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渔 作品

第二百三十八章见面

    那兰洗了澡,换了身衣服,五十多岁的人,看着其实不太显老,皮肤白皙,并没有太多的皱纹,脸上的笑容有点牵强:“我想早点见到他们,还有小弟。”

    那家这边,自从上次收回后院的大北屋,已经又是半年过去,后院的房子已经收回来大半,不过那三爷老俩口嫌这边住户太杂,不肯搬过来,现在住着的是那英朗和他的儿子一家。

    那梅倒是看着腾出来的空屋子眼热,想让儿子和儿媳妇搬进来,奈何佟宛如一直没吐口,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田橙知道老俩口没搬家,是以带着那兰和宋秀致,去了原本的那间小院子。

    这时候不像后世,也没个电话什么的提前通知一声,三个人直接就去了,小县城里没什么稀罕东西,那兰给父母拿的是家里藏着的珍贵药材,宋秀致则是带了些风干的牛羊肉和奶豆腐奶皮之类的食物。

    去年冬天的时候,阿尔斯楞带着母亲乌兰来宋家认过门,之后乌兰自己也来过两次,拿了些牧区的特产,和宋秀致换了些粮食和茶砖之类的东西。

    这次要来京都,宋秀致不知道能给没见过面的姥爷和姥姥带些什么礼物,毕竟京都是大城市,皇城根儿底下,人家肯定什么都不缺的。

    后来才想起来,这些牧区的特产,估计京都这边还真没有,这才带了来。

    那三爷照例是不在家的,母女俩的见面没有影视剧中演的那么夸张,宋秀致跪倒磕头,眼里有泪花,却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没有失态。

    佟宛如的神情反倒很平静,就像这个女儿一直就在身边,从来不曾分离过几十年一样,她端坐着,脊背挺直,微微笑了笑说:“起来吧。”

    脸上神情不显,到底声音中还是带着一点点哽咽。

    田橙扶着那兰起来坐下,佟宛如转向宋秀致:“你是橙子的妈?”

    宋秀致赶紧点头,神情恭敬拘谨:“姥姥,我是橙子妈。”

    宋秀致知道父母的故事,没敢直说自己的名字,担心佟宛如想起宋荫卿,会生气。

    小的时候,宋秀致没少听那兰讲过家里的事儿。

    家里的规矩很大,佟宛如对子女们管得很严,行走坐卧日常举动,乃至四季服饰和家里的摆设,都有一定的规矩,什么地方摆什么东西,什么时节穿什么衣服,都必须按照讲究来。

    吃饭的时候讲究更多,女眷们都是一大家子人一起吃,如果姥姥不动筷子,别的人也不能动筷子,反倒是姥爷那人很是和气,在外面玩的时候,经常给家里孩子们带些吃食和小玩意儿回来。

    听得多了,宋秀致心里就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姥姥,天然地有了几分畏惧之心,如今亲眼见到这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