。

    因为每一个佛陀与菩萨的坐下莲台,都蕴含着他们自己对付佛法的感悟与道,像观音菩萨的慈悲之道,像大势至菩萨的智慧之道。

    “还没完呢!”孙悟空见到一众佛陀菩萨不复以往的高高在上与淡然,心中暗喜,继续添油加醋,“观音菩萨跑了之后,那镇元子还放下狠话,要把师父一直关在五庄观里面!”

    “因为杀了师父,你们十数年之后,就能够重新点化师父再次西行,而关着师父,西行之事,便永远无法进行下去了!”

    “好胆!”便是沉稳似如来佛祖,在听到孙悟空这番话后,也不由得大怒!

    说句不好听的,观音菩萨虽然是佛门大菩萨,但是,也不会对佛门气运造成什么影响,可是陈祎这个取经人,就不同了,佛门大兴的重任,全部都要看陈祎的了!

    若是陈祎这个取经人真的被困在五庄观,无法出来,那么佛门大兴的事情,就会无限延期,到时候天道还会不会让佛门继续大兴,还不一定呢!

    不止是如来佛祖现在大怒,下方的佛陀菩萨气势全都爆发了出来,他们可是都等着佛门大兴让他们更进一步呢,镇元子此举,无异是在断了整个佛门更进一步的希望!

    孙悟空看着周围一个个不复慈悲的菩萨,心中冷笑了起来,刚刚听说观音菩萨出事,可没有这么生气啊,可见,这些所谓的佛与菩萨,还是更关注自身的利益,便是坐在最上面的如来佛祖也是一样!

    “诸位,玄奘被困于五庄观,那镇元子要阻我佛门大兴,何人愿意前去讨教一番,让镇元子放过玄奘啊?”如来佛祖的目光低垂,看向了一众佛陀菩萨。

    刚刚还愤怒的佛陀菩萨,此时却都冷静了一下,一个个都不说话了,开什么玩笑,一起坐在这里抨击一下镇元子还行,去找镇元子动手?

    没有看到,观音菩萨连坐下莲台都自爆了么?那镇元子可是老牌准圣啊,除了三世佛,又有谁有与镇元子一战的把握?

    “阿弥陀佛,此乃佛门大兴之事,不能耽误,便由小僧前往,与那镇元子道友好好谈一谈吧!”一个袒胸露腹、笑容可掬的胖和尚走了出来,冲着如来佛祖使了个佛礼,主动接下这次任务。

    “阿弥陀佛,既然弥勒佛祖愿意前往,本座相信,肯定能够将此事化解的!”如来佛祖满意的点了点头,“记住,佛门大兴之事,不容有失,佛门尊严,也同样不容有失!”

    “小僧明白!”弥勒佛笑着点了点头,看向了孙悟空,“大圣,烦请领路吧!”

    “这笑眯眯的胖和尚是谁?弥勒佛祖?佛门不止如来这一个佛祖?”孙悟空打量了一番弥勒佛,却无法从他那笑眯眯的表情中看出半点威胁来,只得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带着弥勒佛离开了大雷音寺。

    在孙悟空看来,最起码,要引动如来佛祖到那五庄观,才算是挑起镇元子与佛门之间的战斗,但是如来佛祖好像没有要出手的意思,那就先让这个所谓的弥勒佛祖来受受挫折,再逼如来佛祖出手!

    “大圣,不知道那镇元子,是要抢什么东西啊?”路上,弥勒佛笑眯眯的问道。

    “好像是叫甘露水还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要那水做什么。”孙悟空耸了耸肩,有些迟疑的嘀咕着,“难不成,这镇元子就是为了这甘露水,才算计我们师徒的?”

    “甘露水?”弥勒佛的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他自己觉得,他大致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了,同时他心中也自认为,有一定的把握,将这件事情化解。

    这也是为何,如来佛祖愿意让弥勒佛前来的原因,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你打伤我佛门菩萨,囚禁我佛门取经人,但是只要你放了取经人,一切好商量!

    若是你不放,那就别怪我佛门先礼后兵,那句佛门尊严不容有失,也不是说说而已,若是事不可为,那佛门就真的要动手了!

    不多时,孙悟空与弥勒佛来到了万寿山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