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米粉 作品

第三百八十五章鸾凤颠

    将如此玄妙剑气封印在剑体之内,撇出一切,符合所想的只有秦廷前护国法师,如今的秦廷道武真君玄清子,当然,也是道家天宗的当代小师叔。()

    于此人,月神接触的实际上并不多,一直以来,己身都是秉承东皇阁下的命令,坐镇咸阳,处理秦廷护卫之事,其它的一些重要事务则是落在东君焱妃的身上。

    闲暇之时,也从东君的口中知晓此人修为层次,早在六年之前,对方便是踏足化神玄灵的层次,数年前,更是在三川郡洛阳镇杀赵国中山夫子。

    对于这中山夫子,阴阳家内有其档案,乃是很有可能破入悟虚而返层次的强大武者,距离那个境界只有一步之遥,而玄清子能够将其斩杀,可见玄清子自身的修为。

    前些时日,九宫神都传闻,道家天宗玄清子入阴阳家同东皇阁下论道,胜负不闻,如此,无疑已经表明对方现今的层次。

    非如此,阴阳家智者一脉的南公不会提前感知,离开,在南公面前,悟虚而返一下的武者对其造不成任何伤害,刚才从身前这位女子手中所持之间上,竟察觉到一缕混元无极的气息。

    阴阳道韵的演化身为无双,天地四象之力交织,灵性顿生,这已经隐约脱离化神层次的境界,只有悟虚而返层次的武者才可以施展。

    “此物即是被道武真君看上,我等自是不敢争夺。”

    “但此物关联不小,数月之前,秦王对其也有颇大的兴趣,欲要收集诸夏内的七块黑白玄玉,一窥隐匿其间的长生之妙。”

    诸般种种回旋,被那道天蓝色眼纱遮掩双眸的月神静静看向白芊红,周身异象不在,体表玄光归元,精致的容颜上掠过一丝凝重。

    虽未继续动手,但空灵之语而出,银白色的姣白月光投射而下,身后那几位紧跟随至的武者相视一眼,一丝丝诧异而显,并未多言。

    “哈哈,月神,对于你们阴阳家的这番谋划我可是很好奇的。”

    “芊红,将黑白玄玉交给她!”

    郢都东西城区交错之地,白芊红继续手持金色闪烁之剑,同那位阴阳家的高手对峙,若是单打独斗的话,自己远远不是对方之手,不过,现在可不是单对单的时候。

    听其言,美眸微微眯起,她……竟然直接看出自己一行人与大人有关,看来对方于大人应该了解不少,调动脑海中的讯息,如今的阴阳家可是归于秦廷之内。

    这位阴阳家的化神高手同一侧另外几名杀戮气息极重的武者汇聚于此,乃是一股颇为强大的势力,一手持剑,一手持扁平盒子。

    正欲说道什么,忽而,手中紧握的那柄金光闪烁之间,刹那化作万千金光碎片,汇聚在身前虚空,转瞬之间,由一柄剑身化作一道人形体态。

    天地元气汇聚,那道通体金色光芒闪烁的身影快速由虚幻归于凝实,恍若真人,恍若……大人亲至一般,凌空而立,朗声而语,俯览诸般。

    “见过道武真君!”

    果然是对方,观其手段,心中一禀,莲步摇曳,阴阳道礼。至于身侧的那些负剑杀戮之人,则神色骤变,于对方也是不陌生,当即也是躬身一礼。

    “是,大人!”

    虽奇异大人如此手段,然面上不露声色,上前一步,同样福身一礼,持着手中的扁平盒子,挥手一抛,便是奔至月神跟前。

    “多谢道武真君成全!”

    物件到手,月神略微舒缓了一口气,在原有的计划中,七块黑白玄玉是注定全部入秦的,若非郢都出现些许的混乱,自己也不用亲身而至。

    如今,黑白玄玉安稳的落在手中,也算是了结一桩要事,手上浅紫色的光芒笼罩扁平盒子,数息之后,再次阴阳道礼。

    “你们阴阳家费了这般力气,就是为了谋划此事,还真是辛苦。”

    “月前的九宫神都之内,我曾与东皇阁下有言,只要阴阳家所行之事于秦国无碍,便可自由而进,玄玉到手,你们即刻离开吧。”

    七块黑白玄玉内藏长生之妙,岁月长河中,唯一能够于此契合的也就那桩事,涉及长生,涉及东海仙山,秦国投入莫大的人力、物力于其上。

    若不出意外,一切都将会成为水中之月,镜中之花。不过,既然阴阳家入了秦国,那就……不可能轻而易举的离开了。

    隔数里之地,灵觉灌体,元气化形,目光扫视月神一行人,除却月神之外,那些负剑之人倒也是实力不弱,越王八剑加身,看来这就是赵高所寻的负剑之人了。

    “多谢。”

    月神再次一礼,以对方如今的身份地位、修为水准,都足以和东皇阁下并论,听其言,未敢在这里停留,手持木盒,周身浅紫色的光芒闪烁,随即,消失不见。

    呼吸之后,那些负剑之人亦是消失在这方区域。

    “归来吧。”

    仍旧操纵天地元气凌空而立的周清细细感知周围一切,一队队的影虎军团之人即将会搜索到这个区域,散发金色的眼眸看了白芊红一眼,整个身体溃散在天地之间。

    ******

    “数百年前,有一任鬼谷子拜山而入,在天宗留下些许精妙之言,观你今夜所行,颇为入道三分。”

    “是所谓曰:凡谋有道,必得其所因,以求其情,审得其情,乃立三仪。三仪者,曰上、曰中、曰下,参以立焉,以生奇,奇不知其所壅。”

    鬼谷纵横所谋,乃是于万事之先,立下门户,占据天枢之位,成就不败之地,否则,一切便是充满变数,不合鬼谷精要。

    若非之前灵觉有感而推演,也不了解白芊红早就已经布下暗手,甚至于对方的这个暗手在自己还未入郢都天上人间的时候,就已经启用了。

    自己的出现,只是给了他一个更好的抉择。自己所言,让其一月之期求得黑白玄玉,未必不是入对方心中。然则,无论如何,一切的一切都有了结果。

    “计谋之用,公不如私,私不如结。结比而无隙者也。正不如奇,奇流而不止者也。凡趋合倍反,计有适合。化转环属,各有形势,反覆相求,因事为制。”

    “李园当国,统领国政,无论所谋为何,接下来的数年,他的意志便是楚国的意志,落下棋子在其身侧,乃至本能而用。”

    从离开天上人间,到回归天上人间,整个过程还没有一个时辰,对于天上人间来说,一切只不过刚刚进入高潮,前方的楼阁之内,欢乐无尽的风流之音跌宕而出。

    庄氏一族的人归于城中隐匿之所,白芊红同身后的三位黑衣人踏步而入后方庭院,厅堂之内,周清随意端坐在上首,对着白芊红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二人言语交织,鬼谷精要流转,白芊红近前一礼,面上轻轻一笑,周身一袭浅黑色的锦袍加身,玲珑的身段未能够遮掩,透过四周昏黄的光芒,更添些许朦胧之感。

    “好一个本能而用。”

    “如此看来,从一开始让你得到黑白玄玉,一切就在你的掌控之中,无论是我,还是庄氏一族,都在你的谋划之内。”

    “这般才略,罕见矣!”

    从白芊红离开天上人间,她的一切行动就在自己的眼眸深处,在自己的预料中,白芊红想要得到黑白玄玉,除非是趁乱而行,趁乱动手。

    但谁能够想到,让各方势力将目光汇聚在地宫上时,黑白玄玉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