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无眠 作品

235.来历不明的女人

    霍与江却是心情大好,说道:“好,让我看看,你做了什么好吃的。nv生小说网”

    温暖做的菜是放在保温食盒里面。

    所以打开的时候,仍旧是热气腾腾。

    早上的时候,温暖忙活了半天。

    做了霍与江爱吃的虾仁荠菜饺子。

    还有红烧牛腩,番茄炒蛋,糖醋排骨。

    霍与江看到食盒里面的食物十分惊喜的样子:“看来夫人真是用心了。”

    夫人两个字,再次让温暖闹了一个大红脸。

    温暖赶忙转移话题,说道:“要不要叫元宝过来吃午饭?”

    霍与江说道:“待会儿秘书会带他去小食堂,放心,我那边的伙食也不错。”

    温暖自然也知道霍与江有单独的后厨房。

    里面的厨师都是五星级厨师的水平。

    据说还是被霍与江从酒店里面高价挖过来的。

    这个男人口味向来挑剔。

    他自己做的菜也堪比专业高级厨师水平。

    温暖虽然厨艺不错,但是在霍与江面前倒也是小巫见大巫。

    难免有些忐忑。

    看着霍与江吃了一口蒸饺,就问道:“味道怎么样?”

    霍与江抬起头来,笑道:“我吃过最好吃的。”

    温暖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霍与江的味蕾挑剔,这样说,完全是给她面子罢了。

    不过事情总算是解决了。

    他们之间好像已经恢复如常。

    吃完午餐,温暖在霍与江的办公室里面玩了一会儿。

    霍与江可真的是个大忙人。

    这刚忙完上市的事情,还有一大堆事情在忙。

    温暖不免说道:“你这样不累吗?钱是赚不完的,也总得花点时间休息一下,享受生活。”

    霍与江说道:“说起这个,还真有一些事情得抽出时间来,温暖,你明晚有时间吗?”

    温暖倒是一愣:“有什么事情吗?”

    霍与江说道:“明天我带你见一见我的母亲吧,正好她这几天在国内。”

    温暖对霍与江的家庭知之不多。

    也从来没有听霍与江提过他的母亲。

    只是上次在提到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沈聿风的时候,提到了自己的父亲。

    他父亲及其疼爱那个弟弟,那个时候,身体已经不好。

    在沈聿风去世之后,就悲伤过度,加上病痛缠身,就过世了。

    霍家的产业庞大,现在都是霍与江的母亲一个人在打理。

    据说是商场里面的女强人。

    温暖其实挺害怕这种人的。

    大约也是看到电视剧里面的桥段。

    忍不住就担心的问霍与江:“你说你妈妈会不会直接给我开张支票,然后让我离开?”

    温暖的担心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因为对于霍家来说,自己的身份背景肯定是配不上霍与江的。

    甚至她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甚至可以用来路不明这四个字形容。

    何况,自己还带着一个孩子,生父不明。

    这样想着,温暖越发的这个可能性很大。

    谁知道霍与江却是哈哈笑了起来。

    然后开口问道:“温暖,我多大了?”

    温暖一愣。

    霍与江怎么会问这种问题。

    温暖说道:“34.”

    霍与江说道:“是啊,我都已经34了,我母亲害怕我一辈子不娶妻,对我妻子的要求就是年纪不超过她就万幸,就是年纪超过她,也可以商量。“

    温暖噗嗤一声就被逗笑了。

    温暖知道霍与江这样说肯定是为了打消她的顾虑。

    但是的确,温暖的心情放松多了。

    不过温暖还是忐忑了一天。

    这一天里,温暖查阅了一些关于霍与江母亲的资料。

    这个女人真不是简单的人物,家世显赫。

    可以说,从出生开始,就是真正的千金名媛。

    而且无论是家庭还是丈夫,还是人生的阅历,都是所有女人的巅峰。

    尤其坊间传闻,这个女人得知自己丈夫出轨之后,更是铁腕手段。

    以至于当年的沈聿风虽是国际影帝,但是终究没有认祖归宗。

    这样厉害的一个人物,真的会接受自己吗?

    温暖心里还是忐忑。

    第二天白天,温暖特地去商场。

    精挑细选选了一枚胸针,想送给霍与江的母亲当礼物。

    见面的地点在霍家老宅。

    温暖还是第一次见到原来城市中心还掩映着这样的豪宅别墅。

    但是坐在车子里面的时候,温暖也没有心思欣赏周边的美景。

    车子在一栋花园别墅前面平稳的停了下来。

    立刻有人过来,帮忙开门。

    下车只有,下人去停车。

    温暖站在门口,就仿佛觉得自己站在一栋城堡跟前。

    心脏跳的有些不受控制,紧张的厉害。

    而,霍与江却是紧紧的握住温暖的手,说道:“别紧张,一切有我。”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温暖还是紧张。、

    走进去之后,里面更是富丽堂皇。

    温暖小声的说道:“你确定这是你家,不是博物馆?”

    里面真可谓金碧辉煌,到处都是古董名画。

    金色的地毯掩面而去,仿佛置身皇宫。

    但是越是这样,温暖就越发的压力很大。

    元宝也牵着元宝的手。

    今天温暖也将元宝精心打扮了一番,穿着小西服,打着小领带,看上去真像是一个衣冠楚楚的小绅士。

    进去之后保姆仆人一大堆,几乎每一个台阶上都站着一个仆人。

    温暖只觉得有些夸张。

    霍与江说道:“我们家人少,房子又大,家里人多显得热闹一点。‘

    原来是这样。

    温暖瞬间觉得,这个家的主人或许也是孤寂的。

    管家将他们直接引入餐厅。

    餐厅的布置简直就像是高级酒店的包厢一般。

    高档的设计,细节上面都体现着无比的尊贵。

    尤其是那张长长的法式餐桌。

    真的大的有些夸张。

    温暖看到了坐在主位上的那个女人。

    看上去雍容华贵。

    尽管年近六十,但是保养的极好,看上去完全没有岁月的痕迹。

    但是远远的,温暖就能够感受到一种强大的气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