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

    傅镜淸说道:“困了就睡啊。”

    温暖却是笑了笑:“我想等你。”

    傅镜淸心里一暖,坐在床边吻了吻温暖的头发。

    温暖问道:“童雪没事吧。”

    傅镜淸说道:“没事,你别担心。”

    温暖点了点头:“我明天去看她。”

    说完轻轻推了傅镜淸一下:“你去洗澡吧,已经很晚了。”

    傅镜淸去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温暖已经睡着了。

    傅镜淸躺在床上的时候小心翼翼。

    生怕将温暖吵醒。

    傅镜淸刚刚躺下来,温暖就转过身来。

    直接钻入他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觉。

    傅镜淸的嘴角勾了勾。

    他用手轻轻的拨开温暖脸颊上的头发。

    温暖的脸蛋水嫩,就像是刚刚成熟的水蜜桃。

    虽然他们的孩子已经五岁。

    但是她却仿佛依旧是当年少女的模样。

    傅镜淸看着这张脸,却是怎么也看不够一般。

    这么多年了。

    重新将她拥入怀中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这个世界最好的词语大概就是失而复得。

    傅镜淸曾经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幸福了。

    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黑白色。

    心里那一块空的日日夜夜的发疼。

    但是现在。

    这一刻。

    这样看着怀中的这个人。

    竟是觉得,之前所受的那些,在记忆里面已经云淡风轻了。

    所有的痛苦似乎一瞬间都淡化掉了。

    他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温暖的脸蛋。

    指尖的温度再一次告诉他,这不是梦。

    是真真切切的。

    傅镜淸在温暖的脸颊上吻了又吻,才安心睡去。

    翌日。

    温暖醒过来心情很好。

    她特意起了大早。

    熬了鸡汤。

    然后又用鸡汤煮了粥,装在保温瓶里面。

    傅镜淸问她:“你这是做什么?‘

    温暖说道:“今天不正好是休息日么,我待会儿去医院看看童雪,顺便给她带点粥。”

    傅镜淸也没有说什么:“那我待会儿送你过去。”

    温暖说道:“你不是要去公司吗?”

    “顺路。”

    医院同公司虽然不是完全顺路。

    但是也是相聚不算太远。

    温暖也就同意了。

    傅镜淸将温暖送到医院门口就离开了。

    温暖进去。

    原本高高兴兴的。

    但是没想到进去就听到了噩耗。

    整个护士台都在说这件事情。

    昨天有个人半夜从医院住院部的天台上跳下去,不治身亡。

    而这个人,就是童雪。

    温暖并没有看到童雪的尸体。

    但是却看到她的父母在医院的走廊里面嚎啕大哭。

    那一瞬间,温暖真的是傻掉的。

    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童雪自杀?

    为什么?

    温暖一直在医院里面陪着童雪的父母。

    直到傅镜淸赶过来。

    傅镜淸也是看了新闻才知道。

    他的面容沉重。

    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

    温暖坐在走廊上,看到傅镜淸过来。

    有些傻傻的看着他:“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傅镜淸也没有料想到这样的结果。

    傅镜淸走到温暖旁边。

    温暖的眼睛已经哭肿了。

    傅镜淸将温暖拥入怀中:“你回去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后来,温暖还是没走掉。

    因为警局的人来了。

    警局过来调查,知道童雪最后一晚是在雪园度过。

    所以要求傅镜淸和温暖配合调查。

    傅镜淸跟温暖去警局做笔录。

    在那边还看到无双和齐齐,以及他们的男朋友和老公。

    也就是昨天晚上一起在雪园的人。

    齐齐和无双也哭过。

    大家都想不通。

    童雪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跳楼了。

    所有人都很费解。

    即便是笔录也完全问不出什么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

    医院那边有人过来。

    说是护士长在收拾病人房间的时候,看到了掉在床底的一份遗书。

    上面写道,她已经厌倦这个世界,活着也没有希望,所以选择自杀。

    字迹已经通过童雪的父母确认过了。

    是同学亲手写的。

    也就是说童雪是自杀。

    警局就此立案。

    温暖一会人很快从警局里面出来了。

    但是大家还是不理解。

    童雪为什么会自杀。

    明明昨天晚上大家都很开心,一切都好好的。

    而且昨天晚上,大家甚至能够感觉出来。

    童雪特别的开心。

    她高高兴兴的做了那么多甜品。

    尽管后来在云梯上摔了下来,扭伤了脚。

    但是并无大碍。

    昨天陆无双他们从医院离开的时候。

    童雪还笑着说,叫他们不要担心,很快就能够去公司上班。

    可是这仅仅过了一夜。

    为什么只剩下一具冰冷的尸体。

    温暖原本想去看童雪最后一眼。

    傅镜淸没肯。

    温暖跟童雪认识时间不长。

    在公司里面处的也没有像陆无双那样要好。

    但是童雪的突然自杀还是对她很大的打击。

    因为童雪最后一个晚上是同她在一起的。

    温暖困惑悲伤难过。

    温暖始终无法理解。

    甚至,她觉得童雪的死是不是和自己有关系?

    是不是那天晚上,他们一对一对的太幸福,刺激到她了?

    当温暖将这个想法告诉傅镜淸的时候。

    傅镜淸说道:“我不准你这么想,这件事情同你没有任何干系。”

    温暖问道:“那她为什么会自杀呢?为什么从我们家走出去之后,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傅镜淸没有说话。

    或许他知道答案。

    但是这也是他未曾料到的结果。

    童雪的后事,傅镜淸派人帮忙处理了。

    并且以公司的名义给了童雪父母一笔养老钱。

    童雪父母在伤心之余,也觉得童雪之前的公司很好。

    但是这也越发的叫二老难过。

    他们也不明白,好好的女儿怎么突然就没了。

    温暖已经一周没有去公司了。

    因为她生病了。

    一直高烧不退。

    傅镜淸索性也不去公司。

    专心致志的在家里照顾她。

    而他们也从雪园搬出来。

    现在就住在香榭湾。

    傅镜淸很忧心。

    温暖生病生的毫无预兆。

    去了医院,医生又说没事,只是普通流感,打针吃药就会好。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