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 作品

番外:孕期的性爱(h)

    番外:孕期的**(h)

    徐瑶自从有了宝宝,全家把她当宝一样捧着,连王春芸的态度也好了许多,每天嘘寒问暖,给她讲养胎的注意事项,甚至最近还频频提出搬回去跟他们一起住。

    “林淮生工作忙,又不懂照顾你,我看你们还是搬回来住吧”王春芸当了三十几年的妇科医生,经验丰富,如今儿媳妇有了,肯定是想让她在自己眼皮底下,该吃什么该做什么,她也好指导。

    而徐瑶简直被她的热情吓到,自古以来婆媳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办法,她不认为在这个时候和婆婆住一起是个好选择。

    她伸手捏了捏林淮生的大腿,让他出声。

    林淮生也头疼,他妈现在眼里只有孙子,把他这个儿子完全忽视了,要是真的回来住,先别说老婆老妈性格不合可能会吵架,对他和徐瑶的相处也是弊大于利,趁现在还能享受二人世界,他想好好珍惜。

    “妈,你儿子我好歹也是个医生,我会照顾好她的,你放心吧”

    王春芸还想说什么,看儿子坚持,叹了口气,算了,孩子长大不由娘,该干嘛干嘛吧。

    回到自己的小家,徐瑶还觉得后怕,她懒懒地靠在沙发上,吃着提子,对林淮生说:“我多怕你答应你妈”

    林淮生撇她一眼,三个月了,肚子还没显怀,她那腰还是细得很。

    “别吃太多了,凉”他拿开她捧在手上的一串提子,放到水果盆,抱着她笑着说:“别担心,我永远站你这边儿”

    徐瑶捏着他的鼻子,又叹气:“养儿子就是不好,长大了就跟老婆跑了,都不管老妈”她越说越来劲:“我还是生个女儿吧!要是以后我儿子跟你一样儿那可怎么办啊!”

    林淮生哭笑不得,捏着她的小屁股威胁道:“那行,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妈,说你想回去住”

    他说着就掏出手机,像是真要打,徐瑶赶紧按住他的手:“别别别,我知道你是孝子”她笑吟吟地又说:“你也是个好老公啊,不冲突的!”

    他挑眉,说:“我不想回家住,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呀?”

    “你每次都叫那么大声,回家住被听到了怎么办”他笑得邪邪的

    徐瑶锤了他一下:“医生不是说了嘛,怀孕的时候不能**。”

    “哪个医生说?”

    “哪个医生都这么说”

    “我说能做”他的手从她的小屁股移开,一直向上,停在她的胸乳上,一手握住一个。

    “生完宝宝,这里可能会到f”他揉着她的胸,哑着声音说

    “那太大了呀”她的身子软软地瘫在他怀里,享受着他的揉捏

    “宝贝,再过一个月就能做了,憋死我了”他把头埋在她的长发里,声音闷闷的

    徐瑶抚摸在他的短发,知道他最近确实憋得难受,虽然她做过全身检查,身体很健康,但是对于这个迟迟到来的宝宝,她是真的怕出一点差池,所以强忍住不**,特别是前三个月,宝宝还未稳定。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徐瑶侧躺着搂住林淮生,她的身子紧紧贴着他的。林淮生稍微移开了些,徐瑶又贴上去,他又移开,反复几次,徐瑶怒了:“你干嘛老推开我!”

    他只好抱着她,抚着她的背给她顺毛,又拉过她的手,按在他的硬挺上。

    “好硬啊”徐瑶下意识地叹了一声

    林淮生听到她娇媚的低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低头狠狠地吻住她。

    “嗯..疼...”徐瑶头被他按着,舌尖被他吸得疼痛

    林淮生饿狠了,啃着她的嘴角,慢慢往下,牙齿啃舔她的脖子,啜出一个个鲜红的吻痕。

    “老公...嗯...轻点呀...”

    他一颗颗解开她睡衣的扣子,把两只大**捧在手里,低头含住一个,舌头舔着小乳粒。

    “宝贝儿,好甜...”他边舔着边抬眼看她,徐瑶看着自己粉嫩的小**在他的舌头上穿梭,又被他含进嘴里,他张大了嘴,吞咽,整个**被他含在嘴里。

    ****泛滥,她开始扭着身子去蹭他:“好痒...嗯...”

    林淮生帮她脱了裤子,薄薄的纯棉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他猩红着眼拉下那条小内裤,洁白无瑕的**出现下他眼前,前不久刚给她剃了阴毛,那儿只有短短的小绒毛,操了那么多次的**还是粉粉的,紧紧地闭着。

    林淮生俯下身去,鼻子蹭了蹭她的穴口,徐瑶痒得很,低低地求他:“老公...想要”

    “乖..老公这就帮你止痒”

    他伸出一根手指,缓缓插进她的**,嘴亲上那颗小阴蒂,舌头快速摩擦,手指也不断地**

    “不够..嗯..”

    不够粗,不够大,她想要他的**啊。

    “不行,宝贝,还有一个月,再忍忍”

    他说着,又去帮她舔穴,徐瑶胡乱地扭着身子,脚好几次踢到他的肩膀,最后在他的嘴里和手里泄了身。

    “啊啊啊...老公...好舒服嗯..”

    **过后,徐瑶像只吃饱的猫咪,躺在床上直哼哼,她舔了舔嘴唇,妖媚地看着他说:“想吃老公的**...给我...”

    林淮生脱了睡衣裤子,握住已经一柱擎天的**,放在她鲜艳的嘴唇上:“乖,吃吃它”

    徐瑶张开嘴含住它,这个尺寸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大,她的嘴张到最大才勉强把它吃进去。

    “嗯...好大呀...”她眯着眼,把他的整个**含进嘴里,两颊凹陷,狠狠一吸

    吸得林淮生差点射精,他揉着她的**,刮着她的**说:“宝贝,真会吸”

    她吐出**,又软又热的舌头舔着他**上的马眼,那儿出了水,她轻轻地啜,双手扶着**,上下套弄。

    “老公,射在我嘴里,我想吃你的精液...”

    她媚得像妖精,匍匐在床上,屈服在他的胯下,甘愿吃着他的生殖器。

    林淮生按住她的头,狠狠冲撞,每一次抵达深喉,最后一下,又快又猛地射在她嘴里。

    徐瑶觉得心满意足,就喜欢这样被他粗暴对待,把他的精液尽数吞下,还伸出小舌头,舔着他的**,帮他清理残留的精液。

    “好好吃嗯...”她娇吟

    林淮生亲了亲她的嘴,无限满足地把她抱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