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

    霍与江说道:“在办公桌的抽屉里面。nv生小说网”

    温暖连忙去那边拿药。

    打开霍与江办公桌的抽屉,温暖将药拿了出来。

    却是在里面发现了一个相框。

    相框里面是自己和元宝还有霍与江三个人拍的照片。

    温暖记得以前霍与江一直是将这个相框放在办公桌上的。

    心里莫名有一种心酸之感。

    温暖当作没看到那张照片将抽屉合起来。

    温暖给霍与江换药,霍与江的伤口很大,手臂上结了长长的一条疤。

    温暖忧心的说道:“要是以后留下伤疤就不好了。”

    霍与江笑了笑:“我也不想你们女人那么爱美,就算留一条疤痕又算得了什么,真留下才好呢,起码我身上”

    说到这里,霍与江又是瞬间噤声。

    温暖问道:“起码什么?”

    起码我身上留下一条属于你的印记。

    霍与江终究并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

    换好药之后,温暖逗留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温暖去了雪园。

    两个孩子正好刚刚从外面回来。

    看到温暖都十分开心。

    平安过来抱住温暖:“妈咪,我们什么时候回家住啊!”

    小平安早已经将白鹭郡的小房子当成自己的家。

    而这个她从小长大的雪园倒是并不太爱呆在这里。

    温暖说道:“你们两个必须在这里呆一段时间,等爸爸回来了,我们就搬回去。”

    事实上是因为温暖现在上班没有办法带两个孩子。

    温暖不会开车,早上同时送两个孩子就是一个*烦。

    平安说道:“爹地什么时候回来啊?”

    温暖说道:“你爹地出差这次时间会久一点,他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我们要理解他”。

    这句话明明是说给两个孩子听的。

    但是温暖却是觉得好像在说服自己一般。

    和傅镜清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其实并没有多久没有

    但是不知道,温暖总觉得好像过了半生,早已经习惯了傅镜清的存在一样。

    以致于现在傅镜清一消失,温暖只觉得心理空空落落的。

    她不知道美国那边的情况究竟怎样了。

    但是也不愿意给傅镜清打电话。

    傅镜清临走前说的那些话,对于温暖来说,其实是一头雾水一般。

    她心里本来就有些委屈,被傅镜清那样一说,就更加委屈了。

    忍了两天,傅镜清竟然也没有打电话过来。

    莫名的,温暖心里倒是有一种类似失望的情绪。

    傅镜清现在在做什么?

    真的忙到连打一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了吗?

    又或许,他还在生气。

    等着自己跟他解释?

    但是她又要解释什么?

    温暖想着,心里也开始窝着一团火气。

    过了两天,霍与江又打了电话过劳,说上次那些混混的身份调查出来了。

    竟是萧爷的人。

    问温暖曾经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过萧爷。

    温暖却是一脸莫名的问道:“萧爷,是谁?”

    霍与江说道:“是都城黑道人物,手中的势力极大,黑白两道都不敢惹,但是这个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温暖只觉得这两个字一些熟悉,倒好像是真的在哪里听过一般。

    但是温暖是真的想不起来了。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她自己肯定并不曾同那人有过什么纠葛。

    温暖说道:“我真的不认识他。”

    霍与江说道:“那可能真是那几个混混见色起意,虽然他们是萧爷的爷,但是萧爷估计也不会管这种级别的混子。”

    温暖知道霍与江还在尽心尽力的调查这件事,心里一阵感动,说道:“霍大哥,谢谢你,我的事情让你操心了!”

    霍与江说道:“温暖,不要说这么见外的话,虽然我们做不了恋人,但是你永远是我的妹妹。”

    挂掉电话之后,温暖坐在办公室里发呆。

    齐齐过来说道:“温暖,你怎么心情不好的样子,要不我们待会儿下班去喝酒?”

    温暖并没有将上次碰到流氓的事情告诉陆无双和齐齐。

    怕他们担心也怕她们内疚。

    温暖说道:“我就不去了,你们最好也少去那种地方,就算去玩也不要喝酒,出来回去要打的。”

    齐齐说道:“温暖,你在副总跟前也是这么啰嗦吗?”

    齐齐原本只想逗一逗温暖。

    却是没想到温暖的眸色瞬间暗淡了下去。

    齐齐有些担心的问道:“是我说错什么了吗,温暖,你是不是不开心了,对不起,你知道我就喜欢胡说八道,我这张嘴真是……”

    温暖抬起头笑着说道:“不关你的事情,你不要瞎想。”

    其实这两天大家都发现了温暖的情绪似乎不对镜。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好像就是从副总出国出差之后。

    陆无双也走过来安慰温暖:“温暖,你是不是太想念副总了,其实你可以一同跟过去的。”

    温暖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也已经五点。

    温暖起身,说道:“晚上我去看看童雪父母,你们就好好玩吧。”

    温暖是个念旧的人。

    童雪那件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但是对于童雪的自杀,温暖依旧不能释怀。

    至今为止,温暖仍旧想不明白,之前一天晚上明明好好的,为什么她一夜之间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最可怜的就是童雪的父母。

    他们只有童雪一个女儿。

    从小辛苦的培养,最终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段时间,温暖总会定期过去,每次去都会给两位老人带一些生活用品。

    其实因为童雪的死亡,傅氏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