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无眠 作品

056.戒指失踪

    李嘉图正在侃侃介绍。(w?)

    苏小满却是心不在焉。

    环顾四周寻找沈聿风的影子。

    而这个时候,突然有人上台。

    这个人大家也认识。

    这李嘉图的爱徒高桥美。

    高桥美一脸愧疚着急,覆在李嘉图耳边说了一句话。

    虽然声音极小。

    但是因为李嘉图带着耳麦,一不小心,反而被在场的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

    那个上来的人说的是:“师傅,戒指不见了。”

    场地似乎安静了几秒。

    然后瞬间就像是炸开了一般,彻底的沸腾了。

    这枚戒指,是李嘉图送给爱女的生日礼物,且不说是从设计到切割都是出自李嘉图之手。

    光是它五克拉的钻石,已经价值连城。

    这丢了肯定是大事。

    下面有人直接说道:“封锁现场,小偷肯定还在大厅里面。”

    “是啊,到底是谁是小偷,今天一定要揪出来,不然在场的每个人都有嫌疑,我们愿意配合李先生找出小偷。”

    “对,我们愿意配合李先生找出小偷。”

    李嘉图其实还没有说话,下面几乎就已经沸腾了。

    有些人愤怒难忍,大概是觉得这样高端的晚宴竟然出现了这么可耻的小偷。

    这小偷没有抓住,他们自身也有嫌疑,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有的人则是觉得有趣,原本不过是寻常的生日晚宴,现在倒是变得有趣起来。

    有些人则纯粹就是看热闹。

    既然无可避免,被大家都知道了。

    李嘉图只好对旁边的人说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戒指怎么会丢了?”

    高桥美说道:“戒指一直放在保险箱之中,直到刚刚,要拿出来供宾客参观,我就将戒指拿出来了,真打算按照您的吩咐放在冰块高脚杯中呈现上来,但是因为当时我肚子不舒服,将戒指放在包里,去了洗手间,怪我大意,当时将包放在洗手间外面的台子上,出来的时候,包里面的戒指已经不见了。”

    高桥美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显然也是愧疚难当。

    这个时候,有人插嘴:“那一定是那时候,有人进去洗手间,将包里面的戒指拿走,你想想当时还有谁出入过洗手间?”

    苏小满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也十分意外。

    就朝着人群那边走去,想要一探究竟。

    毕竟李嘉图亲自设计的五克拉戒指丢掉并不是一件小事。

    而就在这个时候。

    苏小满却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一个声音说道:“当时在洗手间的时候,我只看到了苏小姐。”

    虽然没有指明,这会场的苏小姐估计也不只苏小满一个人。

    但是苏小满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几乎还是条件反射的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下面正好有个声音:“你说的苏小姐,是今天沈公子的女伴苏小满小姐?”

    高桥美点了点头:“是她。”

    苏小满听到自己的名字,一颗心脏像是被人捏了一下。

    而也在这个时候。

    仿佛头顶上有个聚光灯,正好就落在她的身上一般。

    整个会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苏小满这边投了过来。

    苏小满今天跟沈聿风一起出现,本来已经惹来不少异样的目光。

    而此时此刻,大家看着她的眼神更是复杂。

    有怀疑,有探究,甚至直接有人开口说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无数的目光像是刀子一样,在苏小满身上凌迟。

    苏小满原本就性格内向,并不太喜欢同人交流。

    更不喜欢成为大众瞩目的焦点,尤其还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一时之间,苏小满只觉得光线刺眼。

    仿佛有些眩晕,一时间竟是闷声没有说话,甚至连辩解都没有。

    旁边有个打扮妖艳的女人,却是直接抢了苏小满手上的包包,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的全部斗落在地上。

    有人制止:“金凤,你这是做什么?”

    苏小满听到这个名字,大约也有点印象。

    娱乐圈十八线的小艺人,但是个性却是浮夸,及爱出风头。

    金凤说道:“想看她有没有偷钻石,只能看看她的包里有没有喽,若是没有,我这是在帮她见证清白。”

    可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一枚戒指从苏小满金色的手包里面掉落下来。

    在地上滚了两圈,在白玉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周边的众人几乎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而高桥美匆匆的从舞台上跑下来,然后说道:“师傅,戒指找到了。”

    所有人看着苏小满的目光立刻全部都变了。

    满满的全是鄙夷和不齿。

    而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甚至像是剧本排练好了一半,在三分钟之内。

    苏小满甚至完全都没有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是周围那么多窃窃私语的声音就像是魔音一般钻入她的耳朵,进入她的大脑。

    “原来真的是小偷啊,她不是沈聿风的女伴吗?长得是挺漂亮的,怎么会是这种品性?”

    “你不知道啊,这位不仅是沈聿风的女伴,而且还是沈聿风的新任经纪人,据说才二十三岁,你说二十三岁就能当上星城国宝艺人的经纪人,有的是什么手段?”

    “她众目睽睽之下都敢偷戒指,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是做不出来的?不过我觉得,沈公子也是倒了大霉,这是要被经纪人拖累了……’

    这些声音,就像是毒虫一样,啃食着苏小满的大脑神经。

    她只觉得天旋地转,眼中只有那些嘲讽和不屑的笑脸。

    而这个时候,傅镜淸已经走到她的身边。

    苏小满条件反射的抬起头来。

    她摇了摇头,几乎是微不可为的辩解:“我没有偷戒指……”

    傅镜淸却是皱着眉头看着苏小满。

    他说道:“那你解释,戒指为什么在你的包里?”

    戒指为什么在她的包里?

    苏小满也不知道啊。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