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贰风华 作品

序之末(七)

    踏上甲板的那一刻,哈雅才觉得自己彻底放松了下来,今天的事情很顺利,更没有出现预想之中的袭击,这让她大大的松了口气,她又检查了一遍天海商会的货物和从西月岛上收集来的各种书籍,将目光放回了新来的五个孩子身上。

    这五个拘谨,胆怯的孩子们在甲板上紧紧挨在一起,哈雅真的很难相信这些年纪不大的孩子中真的会有天海商会的暗探,但一想到白芊芊那种有些过分热情的态度,便也觉得确实古怪。

    “起锚,开船!”哈雅对氏族的水手们下令,其实若不是因为这次要带陆地人的话,他们是不会开船过来的,毕竟海族本身的速度可比船要快的多。

    同时她又对这些水手们打着暗语,让他们注意有没有人跟上来,随后对尤一鸣等人说道:“你们几个,也不要在这干站着,和来的时候一样,去打扫甲板!记得训练下那些新来的,知道吗?”

    “知道了,大姐头。”这个称呼是尤一鸣跟那些鲨齿氏族水手学的,平日里他们基本都不怎么和哈雅说话。

    “滚吧。呃,我是说去吧。”哈雅一听大姐头这个称呼,就差点忘记是和谁在说话了,她也并不太想这四个孩子闹的太僵,看得出来,主人并没有把他们当做奴隶使唤,当然……主人从一开始好像就没把任何人当奴隶用。

    看着四个孩子带着新来的开始打扫甲板,哈雅的眼神也锐利了起来,虽然主人有办法找出谁是奸细,但如果自己能在路上发现到底是谁,有几个人,岂不是能在主人面前表现一番?

    说不定主人也能赐自己一颗千雷石呢?好羡慕米洛儿啊……

    到底是谁?哈雅先从那双胞胎看起,这两个光州遗族似乎很有可能,白芊芊虽然保证他们都是刚抓来的,可谁又能保证到底是不是呢?不过看得出那个当哥哥的对妹妹很照顾,这种感情丰富的人一般很难成为奸细,除非两个孩子都是,并配合的十分默契。

    她又看向了一个肌肉结实且非常匀称,据说已经十五岁的英俊少年,这种体格在奴隶中很少见,尤其是少年奴隶,即便是天天干重活的苦奴也不会有这种肌肉,先不说奴主可不会给苦奴们吃上足以支撑起这种肌肉的伙食,光是那张帅气的小脸就足以让他摆脱苦奴身份了,但做**的话,也不会专门训练肌肉……除非是针对某些特别口味的贵族。

    白芊芊说他是海难中被天海商会捞起来的自由人,可哈雅觉得不像,自由人虽然自由,但他们很少会出海,而这个少年更不像陆地人水手,她检查过这个少年的身体,他的手上没有拉缆绳和做苦力的老茧,还非常细腻。

    这是第一个有问题的人,只是哈雅觉得白芊芊不会蠢到派出这么一个明显既不像奴隶,又不像自由人的探子出来。

    另外一名美少年就娇嫩多了,看上去比颜如玉还要娘一点,骨子里似乎就有一股浪荡气,虽然白芊芊说他也是一名落魄贵族,但不是光州的,可这家伙怎么看都像是贵族身边的**,本来她是不想买这种货色献给主人的,可是她转念一想,买这种货色搞不好还能迷惑一下白芊芊,便同意了下来。

    只是她始终没忘记叫那少年过来时,他抛媚眼的那种骚气,当时简直想抽刀砍死他,然后这小子见神色不对便立刻换了副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