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斯龙 作品

第一二六章执念苦结

    之前在南禅寺中丰臣秀吉驾蛇独斗褐袍人与黑暗魔两方,便已受创不少,苏龙估计在来到安土城后其更是免不了一场凶险恶战,现在看来他像是已到了斗败身死的绝境。 w?

    “其实我对太阁向来神往,即便胸口挨了那一刀,我也只是钦佩阁下的卓绝高强。奈何你做了通往天魔王苦痛道上的守门人,不破你执念我无法向前,所以……只能是对太阁赶尽杀绝了。”说罢苏龙擎出了罪禅丸。

    丰臣秀吉的黑目似已麻木,淡淡一笑:

    “其实自从今世天魔王准备真正地召出更上魔主,我就大概料到了这种不死不休的局面,东土西海的各路魔神前来趁火打劫,便说明了末世的预兆。”

    更上魔主……是了,那就是信长作为使徒侍奉的痛苦之源始魔王。

    “你既然有此觉悟,想必解脱执念之后,也可安然逝去了吧?只是你和德川老乌龟生为死对,信长天魔王他硬生生将你们两个安排为前后守关,也真是够强人所难……”

    秀吉抬起头,苍老的鬼脸上竟浮出一点点洒脱。

    “呵……为人时的那些恩怨情仇,不提也罢了……”

    苏龙向他慢慢走去,剑光上的罪火闪耀。

    “那我就送太阁上路了……”

    秀吉看向他,忽然说道:

    “罪天王,你看起来充满野心和勃勃激情,和当年在人世时的我,真是很像……”

    苏龙闻言微怔了一下。

    “只是到头来,历经沧海桑田,连神魔之道都见识过了之后,发觉自己不过是深奥莫名之无上存在下面的下面,卑小的棋子……连点皮毛都没有摸到。”

    秀吉露出黑黑的鬼牙,对苏龙咧嘴笑道:

    “论格位,你、信长天魔王、还有信长上面的魔主,比我要高的多了……只是,不知你们是否也是连奥命真相的一角,都还触不到的棋子呢……哈哈哈哈……”

    他桀桀笑了起来,苏龙却是心弦触动,感到没来由的……一种无可名状。

    海之殇渔村下的地洞中,路德维希的讲述;深海异境里,神母的轻语……

    秀吉将脸缓缓靠近了苏龙一点,神秘地继续轻声说道:

    “德川老乌龟和信长天魔王,可比我有心机、不认命多了,他们在召出更上魔主的同时,一直也在打自己的小算盘……”

    说到此,他的老脸上居然现出恐惧的神色。

    苏龙注意到了,忍不住快声问道:

    “什么样的小算盘?”

    秀吉似乎突然呆住,混浊的黑瞳里,竟露出了点点疯狂的神采。

    但他接下来赶紧使劲地摇摇头,恢复成衰老垂死的模样,对苏龙最后无力地一笑:

    “这我就……无法回答阁下了……”

    说完这句,那掉在地上的血红鬼刀突然光电似得激反弹出,苏龙一瞬大惊极速向后翻掠出去。

    默生与科曼琪也赶忙跳到他的身侧,落定后苏龙才看到,原来鬼刀是刺向秀吉自己的身躯。

    一刀断颈,他的枯朽须发裹挟着头颅滚落地上,眨眼间后其分开的身首就都碎化成墨绿的飞灰。

    “……秀吉,一统天下!……”威武的战吼,隐约飘扬,最终随风逝去。

    他的身躯处除了些灰渣,还留下一颗黑晶,怀里的蛇鳞盘带着悲鸣似的剧颤,和那黑晶发生共振。

    苏龙走过去,正要捡起那黑晶,蛇鳞盘竟然诡异地自己跌了出来,掉落在黑晶上。

    嗤地一声,一道蛇的虚影幻化而出,仿佛随风追秀吉而去;鳞盘化成灰渣,黑晶同时清脆地裂开,弹出一道灵魄似的光团。

    苏龙将其捧在手心,扫射过去:

    太阁的意志

    “古老的野心,敌不过最后的疯狂执念,但也没有完沦陷的智慧。”

    苏龙开出右手的湮灭之花,将其吞噬进去。

    黑色的电流划过身的神经,最后通入脑中,他感到了颤栗般的开悟。

    许多过去阻塞的思路,现在一下豁然清明,心念之间,对魔武之技和冥想心灵的超脱掌握也可观提升。

    羊皮卷登时跳出:

    “王魂已经复苏觉醒过半,58/100,期待主人的征服罪火燃起在魔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