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佳 作品

1143 严世铖说,父辈的事情,跟你无关

    “大哥,我……”严婧张张口,却不知道应该如何说。

    她一直以来在严家都胆战心惊,小心翼翼,就怕自己做错事之后会被严家的人赶出去。毕竟真的要算下来,她还真不算是严家的人。

    可严世铖刚才的那一番话让严婧错愕的同时更是不可置信,她不敢相信严世铖居然会说这样的话。在严婧的心目中,严世铖一直都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她甚至都不敢接近严世铖。因为严世铖才是那个掐着她命脉的人,一旦惹怒了严世铖,她可能就下场很惨。

    在她的心里,从来都是这样给严世铖定义的。

    所以,严世铖会说这样的一番话,严婧就连想都不敢想。

    见严婧这模样,严世铖知道她需要时间缓和一下。“我已经让人去调查了,但是能帮助你的只有你自己,明白吗?”他们能把那个幕后黑手给揪出来,但是严婧心里的问题还是要严婧自己平复。

    如果严婧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卡,那么别人做什么说什么都没用。

    严婧点点头,“大哥,我是不是很没用!”

    “不是!”严世铖摇头,看了严婧一眼,“我从来没觉得你没用!”

    “可是……”

    “从前的事情,父辈的事情,跟你无关,明白?”严世铖原本是想让严婧自己好起来,但是感觉她走进死胡同了,担心她一条路走到黑。

    “你父母做那件事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跟你有什么关系?我的确针对你父母,甚至当初还做过伤害你的事情,但是……我如果真的要对你做什么,或者抛弃你,你今天也不会还在严家,还姓严,明白我的态度吗?”

    他想告诉严婧,他们没有嫌弃严婧,也没有将仇恨转嫁到她的身上。“你父母做错事,现在已经在接受惩罚,而且不是有句话叫做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是你做的,我们自然也不会找你。”

    “谢谢你大哥!”严世铖从来没有跟她属狗哦这些,而她从来也不敢想这些事情。她其实挺害怕的,她不敢接近他们,她怕自己靠近他们,他们看到自己就会想起她父母来。

    她不憎恨自己的父母,因为他们给了她生命,而且无比疼爱她。只是她没办法理解她父母因为财产而谋害亲人,他们受到法律的制裁,严婧不怨恨任何人,真的。她就是觉得愧疚,所以那段时间严世铖找了心理医生给她,她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很好,但是只有严婧自己知道,她必须经常去看心理医生,她必须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

    她有时候不是不愿意面对严家的人,而是每次面对他们,她都需要勇气。她需要在他们面前克制,有时候放肆了她甚至都会惶恐。

    别看平时她好像没什么,一旦到了晚上,她就特别害怕。

    李牧说过,这是心结,还需要她自己克服。其实前段时间她都挺好了,在严家人的面前她会笑会闹,还会耍小性子了,她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可这次的事情一出来,严婧就惶恐了。天知道她看到自己的身世被人挖掘出来的那一刻,她想到的不是别的,而是她会不会被严家憎恨,厌恶,然后抛弃。

    严世铖来了,他跟她想象中的不一样,他居然说他不介意,他把她当做一家人。

    严婧笑了,眼睛有些红肿,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严世铖过去给严婧擦干眼泪,“我不太会做兄长,所以我也不会安慰你什么,你只需要记住,你是严家人,没人会抛弃你!”

    “好!”严婧抽了抽,有些不太好意思,“大哥,你过来,嫂子怎么办?”

    “在家呢,看孩子!”严世铖看严婧好了许多,松了口气,看了李牧一眼,李牧点点头,“严小姐,还记得我吗?”

    严婧这才看到李牧,“李医生!”李牧就是她之前的心理医生,她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过去一次,严婧自然认得他。

    见李牧过来,她看了严世铖一眼,她知道严世铖这是担心她心理出现问题,“李医生,你问吧!”

    李牧点点头,“我想了解一下你的情况,你别紧张,待会儿我会放一些音乐来舒缓你的心情,你把你心里的想法全都告诉我,知道吗?”

    “好!”

    严婧倒是很配合李牧,不过在严世铖离开的时候,严婧又看了严世铖一眼,“大哥……”

    “我不走,我去楼下看看什么情况,项邵琛现在在调查可疑人物,我也去看看!”

    严婧得到答案,点点头,等严世铖走了,严婧才放松的看李牧。

    “李医生,你开始吧!”

    “好!严小姐,过来坐。”

    李牧拿出手机,找了一首比较舒缓的音乐,然后让严婧放松心情,便开始轻柔的跟严婧对话。

    严世铖下楼,见到项邵琛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他整个人的情绪不太对,人很阴沉。

    看到严世铖下楼,项邵琛抬头,收起了东西看严世铖,“严婧怎么样?”

    “李医生正在给她看!”严世铖说着,找了一处位置坐下,这才淡淡的看了项邵琛一眼,“你确定不告诉我,程曼丽到底是谁?你知道的,我要是想调查,也很简单!”

    他并不想那么麻烦,而且项邵琛现在跟严婧在一起了,他自然要看到项邵琛的态度和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