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钥 作品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断简残篇不成眠

    一江水断了两岸情。? w?(w?)

    三十多年前的那场战争让江岸两头的琊洲人变成了陌路,匆匆数载过后,留下的只有仇恨与伤痛。战争是扎入心尖的匕,是刮骨切肉的刀,是挫骨扬灰也无法磨灭的痛,浮尸随着水波沉沉浮浮,卷入轮舵化为血肉,生而为泣,死而飘零,万物如此,众生平等。

    沁骨的寒风如鳞片般一层一层刮过肌肤,有着尖锐却又迟钝的疼痛,受得住,可挠心挠肺到让人透不过气。干涸的血迹扯着身上的每一个伤口,动一动便裂三分,雪花覆盖了乱发,让那已经冻僵住的身子如雕刻一般,辨不出生气来。

    窸窣的脚步绕着冰雕般的人走了一圈,停住了。

    雪花被遮挡得小了一些,却依旧寒冷。京天挺了僵直的背,轻轻吐出了一口血沫。刘劭康就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在他面色不惊的将头低下的一刹那笑了。

    离昨日那场战斗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从江岸防线被突破的那一刻起,京天就没打算要活下去,他知道自己会输,却还是拼尽全力去厮杀,他怕的不是死亡,而是辜负了委以重托的那个人。

    刘劭康抚过颊边的刀伤,阴鸷的眼神盯着眼前伤痕累累的男人,透出了几许嘲弄来。

    “倒也是一条汉子,不枉跟随郑澈轩这么多年。啧,你这刀再下去一点就可成就万丈功名,可惜啊,老天爷不帮你,就差这么一点,你终究杀不了朕。你如今把你们家主子的后背留给了朕,你说,朕该怎么感谢你呢。”

    京天低垂的眼眸骤然一动,继而闭上了。

    韩军来势凶猛,几乎是以碾压之势冲破了屏障直驱而入,韩武帝下了如此大的本钱,单凭区区数万人又如何抵挡得住。现在入晋的郑兵已过十万,皇上身边有公子,有云岚,还有由自己通知而赶去的燕王,在阵势上未必会输,所以,不必担忧。

    “呵,你好像,不是很担心啊……”刘劭康若有所思的挑了挑眉头:“你们家主子身边确有良将,不忧心也是对的,更何况,还有那人跟着他,那人如今复仇心切,只怕,比往日更具谋略思索了吧。”

    听他意有所指,京天禁不住唇角一扬,鄙夷的笑了:“收了你那份痴心妄想吧,公子再怎么需要假手于人去复仇,都不会和你这样的人同谋!你不但弑兄,而且还容不下自己的身边人,不忠于你的人杀,忠于你的你也杀,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为皇,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嗜血嗜杀毫无人性的暴君罢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得好,说得非常好。”刘劭康不怒反笑,拍着掌十分愉悦,想了想,俯下身慢慢凑到京天的耳旁,轻声说道:“朕知道你不怕死,朕也没有这么噬血滥杀,好歹你是郑澈轩身边最为亲近的人,朕会卖他个面子,送你回去,只不过,这口讯你怕是带不好了。”

    近在咫尺的呼吸声突然下沉,京天感到身后风声,他奋而暴起,却转瞬跌倒在地。他回头抓向锁住自己脚踝的铁链,却根本无济于事。

    一天一晚,他就这样被两条铁链死死拴住跪在此处,风吹冰冻,那铁链贴肤贴肉跟脚踝黏在一起,方才一动被撕裂,却流不出鲜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