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药 作品

第2186章 开阊番外(24)

    他的眼神很尊敬,像是下属见了长官般拘谨着,即便刻意遮掩,但言辞语态间的顾忌到底遮掩不住。

    沈成芮经常出入司开阊的别馆,那边政要人员及各个署衙的警官人来人往,她没有刻意去留意谁。

    宋新立却记得她。

    这可是从司大少二楼房间里走出来的女人,男女之间,能是什么关系?

    他脑补了一出好戏,以为上次华民护卫司署附近的相遇,导致二人好上了。

    这般想着,他立马招待沈成芮入座,“沈小姐喝点什么?”

    并招来了服务员。

    沈成芮还未说话,姜颖便很奇怪的看了看他们二人,匪夷道:“你们认识?”

    “阿颖你忘了?上次你车丢了,我陪你去的华民护卫司署,可不就是这位宋副署招待的咱们?”

    沈成芮的心思都在自家三叔和外面女人的事上,没有多想就答了话,又和服务员要了杯美式咖啡。

    对面姜源沉着张脸看也没看咖啡单,无甚感情的跟了句:“和她一样。”

    服务员接回咖啡单离开。

    姜源望着自己的亲妹,叮嘱:“以后做什么事都要跟家里说一声,再闹不见就不要出门了。

    还有,郊外不比市里,有巡城的警卫,你们出去身边不带人怎么能行?好在只是丢车,否则……”

    “知道了知道了,你都嘀咕多少遍了。”姜颖苦着脸看向兄长,余光又悄悄瞄了眼宋新立,略有些不自然。

    沈成芮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想她再被姜源教训,立即扯开话题,无话找话的问:“宋警官来这边办事?”

    “是,已经办妥了,刚好碰见姜小姐在找您。”宋新立一脸严肃。

    这副模样……

    姜颖看笑了,打趣道:“你怎么见了阿芮,就浑身紧张起来了,这又不是做报告,她就随便问问而已。”

    “有吗?”宋新立讪笑了笑,以免尴尬。

    姜源亦有所端量。

    各有心事,尬聊得有些勉强,大家时不时就低头喝咖啡。

    但一杯咖啡能喝多久,姜颖又不太想回家,就提议大家去不远处的意大利餐厅吃晚饭。

    突然提到晚饭,神游半天的沈成芮终于反应过来,她居然把去给司开阊做饭的事情给忘了!

    司家的汽车估计已经去学校门口等她了……

    她连忙站起身,左右张望着,最后视线落在咖啡吧台的电话上,与众人道:“我去打个电话。”

    提着心一通电话过去,好在是管家接的,沈成芮立即把自己的所在位置报了,让司机过来。

    姜颖见她一脸着急,拉过她重新坐下,不解道:“你今天怪怪的,出什么事了吗?”

    眼神担忧。

    “我还有事要办,有点着急。”沈成芮婉拒:“待会就不能和你们用晚饭了,你们开心。”

    “你要去哪?有约会?”姜颖好奇。

    沈成芮抿了口咖啡,看向窗外的马路,“算是吧。”

    姜颖便很八卦的问,是不是交了男朋友。

    沈成芮想到上次自己在家,借司开阊之名的事还被质问了,心知他定不喜有人继续拿他在外面造势渲染,便含糊其辞着。

    姜源看向她,把这副神态当成了害羞。

    他放下手中的瓷杯,时间久了,这杯咖啡的味道也失去了最初的香醇。

    沈成芮一直盯着外面路道,生怕司机冲进来找自己。

    姜颖三人便陪着她等。

    等车到了,几人都起身要送,沈成芮生怕被发现,劝着不必。

    最后,只能隔着马路看她上车。

    姜颖语气轻嗔:“阿芮真是重色轻友,交了男朋友,还藏着掖着不告诉我。怪不得,最近和我吃饭的次数都少了。”

    宋新立心里了然,和司大少那样的人物处对象,可不就得低调神秘?

    他遂出言轻道:“沈小姐这般做许是有自己的原因,姜小姐也不用生气,相信时机到了她会告诉你的。”

    姜颖更加纳闷:“你帮她说话啊……”

    姜源沉默着看汽车驶远,抬脚道:“还要不要吃饭了,快走吧。”

    姜颖喊上宋新立就跟上,又小声嘀咕说自己哥哥太闷。

    而沈成芮就没这么轻松了,一路上都在想着自己迟到该怎么办。

    司开阊平时虽然好说话,吃食上表现得也不怎么挑剔,但这人心眼里要求很高,菜不精致是不爱动的。

    现在过去肯定晚了,该怎么办呢?

    思来想去,沈成芮给他调了个高汤锅底,请他吃火锅。

    只有这样,才最简单快捷。

    知道他不是很能吃辣,不敢调川味锅底,便侧重了营养,又在调料上花了番功夫,酸甜咸辣都有,总算在开饭时辰前弄好。

    因为张宣娇的缘故,沈成芮已经习惯了同桌吃饭,只当这是自己的工作餐。

    后来张宣娇回了张家,沈成芮也没太留意这些,司开阊也没有不许,如今更是习以为常。

    司开阊走进餐厅时,就见长桌上摆满了各式菜盘。

    生的。

    而中间的那只锅里汤汁源源不断冒着热气,沈成芮正站在桌前拿着小碟子不停调酱。

    见他出现,她把各种碟子往他的专座前摆好,笑道:

    “你快来试试这几种酱怎么样,如果不满意我帮你重新调。最左边是我拿水果混蜂蜜调的,加了点麻油,稍微甜一点,也不知道你习不习惯。

    中间的是咸的和偏酸的,最右那红色的是辣的。还有空碟,你如果觉得不好,想要混合重调也很方便。”

    说完,在她常坐的椅子上也坐了,动作无比熟稔自然。

    司开阊望着满桌的菜料,惊诧:“吃锅?”

    “是啊,新吃法。”沈成芮当然不好说是因为备菜时间不够才临时起意,笑着强调,“特意给你张罗的。”

    这话听在司开阊耳中,便成了又费心讨他开心。

    他坐下吃饭,席间不语。

    没有了张宣娇的叽叽喳喳,沈成芮和他也没什么话题,一顿饭用得安静极了。

    吃好后,司开阊放下碗筷就要上楼,看也不看她一眼。

    沈成芮还是有些忐忑的,唤住他:“大少。”

    “何事?”像是意料之中的,司开阊微微侧首,等她后续。

    沈成芮走过去几步,眉眼紧张:“你觉得吃的怎么样?”

    “还可以。”

    那就是满意咯?

    沈成芮心里一松,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没有意见就好,她知道眼前人惜字如金,不喜欢什么也不会明说,就怕对方把对饭菜的不满都放在心里,然后哪天毫无征兆就把她开了。

    是以,每次两人吃完饭,她都会问上一句。

    司开阊见她又不知在窃喜什么,一本正经道:“请你来是做饭的,别想其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