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药 作品

第1990章 花花公子献殷勤

    说是出门找叶岫,但康琴心并没有打算这么快再去新泉山庄。

    站在环形的喷泉前,面对司机询问,她一时还说不出去处,正寻思的时候就看见一辆熟悉的白色轿车驶入山庄,立马就起了精神,同司机道:“王叔你先下去吧,今日不用麻烦了。”

    话落三两步走过去,眼看着轿车停下却故意不等人下车就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含着笑同身旁人道:“表哥你好久没来找我了!走,我正愁着无事消遣,我们去马场赛马。”

    魏新荣是她亲姑姑康暖的独子,比康琴心年长三岁,两人感情素来交好。

    魏新荣笑如春风,搭着方向盘望着她调侃:“表妹与我是越发心有灵犀了,这都能感知得到我今日要来,早早的在门口候着呢。

    来,让我瞧瞧眼珠子瞪大了没有,是不是天天都眼巴巴盼着?”

    “得了吧,你可别不正经了,赶紧开车。”

    康琴心知道他素来好玩笑,挥开其伸来的手又问:“你最近不忙吗,怎么有空过来?”

    魏家与政府感情要好,做枪支生意,说起来和她小舅舅叶岫还经常合作。

    魏新荣子承父业,日渐忙碌。

    “你表哥我天资聪颖,哪能被那些个琐事烦身,你何时见我是成日待在办公室里的?

    真正有本事的人,无论身在何处都能掌控时局,这形容的就是本公子!”

    魏新荣语气傲骄,说完又径自言语:“唉,可怜我一片孝心来看舅母,现在被你这疯丫头拉出去,也没能和长辈问个好,回头妈又要说我不懂规矩了。”

    “别装了,你是来找我还是找我妈的,我能不清楚?”

    康琴心直言戳穿。

    魏新荣则故作严肃了咳了咳,不搭话。

    轿车出了庄园,他也没有提速,边慢悠悠的开着边问:“准备去哪啊,真想去马场?

    我给你说,最近的马场没什么意思,不是那些千金名媛为了提高外交档次在战战兢兢的学骑马,就是世家公子们约会小姐故意展示自己本事,你想要畅快淋漓的赛马是不可能了。”

    康琴心深知他的话只能听五分,不可思议的反问:“有这么夸张吗?”

    “不是哥忽悠你,有些家族好排场,哪怕是到了今时今日客居异乡,依旧养了大批保镖和菲佣,出门还是前呼后拥的。

    你想尽兴赛马,怕是还没跑几步就会被人拦住,唯恐惊吓了他们那些娇滴滴的主子。”

    康琴心面露失落,“那就没什么意思了,罢了,不去了。”

    魏新荣侧首看了她一眼,提建议道:“不然我带你去看电影?

    西亚圣影院昨天刚出了部电影,英国的。”

    康琴心兴致缺缺,无所谓的应了声:“都行。”

    “你如果没兴趣,不如我们去听戏?”

    康琴心更提不起劲,兴致阑珊:“倒不是我不喜欢这些,就是觉得在这儿听不到正宗的戏曲,还是幼年在太原时听得最有味道。”

    “市北新开了家锦乐茶园,听说是过去满清皇室的御用班子,经常进宫唱给娘娘贵人们听的,倒不知怎么也到了新加坡。

    这园子刚开业没多久,生意不比影院差,去不去?”

    魏新荣两眼放光,满脸怂恿。

    新加坡里九成以上都是华人,生活日常早已越来越似国内,许多人哪怕出了国仍旧抛不开旧时的喜好习惯,戏曲热潮早不是一日两日了。

    康琴心本就清闲,见他夸成这样定是真心想去,便点头同意了。

    魏新荣喜不自胜,从口袋里掏出两张戏票丢过去,“来看看,昆曲牡丹亭。”

    康琴心握着戏票惊叹:“你连票都买好了还问我去不去,敢情是早有预谋。”

    “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能让我魏大公子亲自驱车邀请的就表妹你一人了!我这不是听说你被舅母逼着安排相亲,唯恐你在家郁郁寡欢,特地在百忙之中抽空带你出来散心的吗?”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