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3.巴根身死

    看着大宋将士们如狼似虎的嗷嗷叫唤,有不少元军竟是被吓破胆,向着后面退去。

    而这时候,城门口的动静自然是已经惊动子城内的元屋企、巴根等人。

    他们听得到炮声。

    这般寂静的开封府,炮声能将整个城池都惊醒过来。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元朝武将文官在睡梦中被惊醒,顾不得美妾白花花的身子,惊慌失措地从床上呼噜滚下来。

    元屋企披着衣服就闯出门去,对着外面喊道:“怎么会有炮声!怎么会有炮声!”

    他门外有军中的供奉守卫着。

    作为中路军的主帅,这样的待遇他自然是够格的。虽然不至于让真武境供奉亲自守护,但也是两个实打实的上元境高手。

    另外还有不少士卒。

    有将领连忙跑过来,道:“元帅,是南城那边传来的炮声!”

    “这还需得你说!”

    他却并没有得到元屋企的好脸色。元屋企反倒是像看白痴似的看着他。

    他又不是聋子,当然分辨得出炮声是从哪边传来的。

    “即刻让诸军集结,准备抵挡宋军!”

    随即元屋企又连忙道。说完便有转身向着屋门口走去。

    这将领匆匆跑远。

    元屋企回到门口,对一供奉说道:“快些去将军中的供奉都请来!”

    他从来都不掩饰自己怕死的心。到这种打仗的关头,在他看来,不把这些真武境高手放在自己身边才是真正的白痴行为。

    “大帅,怎么了?”

    屋里边有娇滴滴的小娘子仅仅披着薄纱走出来。竟也不怕冷似的,用能酥死人的语气对着元屋企说道。

    那双秋水眸子简直能勾魂夺魄。

    丰满的身姿,连两个上元境供奉瞧着都有些眼热。

    元屋企对这美人倒是好脾气,笑眯眯道:“小美人,没事,你先进去睡,本帅马上就来陪你。”

    娇滴滴小娘子能取得元屋企宠爱不是没理由的,也不纠缠,很听话道:“那妾身等着大帅您哦……大帅您可要快些来,不然妾身怕怕的……”

    元屋企点点头,待这小娘子转身回屋,脸色才又变得清冷下来。

    一上元境供奉去喊同样住在府衙内的军中其他供奉们。

    同时间,在城内许多地方都有骚动。

    军营里、青楼里,某些私人宅院里,都有元军中的高阶武将,或是开封府内的官吏被炮声惊起。

    在这种关头下,谁都能意识到是宋军攻城来了。这便是真正的生死关头,而性命显然要比享受更重要得多。

    没谁继续在美人肚皮上流连忘返,那些武将都忙穿上衣服就要回营去。

    现在作为阿术那系残余势力最中心人物的巴根便在此列,他人在某青楼里。听着炮声,很快就带着亲兵从楼里面跑出来。

    最近时日那个倍受他喜爱的青楼红倌人还故作依依不舍地将他送出门来。

    这让巴根有些自豪之色。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才刚刚出门,就遭遇到死亡危机。

    栖霞宫的副宫主司兴渠早已经在这里等着他。

    自神仙岭战役后,元军中的真武境供奉总共就剩下三个。加上元屋企身边的,也就五个。

    其中元屋企安排在府衙保护自己安危的就占了四个,巴根仅仅轮到一个,还是五个人中最弱的。

    司兴渠作为栖霞宫副宫主,真武中期修为,箭术也同样是登峰造极。

    在巴根出门的时候,他的意境和杀气便同时显露出来。有箭矢带着强横至极的内气破空而过,直直射向巴根。

    巴根只刚觉得浑身被冰凉的气息笼罩,就愣在原地。

    他旁边那真武境供奉到底不是凡俗,倒是反应过来。且动作亦是极快,连忙抽刀挡向司兴渠射出的箭矢。

    抽刀、出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