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9粮草,给孩子最好的一切

    唉……看完信,凤轻尘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件事可大可小,要是一个处理不当,恐怕又是一笔说不清的烂帐。

    未婚有子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凤轻尘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旁人,只给佟珏和佟瑶去信,让她们安排人私下寻找凤离清歌。

    找到后,也别逼她把孩子打掉,凤离清歌想生,就安排人照顾她,让她安全生子,最好能让说服凤离清歌带着孩子隐居,过个十几二十年,等孩子大了再回来。

    另外,凤轻尘再三叮嘱佟珏和佟瑶,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别让这件事泄露出去,尤其是不能让蓝景阳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信出送出去后,凤轻尘并没有出去,而是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想事。想凤离清歌的事,更多的思考自己。

    她以前的想法似乎天真了。她就算坐上王座,受万民朝拜,可有些事也不是她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比如,她的孩子以后会是什么出身?

    她不在意背负未婚生子的骂名,可她的孩子呢?

    一辈子都背上私生子的名声吗?哪位是坐上皇位,日后也要被史官记一笔,私生子登位吗?

    这件事算是给凤轻尘敲了一记警钟,如果她现在不铺好路,即使她拥有滔天的权势力,她的孩子一样会背负私生子的骂名。

    连皇帝都在乎出身,圣母玛丽亚都要为耶稣寻一个神之子的理由,她又怎能不为自己的孩子着想。

    就算他日她权势滔天,可能堵天下悠悠众人之口吗?

    之前是她太天真了,天真的以为只要有足够的地位,即使是私生子旁人也不敢小瞧。也许世人是不敢当面说什么,可背后呢?

    还有那些真正有风骨、傲骨的人,他们会为权势折腰吗?答应是不会的…

    别说在古代这个极注重出身、门楣的世界,就是现代也一样。君不见,某位大哥功成名就后,也要回来找自己的先祖,说自己是房玄龄的后代,好为自己的出身镀一层金。

    想要自己的孩子的以后不被人诟骂,她就得做好万全的准备,至少要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只是……

    凤轻尘低头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露出一抹苦涩的笑。

    凤离清歌不想要孩子,却偏偏有了孩子。而她这个时候想要一个孩子,想要一个继承人,却大半年都没有一点音讯。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调理身体,和九皇叔感情也好,两人没有做任何保护措施,可偏偏就是没有孩子。

    不过,现在想来,这个时候没有怀上孩子也是好事。她现在要有孩子,这孩子也只是凤府大小姐的私生子,这样的出身定会被清流名士所不耻,被世人瞧不起。

    “还是等等吧。”凤轻尘摸着自己的肚子喃喃自语。

    等,等凤族离走到台前;等世人知晓她是凤离嫡女;等她想到办法,让孩子名正言顺的出生。那时候,她的孩子身份光明正大,才是真正的生而高贵。

    她的父母给了她最好的,她也要给自己孩子最好的一切!

    凤离清歌未婚有孕的事,可以瞒过别人却瞒不过九皇叔,九皇叔只比凤轻尘晚一天收到消息。

    凤离族在山东的动作,九皇叔就算不是一清二楚,也知七八分,更不用提凤离清歌直接跑掉的事。

    九皇叔让凤离族迁到山东,怎么可能没有半点私心。凤离族上下一心,九皇叔要往凤离族安排探子几乎不可能,但到了山东就不同。

    山东怎么说也是东陵的领土,九皇叔要在山东安插一批探子,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

    此举,并不是不信任凤轻尘,而是作为一个权力者,九皇叔习惯掌控一切,更不用提凤离族手上还有一批私兵,他要不让盯着那才叫奇怪。

    不过,他虽然让人探查凤离族的动向,但不会干涉凤轻尘的动作,更不会插手凤离族的事务,只会在事情超出凤轻尘的掌控前,提点凤轻尘一二。

    九皇叔没有把凤离清歌的孩子放在心上,即使那个孩子是蓝景阳的种,九皇叔也没有放在眼里。甚至九皇叔觉得,凤离清歌有身孕也是好事,如果,如果……

    他真得没有办法和轻尘拥有自己的孩子,那么他和轻尘可以过继这个孩子,过继这个拥有蓝氏与凤离族血脉的孩子。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除非万不得已,九皇叔不会过继别人的孩子。他再怎么冷血无情,还是希望能和轻尘一起,拥有自己的孩子,拥有可继承他和凤轻尘一切的孩子。

    凤离清歌怀孕的事也提醒了九皇叔,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轻尘有了他的孩子呢?他要让自己的儿子,以私生子的名义生下来吗?

    不,绝不可以,他要给自己孩子最好的一切,让他们的孩子名正言顺出生,不背负私生子的骂名。

    “是时候动手了。”九皇叔想到在凤府的秦宝儿,想到为蓝景阳威胁的他的连城,面瘫脸露出一抹残酷的笑,毫不迟疑地转身给营帐,给步惊云写信,交待他接下来的任务。

    希望这个消息,能够让秦宝儿死心,能够让连城看明白,他东陵九不受任何人摆布!

    凤离清歌怀孕的事,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