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 四将会面

    刚刚进营,便就有军卒领着他们这些人向着拓跋午的帅帐内走去。

    拓跋午穿着金甲,坐于主位之上。

    最先来到军营内的是黑水镇燕军司主将佘拓拔。

    他刚被带进帅帐,拓跋午便站起了身,对着佘拓拔拱手道:“佘拓兄,久违,久违了。”

    他们的年纪都算不小,差距也不大,都是和拓跋雄、佘拓立那些人同辈的人。

    若非如此,也不可能有资历在各军司中执掌军权。

    这等职务,可以说是家族中仅仅次于家主的存在。甚至,若是想去做,对家主之位都能够发动不轻的冲击。

    佘拓拔身材魁梧,眉目粗犷,声音亦是如洪雷般响亮,笑道:“拓跋老弟!久违!久违!”

    他和他的哥哥佘拓立应算是两个极端。

    佘拓立身材矮小,眼神因心思太过深重而阴沉如水,让人完全看不透。

    佘拓拔则看起来像是个并没有多少心思的壮实汉子。

    只了解佘拓拔的人都知道,若是真将他当成没脑袋的人,那便只会被他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下。

    佘拓家一蛇一蟒。

    家主佘拓立是蛇。

    这佘拓拔才是蟒。

    蟒虽无毒,但其威胁性较之蛇自还是要大上许多。

    以前佘拓拔曾为磨砺杀伐之术而混迹于江湖多年,西夏江湖中被他挑落马下的高手不在少数。其中甚至有盛名高手。

    而佘拓拔到底已经达到何种修为,鲜有人清楚。只知道,他游历江湖回家后,他哥哥佘拓立便将军权全权交给了他。

    哪怕直到现在,家主佘拓立都从未对黑山威福军司的事情有过多少过问。

    这到底是佘拓立完全信任佘拓拔这个并非一母同胞的弟弟,还是已经无力掌控军司,谁也不知道。

    拓跋午虽也是拓跋家掌军之人,但在他们这圈子人里,威名却是不如佘拓拔的。

    这大概也是他那般热情洋溢站起身给佘拓拔打招呼的原因。

    看着牛高马大的佘拓拔,拓跋午的眼神中有着些微忌惮之色划过。同时嘴里连道:“佘拓兄请坐,佘拓兄请坐!”

    佘拓拔也不客套,直接在拓跋午主位左侧首位上坐下。

    他腰间的刀被他解下来,轻轻放在案几上,但是案几却是发出砰的闷响声。

    可想而知这刀的分量有多重。

    连拓跋午眼中都是不禁划过惊讶的光芒。

    几大家族的人都只知道佘拓拔以前在江湖中名声不浅,但却也不知,他现在到底已经到得何种修为。

    过不多时,武葛和司空社也联袂被士卒带到帅帐之外。

    武葛书生气质,看起来腹有韬略。若非是穿着甲胄显出些英武之气,看起来便更像是个蓄着山羊胡须的老夫子。

    司空社看起来则是悉数平常,并没有太过特别的气质。只这种人要么平庸,要么则是不显山不漏水却有真才实学那种。

    四大家族能够掌控四大军司多年,且在元朝灭夏以后都仍然保持鼎盛。家族中,当然还是有些许多英杰的。

    拓跋午再度站起身来,带着笑对司空社、武葛两人拱手道:“司空老弟!武老弟!”

    四人中,以佘拓拔年纪最长,拓跋午稍次,再是司空社,武葛年纪最小。

    两人对着拓跋午还礼以后,便就立刻都对着佘拓拔拱手施礼。

    这足以可见佘拓拔在这些人当中的地位有多高。

    纵是他坐在下首,司空社、武葛两人也有以他为主的意思。而即便是连拓跋午,也没有对此而露出任何不愉之色。

    待得两人坐下。

    有军中随行的婢女看茶进来。

    拓跋午先是对着三人笑笑,而后便道:“眼下并无外人,在下便先直言了?”

    佘拓拔轻轻点头。

    拓跋午便又道:“我们四家已成联盟,此行重在废除女帝帝位,同时将中兴府内我们各家家人都营救出来。而想必诸位也都看得出来,女帝先是让我等汇军于此,这才让赫连城、曲如剑两人率军过来,对我们抱有深深的防备。此时赫连城、曲如剑让我们先行往成都府,明面上是让我们做先头部队,但实际上怕也是女帝授意,想迫使我等即刻作出抉择。不知诸位,此时心中是何种想法?”

    他的话音刚落,武葛、司空社两人竟都是向着佘拓拔看去。

    拓跋午见状,便也含笑看向佘拓拔。

    佘拓拔微微沉吟,道:“若不率军往成都府,那便是违抗帅令。可若是率军往成都府,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