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这…大概是上野村树已经不再是上野村树本人了吧。”关雅琪事不关己的说道。

    “是吗?陈护士。但我看到了上野村树在帮我们医院的小岛铃香买奶粉。你说白锦偷走的孩子会不会是刘茹云主任的?”美奈子的声音忽而空灵起来,像是在耳边轻如风吹的声音。

    关雅琪放下刚解决掉的泡面碗看向美奈子,只见美奈子医生的脸上挂着两道泪痕。只是这泪痕是红色的仿佛被鲜血染红一般。

    “…吓我?滚远点”关雅琪直接拳头上脸,可打在美奈子脸上却毫无拳头落到实处的意思。而美奈子的脸被关雅琪的拳头一击,犹如画面破碎般消失了。只留下一个红绳稻草人静静地躺在关雅琪的手心里。

    “轮入道?任务提示的追捕者开始出手了吗?”凝视着手心里的稻草人,紧紧握住。似要将稻草人抓碎般。忽而又松开了手掌。脸上挂着奇怪的笑容。

    …

    “小爱,我感觉轮入道的处境非常不好,不如你去看看”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老太婆声音传来,同时还伴随着屋子里的纺织机械的声音。

    “好的,婆婆”一阵洗漱完毕是对于灵魂的尊重,尤其是彼岸花海浸泡过的小爱感觉内心平静了下来。

    “骨女,山童,一目连,我们走”

    …

    “这扭曲的空间,看来是小爱来了哟。”关雅琪坐在长椅上平静地看着眼前的空间出现一个像包子皱纹的裂缝又呈现出扭曲的样子来。

    裂缝忽而化作一个黑洞并随身充满着闪电,在这电闪雷鸣的声音中,一个长发及脚踝处的小女孩从里面走了出来。她那深邃的眼眶里刻画着悲凉与救赎。

    叹息声在整个位面空间响起,“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