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嫉妒

    温暖心里觉得挺无语的。nv生小说网

    竟是没想到这个男人耍无赖的样子,看上去还这么理所当然。

    温暖皱着眉头说道:“你难道没有事情做吗?”

    傅镜淸说道:“ 现在对我来说,你就是最大的事情。”

    温暖突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温暖说道:“我现在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傅镜淸说道:“按照你以往的性格,就算给你时间,你也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只会更加逃避,我记得当年,你直接就逃到美国去了,你觉得我还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吗?”

    温暖看了傅镜淸一眼。

    然后说道:“你放心,我没有那么多钱,所以去不了那么远的地方。”

    傅镜淸说道:“我们当初并没有离婚,说到底,你现在还是我妻子。”

    傅镜淸突然蹦出来这句话,倒是叫温暖心里惊了一下。

    妻子。

    他说她还是她的妻子。

    可是,他的妻子是苏小满不是吗。

    温暖说道:“可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且有可能永远不会恢复记忆。“

    傅镜淸淡淡的说道:“我不在乎,我们并不是一定要活在过去之中。”

    温暖觉得和傅镜淸聊这个话题,真的好累。

    他们永远聊不到一块儿。

    而且大家各执己见,根本聊不下去。

    温暖说道:“傅先生,一切等我想起来过去再说好不好?”

    温暖只能用缓兵之计。

    希望傅镜淸最近不要这样穷追猛打。

    傅镜淸说道:“你刚刚才说可能一辈子不会恢复记忆。”

    温暖觉得头疼了。

    自己的心思好像一下子就能够被傅镜淸看穿一样。

    聊不下去的时候,元宝突然开口说道:“我想吃红烧肉。”

    红烧肉正好放在正中间。

    元宝的短胳膊也够不到。

    温暖和傅镜淸几乎是同时用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

    不过巧合的是,他们两个看上的竟然是同一块红烧肉。

    两个筷子竟是夹在一起。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最后还是温暖主动松开了筷子。

    傅镜淸将红烧肉夹着放进元宝的碗里,说了一句:“多吃点。”

    元宝冲着他笑了笑:“镜淸叔叔,暖暖做的红烧肉很好吃,你也吃。”

    傅镜淸自己也夹了一块。

    温暖竟是看着傅镜淸吃下去。

    差点就张口问他好不好吃。

    要不是听到门口的声音的话。

    温暖没想到,霍与江会这个时间出现在家里。

    霍与江并没有按门铃。

    霍与江是有钥匙的。

    他是直接拿钥匙进来的。

    霍与江一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幕。

    他们三个人坐在四四方方的餐桌上。

    餐桌并不是很大,桌子上琳琅满目的都是食物。

    看上去新鲜可口。

    而他们的脸上似乎还有没有褪去的笑容。

    真是好一幅其乐融融的景象。

    简直充满了人间烟火气息。

    那一瞬间,真的是让人觉得,他是十分多余的。

    但是这也是他渴望多年的烟火气啊。

    温暖也是愣住了。

    她从来没想过会碰到这样一幕。

    如果以前,温暖知道这两个人是死敌。

    但是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更加复杂了。

    傅镜淸看到霍与江的脸色,瞬间也阴沉了下去。

    对于傅镜淸来说,霍与江已经不是敌人那么简单。

    霍与江嘴角淡淡的勾起一抹笑意,竟是似乎还带出一向的温润。

    霍与江说道:“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他虽然这样说,但是却还是没有打算主动离开的意思。

    温暖放下碗筷,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

    傅镜淸只是沉沉的看着他。

    元宝说道:“干爹,你吃晚饭了吗?过来一起吃吧,今天是暖暖亲手下厨的。”

    霍与江缓缓的走了过去。

    温暖说道:“我去拿碗筷。”

    温暖拿了碗筷过来。

    霍与江也很不客气的坐下来了。

    看着霍与江和傅镜淸。

    温暖只觉得气氛十分古怪。

    霍与江看着桌子上的菜肴,然后抬头,脸上带着一丝笑意:“温暖,你今天做的真丰盛。”

    温暖听到这句话,其实心里挺难受的。

    她也没有想到。

    傅镜淸留下来吃饭的时候,正好就被霍与江撞见。

    现在霍与江心里会怎么想?

    会不会以为他们两个已经其乐融融?

    但是温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霍与江的心里也不好受。

    她知道这几天温暖肯定心情不好,还没有整理好情绪。

    在医院的时候,温暖十分不待见他。

    霍与江给她时间,尽量闭着,让她自己想清楚。

    但是每天还是一天三顿照顾她的饮食。

    因为温暖的胃不太好,也吃不惯医院的食物。

    忍了好几天没有同她说话,每次过去,也只是为偷偷的过去看她一眼。

    她所有的饮食都是他抽空亲自做的。

    即便是那样,她出院都没有同他打一声招呼。

    但是他可以不在乎。

    她和他之间现在是特殊时期。

    一念冰释前嫌,一念人间地狱。

    他心里终究是害怕的。

    终究忍不住,晚上过来,只想同她好好谈一谈。

    便就叫他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原来,她的想不开只是针对他而已。

    原来她的混乱和彷徨也是因为他。

    他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温暖的目光看着傅镜淸。

    那种眼神。

    其实他也曾在温暖的眼中看到过。

    可是现在似乎已经不属于他了。

    这一刻,霍与江才真正意识到。

    自己可能要是去温暖了。

    霍与江心里很难受。

    桌上的东西也是一样都吃不下去。

    为了招待傅镜淸,温暖竟然做了这样一桌子菜肴。

    而他,好像从来都没有这种待遇。

    以前,他每个月跨越万里,千里迢迢的至少两次去江城看他们两个。

    大多数时候,温暖都会选择去饭馆里面吃饭。

    其实,他更喜欢她亲自下厨。

    哪怕只有两三个家常菜

    那样才显得不太见外。

    其实,霍与江心里知道。

    虽然这五年来,他算是温暖最亲近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