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奈凉 作品

第1221章 你这个疯子!你要死吗!

    雪纺白云裳飘飞,流仙裙曳地,一双水剪墨色的漂亮眼眸,灵夭的眼角画着银色花瓣纹路,千娇百媚,无比精致美丽,水眸朦胧氤氲着一层薄雾,我见犹怜,沉鱼落雁。

    在隐约见到大殿门口,背着光,站着两名陌生却俊美万分的男人时。

    灵夭就像见到救星似的,柔柔弱弱的在那呼喊:“救命,救命呐!”

    可就在欲要迈出大殿门槛,逃离身后魔鬼一样的女人时……

    站在大殿门口处,背着光的其中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幽幽的关上了朱红殿门,切断了灵夭的退路,更狠的是,这男人似乎知道灵夭会施法逃走,在殿门处下了禁止,让她插翅难飞。

    不巧的是,灵殇被关在了门外。

    关门的人,恰巧就是宫司屿本人。

    “你们!你们是谁!”灵夭定睛,目光落下宫司屿和流云身上,惊艳之余,灵夭还未来得及回忆面前这两个男人到底在哪里见过时,突然间,她的发髻被人从后死死揪住,疼的她大喊一声。

    “灵诡!你这个疯子!你要死吗!”

    灵夭忍无可忍,回眸一瞧,方才那些缠绕在灵诡身上的带刺藤蔓早枯萎死亡,落在了地上,干瘪如枯枝,而灵诡身上被尖刺刺伤的地方,也就跟从来没流过血似的,愈合了。

    灵诡一脚踹向了灵夭的膝盖,逼迫她跪在了自己面前,然后揪着灵夭的长发,将她当拖把似的,在地上拖拽。

    “你还没有回答我,占了我的神殿,你住的开心吗?”

    灵诡慢条斯理的一路拖行灵夭,重复问。

    “你瞎吗?这地方都是我的了,我会不开心?”灵夭不甘示弱,很强硬,一边挣扎,一边呼救,一边出口伤人,“死了这么久,怎么着?你的宫殿就不能易主?刚回来就如此嚣张,灵诡我告诉你!我会告诉我母妃,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如今没了战神,没了无天老组,我看还有谁会罩着你!你在神界早已没有立足之地了!”

    不管灵夭说多狠的话来刺激灵诡,灵诡都是无动于衷的。

    只是,灵夭的话,却刺激到了另外一个人——宫司屿。

    本打算就守在门口,让自家媳妇儿自行出气。

    可那灵夭的话越说越过分,听得宫司屿面色阴郁,凤眸温度降至冰点。

    一个闪身,黑影晃过,宫司屿瞬间出现在了灵诡身边,握住了灵诡的手腕,将灵诡往怀中一带,面露凶狠,一脚狠厉的踩在了灵夭的脸上,隐隐有一股想将灵夭脸踩成烂泥的趋势。

    “弱者才需要人罩,而她不是。可是我眼里容不了沙子,最见不得有人欺辱我女人,所以,你算什么东西。”宫司屿居高临下,睥睨蝼蚁般俯视着灵夭,眼神冷厉。

    灵夭脸上被留下了鞋底印,且宫司屿迟迟不愿放过她。

    脸是灵夭最珍视的东西,岂能容忍一个男人践踏?

    灵夭惨叫痛呼之余,她双手十指成爪,抓着地面,两道绿色如藤萝般的灵力骤然衍生,生成了一根根绿色带着荆棘尖刺的藤条,欲要顺着宫司屿有力的小腿缠绕攀爬上去,用力勒紧。

     

    ; 灵夭天真的以为,自己的这招,还能够像方才一样有用。

    可绿色灵力幻化而出的藤萝,根本连宫司屿的鞋面都没碰到,就自行消失。

    “你……你!为什么没用了?”灵夭不敢置信惊恐的看着踩着自己脸,却俊美的令人屏息的可怕男人,她是万花之神,放眼整个三界,都说她是能够接任美神清瑶姬的人选,多少神仙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这个男人……

    猛然间,灵夭瞳孔骤缩,盯着宫司屿的眸光一瞬恍然。

    她记起这男人是谁了!

    前人皇,帝司!

    那个在鬼市和蒋子文一起抢了她鸾凤蛋的男人!

    那个传言和灵诡有私情的男人!

    人皇帝司有一种令三界望而生畏的能力,那就是,他天生可以不受任何灵力攻击的伤害,能够自动化解消除灵力。

    宫司屿居高临下,轻蔑万分的盯着灵夭,冷冷讥讽笑道:“一个神,竟然这么弱?就只会变出些花花草草,藤萝枝条来对付人?你可真给神界涨脸。”

    可事实就是如此,神并不是万能的,神之中,也有强有弱,并不是所有神族的神都有着毁天灭地的本事,他们只是各司其职,而居住的地方,在天上罢了,他们也要靠修炼,一步步登上顶峰。

    灵诡、宫司屿和流云在天宫内,而灵殇负责把守在殿门外。

    感觉到花神殿外有许多天将天神莅临压了过来,灵殇急忙推门而入,提醒道:“应该是听到动静,神界有大量天将压过来了,姐,我们现在什么打算?”

    一听到来救兵了,灵夭心中狂喜,马上开始酝酿眼泪,并咬牙切齿道:“你们死定了!”

    “姐……”灵殇回眸,见殿外黑云密布的天空,有万道金光踏云而来,渐渐驱散了天际的黑云,催促道。

    “来就来,总要见的。”灵诡无动于衷,继而又道,“不,四姐你错了,他们来了,也不会拿我怎样,可他们来之前,你惨了。”

    灵诡让宫司屿松脚,她要自己来。

    会意,宫司屿暂时放过了灵夭,站在灵诡身后,身姿高大欣长,双手抱臂,像灵诡的守护神似的。

    “难不成你还想弑神!”灵夭脸上的鞋印在慢慢消退,毕竟是神,恢复力还是惊人的。

    “不,杀你多没意思,四姐貌美如花,神界仰慕你的男神仙多了去了,而你呢?自尊心强,好面子,最受不了的呢,应该就是当着诸神的面丢了颜面,所以啊……比起死,让你颜面尽失,成为笑话,对你来说才是更大的打击。”

    灵诡优雅的蹲下身,一把揪住了灵夭的头发,用定身术定住了她。

    然后笑意盈盈的抬眸看向宫司屿,“帝司,你知不知道我四姐的本体是什么?”

    “是什么?”

    “我变给你看啊!”灵诡笑意渐深,坏笑连连,眼底透着一丝恶作剧般的快意。

    下一秒,灵诡反手一道紫雾般浓厚的灵力就注入了灵夭的眉心,瞬间逼出了花神的本体!

    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