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小燃 作品

第两千五百二十二章也是真的累了

    “家主您放心,这件事交给我处理。”

    福叔恭敬地道。

    “嗯。”宁乔乔点了点头。

    “对了,家主,听说您回来了,清先生和劲少爷他们都要求要见您。”

    宁乔乔皱了皱眉:“算了吧,我累了,今天不见他们。”

    “是。”

    宁乔乔没再说什么,转身朝通往城堡的小路上走去,快走到城堡门口,看着前面树枝间若隐若现的城堡一角才反应过来,她回来的是之前住的城堡,眼神闪了闪,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你们听说了吗,齐小姐被关进水牢里了!”

    “觅儿小姐一回来就对齐小姐下手,还直接关进水牢,这也太狠了。”

    “什么觅儿小姐,人家现在是家主,你小心自己说漏嘴被别人听到就完蛋了。”

    ……

    另一边传来几个女佣议论的声音。

    宁乔乔听得无聊,转身便要离开,这时一句话飘过来:

    “要我看都是齐小姐自找的,谁让她趁家主不在的时候天天和郁先生一起鬼混,现在家主回来了当然要和她算账了。”

    宁乔乔脚步蓦地停下,鬼混……

    “可是不是郁先生也看上齐小姐了吗?他们两你情我愿吧。”

    “这才是最过分的,郁先生和家主分手了,格少爷也已经死了,齐小姐却和郁先生在东澜家乱搞,这怎么都说不过去吧!所以现在齐荷被关进水牢里也是她活该!”

    “你们在说什么?”

    旁边忽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

    几个女佣都吓了一跳,转过头惊悚的看着宁乔乔:“家……家主,您怎么会在这里。”

    “恰好经过。”宁乔乔一眼不眨的看着她们:“还恰好听到了一些话。”

    几名女佣瞬间低下头,纷纷大气也不敢出。

    在东澜家私底下议论家主,就算不死也要脱一层皮,宁乔乔的秉性她们谁也摸不准,以前觉得她善良好说话,可看她直接把齐荷丢进水牢里的行事作风,恐怕这‘善良’也要打个问号了。

    宁乔乔抬脚走过去:“你们不用紧张,我有些问题想问你们。”

    “家主您请讲。”女佣恭敬地低下头。

    “你们说郁少漠和齐荷每天鬼混是什么意思?”宁乔乔道。

    ……

    回到新卧室,宁乔乔泡了个澡,换上干爽的浴袍从卫生间走出来,朝大床走去。

    站在床边,她将被子铺在床上,忽然一双手臂从伸手抱住她。

    “啊!”

    宁乔乔被吓了一跳,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转过头朝身后看去。

    “别怕,是我。”郁少漠抱紧她。

    “郁少漠,你干什么?!”宁乔乔满脸惊慌地道。

    “嘭。”

    卧室门忽然被人从外面踹开,听到动静要冲进去的惊月看到两人,身影及时停下,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没事了,你先下去。”

    郁少漠低沉的声音淡淡地道。

    “谁说没事!”宁乔乔接过话,冷冰冰地盯着他:“我要休息了,不习惯房间里有外人,麻烦你出去!”

    “宁乔乔!”郁少漠蓦地皱起眉,不悦地盯着她。

    “不走是吧?”宁乔乔眼都没眨一下,转过头朝惊月道:“把他赶出去。”

    惊月皱眉:“家主……”

    “你现在不听我的吩咐了?那好,你走吧,我从基地再找一个暗卫出来。”宁乔乔道。

    惊月眼神一沉,看向郁少漠:“郁先生,家主要休息了,请您现在离开。”

    “宁乔乔,我来找你是有话要说!”郁少漠皱着眉紧紧盯着她。

    宁乔乔挑了挑眉:“有话跟我说?是因为齐荷被关起来,你觉得寂寞了?”

    “什么?”郁少漠眉头一皱,眼神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宁乔乔冷笑:“可是不好意思,我没有时间和你浪费!如果你真的觉得寂寞可以去水牢找齐荷,反正那个地方你也不陌生,你去了齐荷肯定会感动,不过可惜她现在不能再给你做饭了。”

    她说完后,郁少漠盯着她,渐渐眯起眼,好一会都没说完。

    被他幽幽的眼神看得发毛,宁乔乔皱起眉:“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惊月,把他……”

    “宁乔乔,你吃醋了。”

    郁少漠低沉的声音说着肯定句。

    宁乔乔一怔,眼神变了变,忽然笑了:“我吃醋?郁少漠你也太高看自己了,我现在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我范得着为你吃醋?”

    “是么?”

    郁少漠眯起眼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宁乔乔被他这副有持无恐的表情看得火大,正要讲话,只见郁少漠紧紧注视着她,道:“你离开后这段时间齐荷的确没少去找我,每次都会带她做的菜,不过我一口都没吃过。”

    宁乔乔说到‘做饭’那两个字,郁少漠就知道她知道这段时间齐荷去找他的事了。

    她生气、朝他发脾气,都表示她是在乎的。

    郁少漠很高兴。

    “你没吃?那你这么多天怎么活过来的?”宁乔乔压根不信。

    郁少漠有些无奈、有些宠溺的笑了笑:“城堡里又不是没有厨师,你不信可以去找人问,她送来的食物我真的一口都没吃,全都倒掉了。”

    “你那些手下都和你穿一条裤子,我去问他们,你当我傻?”宁乔乔没好气地道。

    蛊虫和郁少寒的事,他的手下哪一样不是帮他瞒着她。

    “那还有女佣和厨师,他们总是你们东澜家的人,总不敢瞒着你。”郁少漠道。

    “我找他们……”宁乔乔眼神一闪,忽然反应过来什么,顿了顿,无所谓地道:“我为什么还要找他们问?打听我前夫的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