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火 作品

第282章 肚子不舒服

    出了艾菲斯城的南门,没走几步,阿克德斯突然低声道:“有人窥视。”

    “你能解决吧?”苏业问。

    “嗯。”阿克德斯点点头。

    “那继续走。”苏业没有太在意。

    队伍步行向前,比普通的商队稍快,但比跑步慢了许多。

    路过一支商队,苏业看了看,没有马车,都是牛在拉车运货,而且是那种古旧的木车,连轮子都是整块木板制作,而现在的雅典马车都是辐条车轮。

    那支商队警惕地注视着这支奇怪的队伍,甚至减慢速度。

    苏业没理会他们,加快脚步超过,继续前行。

    在路上,苏业几人砍下一棵一人环抱的大树,削去树枝,让呼噜当武器扛在肩上。

    呼噜很高兴地扛着这根五米多高的圆木行走,一点都看不出力量小。

    走了两个小时,阿克德斯突然停步道:“我肚子不舒服,去树林解决一下。”

    苏业也停下,看向阿克德斯的眼睛。

    阿克德斯被杂乱头发遮挡的眼睛恢复清澈,但依旧没有什么精神。

    “好。”苏业道。

    “你们继续前行,我很快跟上。”阿克德斯快走几步,冲进森林之中。

    “继续。”苏业看了一眼阿克德斯消失的地方,继续前行。

    走了几分钟,前面的森林中突然斜斜冲出一支队伍。

    最前面的三个人身穿全身青铜铠甲,其后十几人身穿皮衣或布衣紧紧跟随,或手持长剑,或手持战矛与臂盾。

    苏业停下。

    前面的三个人的皮肤表面缓缓变色,转化为青铜皮肤。

    其后的几十个人中,有六个人的皮肤化为黑铁之色,其余人肤色不变。

    为首的一人高大健壮,轻轻挥动一下手中的黑铁神力长剑,微微一笑,道:“外来者,你好。我们是三兄弟盗团,你或许没听说过,但艾菲斯附近的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名字。不是我们多么强大,而是我们盗团以仁慈出名。只要你们几个人交出身上的饰品和值钱的东西,我们会给你们留下足够的食物甚至路费。”

    “我怎么觉得,你们有点像是乞讨团?”苏业问。

    “叽叽咕咕。”地傲天捧腹大笑。

    两个小地精愣了一下,相互看了看,也跟着假笑。

    有几个强盗脸上浮现怒色,但大多数强盗面色不变。

    “你可以不投降,那样,你会知道我们三兄弟盗团的另一面,以残忍出名。我们会把你们大卸八块,然后挂在路边喂乌鸦。”为首那人微笑道。

    旁边一人笑嘻嘻道:“你那几个小矮子就不用说了,完全不堪一击。至于这个看起来的……嗯,全城人都知道的‘打呼噜’,怎么说呢,你大概是被阿罗莫骗的第二十几个人。整个艾菲斯的人都知道,这个叫呼噜的蠢货,能吃能睡,可是胆小如鼠,别说黑铁,连个孩子都能吓得他瑟瑟发抖。他从来没打过人,一直被人打。所有买到他的人,都会乖乖重新卖给阿罗莫。”

    苏业面带微笑,道:“那可未必。”

    “叽叽咕咕!”地傲天主动请缨,满面愤怒。

    “陛下,我一个能打他们……”王大锤突然低头看了看自己乱动的手指头,又看向眼前的人,数了好一会儿才道,“我能打他们所有人!”

    “你们先不要出手。呼噜,他们要杀我,你的陛下。”苏业转身抬头望向身后的呼噜,目光冷漠。

    呼噜愣了一下,随后脸上浮现愤怒之色,双目瞬间通红。

    “呼噜!”

    呼噜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叫,就见他的体表浮现一寸厚的岩石铠甲。

    “呼噜!”

    体表又浮现一层岩石铠甲。

    呼噜喊叫了五次,体表出现五层厚厚的岩石铠甲,整个人好像由野巨人转化为石巨人。

    地傲天和王大锤兴奋地看着呼噜,双眼放光。

    “呼噜!”

    呼噜第六次喊叫之后,双手抱起肩上的大圆木,大步迈出,踩得地面轰隆隆作响,冲向为首的青铜战士。

    那几个普通强盗面露惊色,但战士们依旧面带微笑。

    “没想到,呼噜也学会虚张声势了,你们魔法师果然很有意思。那么,我就让你亲眼看看什么叫废物巨人!”

    盗团首领拎起长剑,微笑着迎向呼噜。

    呼噜如同战象冲过去,挥动圆木,从上到下直直砸向盗团首领。

    盗团首领微笑看着,正准备横移一步躲开,然后一剑刺向呼噜的手臂,突然感觉不对。

    “这根圆木的速度怎么这么快?”

    众人看到,巨大的圆木携带恐怖的劲风,吹散盗团首领的长发,吹起满地灰尘。

    盗团首领来不及躲避,本能挥剑格挡。

    砰!

    长剑崩碎,圆木重重砸在盗团首领头顶。

    噗……

    血肉四溅。

    盗团首领甚至连惨叫声都没发出,如同一只吸满了血的蚊子被人一巴掌拍在墙上,涂满一地。

    其余人看着呼噜,呆滞当场,无法理解为什么天天被人欺负的废物巨人,为什么突然变成这么勇猛的巨人战士。

    砰!

    砰!

    “三兄弟”一个不落,都被呼噜用圆木直接砸死。

    这时候,强盗们才面露惊骇之色。

    “杀了他!”有一个黑铁战士向呼噜投矛。

    但是,其余所有人,转身就跑。

    呼噜深吸一口气,猛地吐出,劲风涌出,吹偏投矛。

    投矛的战士吓呆了。

    呼噜抱着圆木高高跃起,一跃十几米,一脚踏烂投矛战士。

    接下来,苏业等人看到一个难以形容的场面,呼噜仿佛一头巨狮在断腿的老鼠群里不断跳跃,一棒一个,像打地鼠一样砸死所有强盗。

    “太残暴了……”王大锤目瞪口呆。

    “叽叽咕咕!”地傲天竖起大拇指。

    两个小地精瑟瑟发抖。

    呼噜扔下圆木,站在原地呼哧呼哧大口喘气,周身的岩石铠甲慢慢消散。

    最后,他双目迷茫地看了看周围,挠挠头,一脸疑惑地走向苏业。

    苏业认真打量着呼噜,若有所思。

    突然,苏业转头望向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