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敌 作品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高粱地偷看…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高粱地偷看她嘘嘘

    春兰那猴急的样子,估计是水喝多了,有些尿急。

    高粱地传来沙沙声音,春兰用手捂着小腹,窜了进来。

    我目瞪口呆,大脑一片空白,看到春兰在自己很近的位置,躬着身子,撅起饱满的臀儿,褪下裤子。

    我看着她把小内褪到腿弯,露出白花花的臀儿,蹲在地上,射出一道白色水柱。

    那强劲有力的水声,让我面红耳赤,那满月似的雪白臀儿,充满无限诱惑。

    我心跳加速,口干舌燥,内心无比纠结,不知道是不是该扑过去,把这骚娘们儿压在身下,来上一发。

    也不知是女人第六感,还是别的什么,春兰小解到一半,突然回过头,见到躲在后面高粱地的我,吓得尿都给憋了回去。

    我吓了一跳,身子僵在那里,不敢动弹。

    四目相对,我咬了咬牙,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不等对方反应过来,我猫着身子,敏捷的窜过去,一把捂住春兰的嘴。

    “谁?唔唔……”春兰吓了一跳,拼命挣扎,连裤子都来不及穿,光着双腿,拼劲踢腾着。

    “春兰,你如果再挣扎,我就把你和老根,有个女儿的秘密,抖落出去。”我压低声音威胁。

    春兰身子一僵,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不再挣扎了,眼神惶恐中,带着几分哀求。

    我见成功吓住了她,慢慢松开手,眼神复杂地盯着她,现在骑虎难下,有点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我现在把手松开,你不许大叫,知道么?”我犹豫了一下,感觉一直捂着她的嘴,不是个事儿。

    春兰眼中惊恐神色稍缓,如小鸡琢米般,连连点头。

    “你是谁,为什么偷听墙根儿?”在我松开手后,春兰一脸气愤,压低声音质问。

    “我就是个路过的,你们都敢做,就不许别人偷听呀?”我似笑非笑。

    “你想要干嘛?”春兰惊疑不定地问。

    我眯着眼睛,没有说话,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娇媚的身段儿。

    春兰俏脸涨红,这才记起来,自己裤子还挂在腿弯,红着俏脸,伸手提了一下裤子,可被我压在地上,怎么也提不上去。

    “你起开,这光天化日的,你想做什么?”春兰语气羞愤中,夹着几分紧张。

    “我不想做什么,你先告诉我,你打算找的那个替罪羊是谁?”我其实特别想睡她,可拉不下脸提这事儿,只能无聊的没话找话。

    “关你什么事儿,你一个陌生人,多管什么闲事?”春兰没好气瞪了我一眼。

    “哦,忘了告诉你,我在村口遇见过你男人李二狗,他挺热情好客的,所以我觉得这事儿和我有一点关系。”我很不要脸地说。

    春兰脸都气白了,紧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你要是不说,我可把你和老根的事儿,告诉你男人啦。”我一脸坏笑地威胁。

    “别,我说的那个替罪羊,是李二狗妹妹李香莲。”春兰妥协了,急赤白脸的说。

    “李

    香莲,他妹妹?”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下意识跟了一句。

    “李香莲是我男人干妹妹,嫁给了乡里的副乡长,就是背靠这个妹夫,李二狗才能在村里作威作福。”春兰很有耐心的解释。

    “那你说说,为啥选她当替罪羊?”我起了好奇心。

    “因为李二狗,和他这位妹妹,有一腿!”春兰犹豫了一下,丢出一个劲爆消息。

    “你,你没说错吧,李二狗和妹妹?”我瞪大了眼睛,说话都有些结巴。

    “很稀奇么,两人又不是亲兄妹。”春兰翻了个白眼。

    我一时无语,就算不是亲兄妹,可这种关系,还是让他大开眼界。

    “喂,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赶紧从我身上起来。”春兰咬着嘴唇,语气羞愤地说。

    “别呀,这位漂亮大姐,刚才屋里的一幕,我都看见了,老根其实不能满足你吧?”我自然不愿意放弃到嘴边的美肉。

    说话的时候,我一只手放在春兰白嫩的大腿上,轻轻来回摸着。

    “你想干嘛,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春兰身子僵硬,下意识并拢双腿。

    “春兰,你就别装了,刚才我就看出来,你是个骚娘们儿。”我眼神戏谑,把嘴凑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句。

    “无耻!”春兰俏脸臊红,看她那样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必须承认,她大腿特别细滑,摸上去手感极佳。

    “你先起开。”春兰红着俏脸,推了我一下。

    “干嘛?”我呼吸急促的问。

    “还不是你这混蛋害得,刚才被吓了一跳,还有半泡尿没撒,憋都憋死了。”春兰确实是个骚气性子,连这种臊人话,都说的出来。

    我眼中闪过不自在,神色窘迫,站起身往后退了几步。

    春兰胆子特别大,居然就蹲在原地,当着我的面,淅淅沥沥,撒完剩下的半泡尿。

    我哪里经历过这个,感觉自己呼出的气,都是热的。

    见春兰尿完后,提起丝绸长裤,若无其事的准备走,我一下子着急了,憋红了脸,喊了一声:“你站住!”

    “怎么,你想干嘛,难不成真想和我睡觉?”春兰现在居然不害怕了,似笑非笑地转过身。

    “是又怎么样?”我梗着脖子说。

    虽然我搞不懂她现在,为什么一副有了依仗的样子,不过输人不输阵,可不想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

    “你要是真不怕被人发现,那就来呀,我男人可是村里一霸,被他发现了,你知道后果么?”春兰抿嘴一笑,凑近一步,轻佻的用手指,挑起我下巴。

    “我不怕,从看你第一眼起,我就想睡你。”我倔脾气上来,死死瞪着她,在心里发誓,今天不睡了这个女人,誓不罢休。

    春兰没有说话,与我对视片刻,终究还是败下阵来,眼中闪过不自然,挪开目光。

    “和你睡觉可以,不过你得帮我保密。”春兰犹豫了一下,俏脸微红地说。

    “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开始吗?”我精神一振,想到马上能尝到这个骚气的女人,激动的不要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