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

    吃完晚饭,原本温暖该走了

    但是不巧的是,正在这个时候,外面下起了大雨。 w?

    瞬间电闪雷鸣,狂风大作。

    温暖是打车过来的。

    但是这个小区是安置小区,周围比较荒僻,原本就很难叫到出租车。

    童母见状,也很不放心温暖。

    童母说道:“今天晚上台风登陆我们这边,你要是家里没什么事情,今天就住在这里吧,你一个女孩子家,现在回去让人也不放心。”

    这种天气确实可怕。

    尤其,之前碰到流氓的事情,在温暖心里已经形成了阴影。

    温暖已经不敢夜晚一个人在外面独自行走。

    温暖就说道:“那今天晚上,真是打扰了。”

    童母却很高兴,对他们来说,家里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气氛了。

    温暖睡在童雪以前的房间。

    这间房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看上去童母每天还是会用心的打扫。

    被子枕头干干净净,刚被晒过,上面似乎还有阳光暖洋洋的味道。

    温暖简单的洗了澡就躺在床上。

    但是无论如何确实睡不着。

    外面的风呼呼的刮着,声音十分可怕。

    温暖觉得反正睡不着,就打算那本书过来看看。

    童雪房间的床边就有一个小书架,随手就能够拿到。

    温暖随手拿了一本,却发现自己随手抽出来的根本不是一本书。

    而是一本带着密码的日记本。

    这本日记表皮已经磨损严重,看来是经常被拿出来的。

    温暖自然不想侵犯人的**,就将日记本放回原处。

    但是此时此刻,温暖倒是来了兴致一样。

    仔细端详着书架上的书籍。

    架子上所有的书籍竟然都是一些金融杂志。

    还有一些八卦杂志。

    温暖觉得很奇怪。

    童雪对金融,什么时候这么感兴趣。

    平日里真的是一点都没有看得出来。

    温暖随手抽了一本杂志出来。

    另温暖惊讶的是,这本叫做“精英”杂志的封面人物竟然是傅镜清。

    温暖愣了愣,随即嘴角抽了抽。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看到傅镜清的那张脸,真是太巧了。

    但是很快,温暖就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巧合。

    因为温暖随手拿了几本杂志,里面都有关于傅镜清的信息。

    温暖瞬间察觉出哪里不对劲。

    这不可能是巧合。

    温暖从书架上抽出那几本八卦杂志。

    果然,八卦杂志里面,有关于傅镜清的感情绯闻。

    温暖的一颗心像是沉入了某种深渊。

    心里隐隐的产生了一种可怕的想法。

    这种想法一旦出现之后,就像是一个黑洞一样,在心底无限的扩大。

    但是温暖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或许这些都只是巧合。

    温暖的手再一次,控制不住的将那本日记本,重新从书架上拿了下来。

    温暖承认自己的心跳快的快要从自己的胸腔里面蹦出来一般。

    这里面像是有一个巨大的秘密,仿佛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就能将这个世界毁灭干净一样。

    温暖握着日记本的时候有些颤抖。

    但是终究还是忍不住的想要打开。,她,只是想证明一点,证明现在自己的想法是荒谬的,是错的,是不可能的。

    日记本有着一个密码锁。

    温暖尝试了一下。

    日记的密码并不是童雪的生日。

    温暖又尝试了几种通用密码,但是也不是。

    脑子里面赫然产生了一种想法。

    温暖觉得这绝不可能,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试一试。

    温暖将日记本的密码对着一串数字,她屏住呼吸,只听见吧嗒一声日记本的密码锁,就这样谈开了。

    也从这一刻开始,温暖了一颗心,彻底跌入了谷底。

    温暖输入的密码是傅镜清的生日号码。

    童雪用傅镜清的生日数字作为自己日记本的密码,这说明了什么呢?

    温暖几乎不敢去深想。

    温暖还是颤抖着手将日记本打开,缓缓的一页页的看下去。

    看完最后一页的时候,温暖缓缓的将日记本合上。

    温暖觉得自己仿佛已经停止了心跳一般。

    这本日记似乎是从六年前就开始写的。

    里面每一页都会提到傅镜清的名字十几次。

    包括傅镜清的成就,傅镜清的绯闻以及童雪自己对傅镜清的苦苦爱恋。

    日记的一开始就提到了六年前她和傅镜清的第一次相遇。

    那个时候童雪还是一个实习记者,跟着上面偷拍明星盛宴的**,被保镖打。

    是那个时候身为盛宴绯闻男友的傅镜清解的围。

    童雪在日记里说道:“那个时候,我觉得这个男人是天神,身上有光,我知道,这一刻,我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他。”

    就像是被一道雷劈过一般。

    温暖的大脑有一段时间,根本不能反应过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童雪日记的最后记录的就是生前那一段日子。

    里面也提到不少自己的名字。

    但是所表达的通通是对自己的嫉妒和恨毒。

    甚至温暖知道了几个真相。

    一个是她当初食物中毒不是吃食堂的缘故,是童雪送给自己的曲奇饼干加了一些东西。

    还有一点便是那双价值连城的高跟鞋,是当时童雪在上面动了手脚,才会在晚宴上毫无预兆的断裂。

    温暖只是觉得不敢置信。

    一直到最后,温暖都没有发现一点端倪。

    她未曾看出童雪对傅镜清有意,也未曾看出童雪原来这么痛恨自己。

    这一刻,温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白痴一样。

    其实,细细想来,其实不难发现的。

    童雪总是对自己和傅镜清的事情过分关心。

    晚宴过后,童雪对自己的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已经冷漠了很多。

    但是那个时候,温暖还是执意邀请童雪去雪园。

    而那天,童雪明明请了假,但是却打扮精致的回到公司,去雪园的时候要跟自己和傅镜清坐一辆车子。

    即便是那天晚上,她刻意的将温暖从厨房支出去,那个时候,厨房就剩下傅镜清和她。

    想必那个时候,她也是在尽力制造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间。

    温暖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啊。

    大家知道童雪在公司里面有喜欢的人。

    也猜到了或许是某个高层。

    还经常拿这件事情来开玩笑。

    但是谁都没有想带,这个人会是傅镜清。

    如果她早就知道,或许不该是这样的结果。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