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

    这个时候元宝走了过来。(w?)

    安慰平安的说道:“妈妈会回来的,你要相信她。”

    苏小满心里酸酸的,

    她这个儿子,永远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成熟。

    似乎能看到她心底的无奈和矛盾。

    但是说实话,苏小满有时候偏偏却是看不懂元宝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他会不会有着像是一个正常孩子那样的感受。

    会不会受到伤害。

    可是即便这样,他也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来。

    苏小满原本是要离开的。

    可是平安就是不让她走。

    加上她自己也是舍不得。

    这一分别,也不知道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所以,整个下午,苏小满都呆在学校里面。

    但是苏小满没想到。

    今天是周一。

    一般周一是提前放学的。

    所以傅微微来接两个孩子的时候,正好跟温暖撞了正着。

    来人不仅仅是傅微微,还有傅景琰。

    他们两个人走过来的时候依旧是手牵着手。

    看样子感情不错。

    关于他们两个的传闻,媒体已经完全消停了。

    虽然之前沸腾过一阵子,但是自从唐永兰出面澄清之后。

    所有的焦点就变成了傅景琰的身世。

    在外人眼中。

    既然这两个人没有血缘关系。

    那么也不存在什么禁忌恋了。

    何况,傅镜淸当着所有的媒体的面宣布,非傅微微不娶,这辈子都不会辜负她。

    反而是这一点,赢得了不少人的理解。

    傅景琰以前在外人眼中是个口碑不怎么好的花花公子。

    但是现在倒是被贴上了浪子回头,深情不悔的标签。

    傅微微和傅景琰看到苏小满的时候,也是惊讶不已。

    之前分别的时候,苏小满都没有来得及打招呼。

    所以对于他们两个,苏小满心里也是愧疚,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傅微微走了过来,说道:“小满,我们能谈一谈吗?”

    苏小满没有做声。

    傅景琰主动说道:“ 那我先送两个孩子回去,你们两个聊聊吧。”

    傅微微就在学校附近找了一个咖啡厅。

    刚刚坐了下来。

    傅微微就已经耐不住性子的问道:“小满,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现在住在霍先生的云锦别墅?”

    苏小满点了点头。

    可是不知道要怎样解释。

    傅微微为了一个傅镜淸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同样的问题、

    傅微微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

    苏小满根本没有办法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案。

    苏小满说道:“我的事情你就别管了,你跟景琰好不容易在一起,好好珍惜彼此就好了。“

    傅微微原本就是个不依不挠的性子。

    傅微微说道:“我怎么能不管,我大哥都变成那个样子了,你叫我怎么袖手旁观?”

    苏小满只觉得心脏一紧,几乎是条件反射的问道:“你大哥怎么了?”

    傅微微却是定定的看了苏小满一会儿。

    然后开口说道:“其实你还是很关心我大哥的,我能够看得出来,所以,小满,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搞做出这样的事情,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再一次离开,这对我大哥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

    苏小满不是不清楚。

    她也不想离开。

    可是如果她不离开。

    如果那个秘密公布于世。

    不仅仅是傅镜淸。

    对整个傅家所有人的打击都是毁灭性的。

    何况现在老爷子身体也不好。

    苏小满不认为老爷子能够承受的住这样的打击。

    苏小满说道:“说真的,微微,这件事情你就别问了,就算你问了,我也没有办法给你想要的答案,我现在已经和霍与江生活在一起了,我也不会回去了,这一点就是事实。”

    傅微微定定的看着苏小满。

    好像要从苏小满的表情之中生生的挖出什么东西来。

    过了好一会儿,傅微微才开口说道:“小满,你是不是真的变心了,你是不是对那个姓霍的有了真感情。”

    傅微微是傅镜淸身边的人。

    如果傅微微察觉到什么,那么傅镜淸肯定也会。

    上次,苏小满用尽所有的力气,才好不容易叫傅镜淸死了心。

    如果现在让傅微微察觉到了,那就前功尽弃了。

    苏小满不认为自己还有勇气可以再一次那样面对傅镜淸。

    苏小满沉着声音喝了一口桌上的咖啡。

    苏小满说道:“你就当时这样吧。”

    咖啡很苦,没有加糖。

    但是那种苦涩的滋味沿着咽喉一路往下,感觉渗入到了她的四肢百骸一般。

    傅微微皱着眉头说道:“我还是不相信,你跟我大哥都已经经历过那样的生生死死,如果还不能好好的在一起,那真是老天不长眼。”

    苏小满只觉得眼睛干涩,心里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

    她跟傅微微曾经关系恶劣。

    但是现在的傅微微在这种情况下依旧选择相信她。

    所以说,命运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可以将亲人变成仇人。

    也可以将仇人变成亲人。

    苏小满觉得自己再待下去,恐怕真的要撑不住了。

    这么长时间,所有的东西都是她在默默地承受。

    她找不到一个发泄的出口。

    苏小满说道:“我得回去了,微微,好好珍惜身边的人。”

    过了半晌,苏小满又夹了一句:“好好照顾你大哥。”

    苏小满要起身的时候,傅微微却是突然说道:“我大哥已经很多天没有回过家了,我去公司里面看过他好几次,感觉他已经好多天没有休息过了,整个人像是疯魔了一样,小满,我不是开玩笑,如果大哥在这样下去,说不定哪一天就猝死了,他是人,不是神,我觉得他生病了,病的很严重,但是你就是他的药,要不要去看看我大哥,你自己决定吧。”

    说完,傅微微在苏小满之前起身,离开了咖啡厅。

    傅微微走了以后,苏小满反倒是没有起来。

    她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许久。

    傅微微的话在苏小满的脑海里面盘踞,扎根。

    苏小满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苏小满最怕傅镜淸折磨自己。

    苏小满能够想象的到傅镜淸的样子。

    苏小满刚刚到云锦别墅的时候,何尝不是这个样子。

    成宿成宿的不睡觉。

    倒也不是刻意。

    可就是严重的失眠。

    明明困倦疲惫的快要晕过去了。

    但是终究却还是睡不着。

    那种感觉真的是太难受了。

    苏小满本来就知道傅镜淸有严重的失眠症。

    只有自己在他身边的时候才会好一点。

    现在,苏小满根本不敢去想象傅镜淸现在的情况。

    霍与江打了电话过来,问她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