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

    温暖也觉得挺有道理,鸟笼赌场是有名的销金窟。 w?这里金山银山,没有什么事请不起的,何况来这里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当然需要最好的服务。

    但是温暖转念一想,只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又吃了一口牛奶冻,忽然转过头来对傅镜淸说道:“你对这里怎么会如此了解?难道你以前经常过来?”

    傅镜淸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笑了笑,然后起身,说道:“好了,我们该出去了。”

    傅镜淸已经起身走了出去,温暖擦了擦手,顺势也跟了出去。

    赵世勇见到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就像是溺在海里的人,终于抓到了一根浮木一样。

    赵世勇过去就抓住温暖的手。:“妹妹,你总算来了,你救救我,你一定要救救我”。

    傅镜淸不动声色的往温暖跟前一站,将温暖的手从赵世永的手里面拉了出来。

    赵世勇和傅镜淸,并不是第一次见面。

    但是距离上次也已经时隔多年,对于傅镜淸,他只觉得深不可测。

    赵世勇用讨好一般的声音说道:“傅先生,又见到你了,还没有感谢你给我爸妈在都城找了一个安身之处。你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

    傅镜淸的神情很冷淡,有一点不为所动的样子,这样,赵世勇心里很没有底,他不知道他会不会出手帮助。

    5000万并不是一个小数字,他也不确定他这个妹妹的价值,在傅镜淸的心里是否值得5000万。

    傅镜清说道:“这么晚让我们过来,究竟是什么事情?”

    赵世勇连忙说道:“好妹夫,我欠他们一笔钱,你能不能帮帮我?”

    傅镜清挑了挑眉毛,故意问到:“多少?”

    赵世勇说道:“五千万,傅先生,您一定要想想办法。”

    傅镜清语气清淡的说道:“五千万不行,太多了,我也没有办法。”

    看傅镜清拒绝的这么冷漠干脆,赵世勇心里沉了下去。

    他当然也知道五千万绝非一个小数字。

    但是对这些有钱人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

    赵世勇只以为傅镜清是不愿意帮他。

    而那边小胡子的脸上早已经漏出不耐烦的表情,毕竟在这里等了这么长时间,他像是连一分钟也不愿意等了,只想赶紧料理了他。

    赵世勇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了,索性跪了下来:“妹夫,你不能见死不救,怎么说我也是小满的哥哥。”

    说着又转向小满:“小满,你快劝劝傅先生,他们真的会杀了我的。”

    做戏要做全套。

    温暖假意劝了几句。

    傅镜淸这才勉强松口:“要我帮你解决这5000万,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是我是商人,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你若是答应我三个条件,我就帮你。”

    此时此刻的赵世勇,只觉得自己一脚已经踩到棺材里面了。

    现在傅镜淸说什么,哪里敢不答应。

    赵世勇说道:“只靠你肯救我,我什么都答应你,我通通都答应。”

    傅镜淸的面容冷漠,说道:“第一,从今往后,不准碰赌博。”

    “好好好,再也不碰了,再也不碰了。”

    赵世勇现在是心有余悸,已经快要丢到鳄鱼池喂鱼了,现在的他肯定说不碰了。

    傅镜淸淡淡然的开口:“第二,我会给你找一份正经的工作,从现在开始,你好好上班工作。”

    赵世勇也是连连答应:“我答应我答应,第三呢?”

    傅镜淸看了赵世勇一眼,说道:“第三,我想你应该知道苏苑现在九死一生,需要你的骨髓配型,无偿配合捐献骨髓,只要你答应我这三个条件,我今天就救你。”

    听到第三个条件的时候,赵世勇犹豫了一下。

    他其实知道眼前的人和苏苑的关系。

    反正他们之间也是差点结婚的那种。

    虽然傅镜淸现在跟苏小满在一起。

    但是这三个人之间的感情纠葛他也是略知一点。

    不过苏苑那张牌是他下辈子的摇钱树。

    难道真的就要这样轻易的放弃。

    傅镜淸的脸上露出一丝冰冷的不耐:“这种事情你还要考虑吗?要不我给你考虑几天?”

    傅镜淸说完就要离开似得。

    赵世勇连忙抓住他:“不用考虑,我答应,我答应。”

    赵世勇想了想还是保命要紧。

    如果傅镜淸前脚走了,小胡子肯定会毫不留情的将他去喂鳄鱼。

    命都没有了,谈什么摇钱树。

    赵世勇说:“你说的我全部都答应,别说是三个条件,就是一百个条件,我也答应。”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签约。

    傅镜淸找来了律师。

    律师对赵世勇说道:“签了这份保证书是有法律效应的,如果你违背其中任何一条,傅先生有权利收回那五千万,那个时候,您只有两条路,要么去监狱坐穿牢底,要么交给赌场处理。”

    赵世勇没想到傅镜淸还找了律师。

    还真是无奸不商。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前有狼后有虎,他也没有选择,只能签了字按了手印。

    接着傅镜淸和小胡子那边办理手续。

    过了一会儿,几个人从里面出来。

    小胡子对傅镜淸倒是客客气气。

    转头来,对赵世勇说道:“今天若不是傅先生帮你还债,萧爷那边肯定绕不了你,我已经答应傅先生,鸟笼赌场不会让你进来,听傅先生的话,重新做人去吧。“

    赵世勇一声不吭。

    说起来,不是不憋屈的。

    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是毕竟一辈子的靠山没有了。

    苏苑那里,他想的是,就算得不到苏家一般的家产,但是也一定要趁此机会好好的敲上一笔。

    现在看来,全部都泡汤了。

    但是赵世勇也没办法,今天这种情况,他不低头,兴许就没命了。

    从赌场出来,傅镜淸对赵世勇说道:“明天我的秘书会联系你,不要玩失踪,你知道得罪了我比得罪了这里更加严重,从明天开始,你好好工作,如果你表现好,我保证你下辈子也可以过得很好。”

    傅镜淸这种人,浑身透着一种冰冷的气场。

    不管什么人,在他的跟前,都像是矮了一截一样。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