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相遇

    -    温暖听到这个问题几乎已经麻木了。

    今天面试了七家,已经有四家的面试者这样问过了。

    温暖倒是没想到自己已经成为全民娱乐话题了。

    娱乐圈的八卦绯闻,怎么每个圈子都是人尽皆知?

    难道都城就流行八卦文化?

    但是此时此刻,温暖十分淡定的说道:“抱歉,你们认错人了,如果我真是那位霍太太,会来应聘这份工作吗?”

    这句话倒是非常有说服力。

    那位逃婚的霍太太现在已经变成都城所有女人心中的一个传奇。

    逃了霍先生的婚,竟然还是跟傅先生走的。

    将都城两个最金贵的男人玩弄在鼓掌之中,怎么会需要一份钟点工的工作?

    这样一说,大家基本上都没有什么疑问了。

    原本,天下长得相似的人也就多了去了。

    据说,傅先生之所以抢婚,也不过是因为霍太太长得和自己故去的太太相似的缘故。

    温暖说道:“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即便是临时工作也可以。”

    其中一个面试者看了看温暖的资料,说道:“我们这边倒是有一份棘手的临时活,辛苦倒是不辛苦,就是有些难产,但是委托的人倒是一个金主,开出的价格十分丰厚,我看你年轻又面善,倒是不妨可以试一试。”

    温暖一听,心里倒是有了一丝希望:“什么工作?”

    负责人说道:“说起来,就是保姆,委托人要出国一周,但是有一个孩子,平日里也是委托人一个人带着,现在孩子没有办法带出国,就想找个靠谱的保姆帮忙带一周,但是这孩子可能有些难缠,因为非常依赖自己的父亲,从来不让保姆接手,所以,这个工作也不算简单,首先得让孩子接受你。”

    温暖听了心里倒是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原来也是单亲家庭的孩子。

    温暖说道:“我想试一试。”

    负责人说道:“好,但是我先得将你的资料给委托人看一下,他那边过关了,可以安排你见孩子,孩子那边过关了,这份工作才算有着落,虽然有些麻烦,但是要知道,委托人开出的价格按天计算。“

    负责人伸出五根手指:“一天五位数。”

    温暖也是一惊。

    这么高的薪水,看来是大富大贵之家。

    只是,这么高的薪水,之前肯定有无数人应聘过吧。

    温暖自觉也没有什么特殊哄孩子的能力。

    所以心里也没有抱太大希望。

    负责人说有消息就会通知她,会尽量将资料发过去。

    温暖看了看时间。

    已经快要四点了。

    从家政公司出来,温暖就直奔学校。

    正好赶上了孩子们放学。

    在老师的引导下。

    孩子们整整齐齐的从学校里面出来。

    门口露台的停车场上,清一色停的都是各种豪车。

    温暖将小电驴停在一堆豪车之间,显得特别的格格不入。

    当然也引来了各种异样的目光。

    温暖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

    只是在门口安安静静的等元宝出来。

    元宝没有看到。

    倒是看到了小平安。

    小平安放学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站在门口等元宝的温暖。

    直接就走了过来,直接拉住温暖的衣角:“温暖阿姨,你怎么会在这里?”

    温暖低头一看。

    竟然是一张粉嘟嘟的小脸蛋。

    平安的模样真的非常讨人喜欢。

    就是看着那张脸,就觉得世界美好似得。

    温暖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她水蜜桃一般的小脸颊。

    温暖说道:“元宝哥哥也在这里上学,我在等元宝哥哥。”

    小平安一听高兴的不得了:“元宝哥哥也在吗?真是太好了,好久都没有见到元宝哥哥了,平安跟温暖阿姨一起等元宝哥哥。”

    温暖却是说道:“不行啊,平安,你要赶紧回家,要不然来接你的人找不到你,该着急了。”

    小平安说道:“我爸爸就在那边,我让他过来。”

    说着,小平安就颠颠的跑远了。

    温暖知道傅镜淸在,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她不明白傅镜淸这样的大忙人,怎么有时间亲自接送孩子上学放学。

    这种事情,像傅镜淸这种人,不应该都让秘书或者管家代劳吗?

    但是温暖朝着平安跑过去的方向看去。

    却是又看到了早上的那辆黑色的宾利。

    傅镜淸的停车位极好。

    周边都没有车,并且还有一个专门的私家通道。

    看上去就像是私家车位一般。

    果然傅镜淸这种人还是不一样的。

    傅镜淸似乎早就注意到这边。

    目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落在她的脸上。

    傅镜淸看着温暖的眼神,总是复杂。

    沉默,又像是带着一种痛楚一般。

    温暖知道,傅镜淸心里在难过什么。

    她明明是苏小满,是她的妻子,但是只有他守着过往的一切。

    她却忘得干干净净。

    温暖心里也是难受的。

    如果自己恢复记忆,也不至于每次见到傅镜淸的时候,都觉得愧疚,也觉得难受。

    傅镜淸已经从车子里面出来。

    牵着平安的手,缓缓的朝着温暖的方向走过来。

    温暖看着那个人的脸,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又不受控制的开始跳动。

    向来傅镜淸的年岁也不算小了。

    三十几岁的男人,却是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成熟稳重的魅力。

    傅镜淸仿佛天生就是一道风景一般。

    走到哪里都能备受关注。

    温暖看着傅镜淸,只觉得自己的目光仿佛没有办法移开一样。

    简直就像是中蛊一般。

    等到傅镜淸走到温暖跟前的时候。

    温暖的心脏已经仿佛擂鼓一般。

    还是傅镜淸先开的口:“你来接元宝?”

    温暖大概愣了三秒钟,才将这句话的几个字组合起来。

    温暖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才让自己的意识清醒过来。

    温暖转过身去。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温暖也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嗯了一下。

    正在这个时候,元宝也已经从队伍里面走了过来。

    走到温暖的旁边。

    正好也看到了这一幕。

    元宝虽然早已经知道了很多消息。

    也知道傅镜淸其实是他的亲生父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