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箭花盛开 作品

第三百七十一章 结婚,一起来

    婚礼的举行谷小溪提前一点也不知道,松一鹤内心也觉得这婚礼办得一是特别的充分。

    他对谷小溪说了一句:“对不起,老婆。太简单了。”

    谷小溪幸福的一笑说:“我觉得真的很好啊!”

    是啊,终于走到这一天了,有什么不好的呢?

    两只乌碌碌的圆圆大大的美眸更加美的亮如夜晚的星辰了。

    司仪刚一宣布完毕,就有人向他们喷花了。

    六个孩子在四个大孩子的带领下,“哇”的热热闹闹的跑过来了。

    这六个孩子的到来,更引起不少人的惊叫。

    各种尖叫声响起。

    这几个孩子跟公主一样,那个九点帅气的简直就如一个王子一般。

    如他父亲一般的冷傲。踞傲的下面那样英气的让大人都发疯的脸,高傲的向上微微的仰着,带着一种霸气两眼看向自己的妈妈,好像这场子里除了妈妈根本就无别人。

    那眼神都让多少老的少的嫉妒。

    那两个小孩子也被人抱着来到妈妈跟前,与妈妈爸爸撒着亲。

    整个就是幸福的一家人。

    四个孩子上来帮妈妈拉起婚纱的下摆,开心的望关妈妈嘻嘻哈哈的笑着,好不热闹。

    人们也都难免在私下议论着此事,都听说过,松一鹤的这几个孩子,但是今天得此一见不在少数人。

    真是奇了,果然不是都如别人所说的都是松一鹤的孩子,单单看那碧眼黄发的小女孩就可以认定,那不是松一鹤的孩子。

    对于这种爱心,有人也开始感叹不已。

    谁都能做到这些,也就是谷小溪吧!

    就在谷小溪看着胡来与黄晚秋到来而微笑的时候。

    冯泽雨走了过来。

    向谷小溪说了一句:“恭禧,恭禧。”

    然后他一拉松一鹤的手说:“这次我可要警告你,你再敢与别人结婚,我可是不饶你的。”

    松一鹤一听只是“哈哈”大笑,那笑声里带着一种骄傲与得意,狂妄与傲慢。

    冯泽雨那冷俊的面孔,准备再想警告他什么,他明白此人巴出是在讥讽他的。

    松一鹤把他的手一拉关心的问:“冯哥,你的女友呢,要不要与我们一起结婚,我这里可是什么都准备好的了。”

    本来松一鹤也是一句玩笑话。

    黄晚秋当真的走过不问:“泽雨,有女友了吗?”

    冯泽雨一听,怎么矛头都到自己这里了。

    他厌恶的看了松一鹤一眼。此人就是有这种混水摸鱼的本事。

    就在冯泽雨一脸不屑的时候。

    那正是对自己的婚姻的不屑,他还早着呢。

    “雨,雨……”

    一个声音急匆匆的赶来了。

    然后那个女人来到冯泽雨面前,手里晃着一张纸带着热切的双眼看着他说:“雨,看,我怀孕了,我们与要有儿子了。”

    说完也不管冯泽雨那张冰冷无温度的脸,一下子就快乐的扎进了他的怀里。

    黄晚秋一看,这怎么回事,上来就把女人手中的那张化验单抢在手中。

    看了一眼,然后关切的看着冯泽雨问:“怎么回事?”

    这里可是松一鹤婚礼的场所,人都往这么拥。

    冯泽雨脸上有点难堪。

    低头看了一眼女人,无温度的问:“既然这样,我们就结婚吧!”

    女人一听快乐的跳了一下,说:“好啊,行啊。”

    女人的热情与男人的冷冰形成了一个相反的画面与场景。

    ]女人正是风儿,她在冯泽雨的脸上亲了一口。

    “雨,我们也准备结婚吧!”

    松一鹤在一边本以玩笑的形式说出了一句:“那就一起了,我与小溪过去结婚订制的那件红色的婚纱也没穿过,给风儿拿过来将就一点一穿不就行了吗?”

    说者无意,听才有心。

    松一鹤这一句话本来就是无意中说的,谁知道风儿却问了冯泽雨一句:“雨行吗?”

    冯泽雨面无表情的看了风儿了眼,然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他眼往下一垂,薄唇开启,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错过了花季,无缘的你,跟谁结婚不一样,你如果想结,当然可以了。”

    冯泽雨的话风轻如淡一般的轻轻的飘过,真如一阵云烟。

    他似乎把婚姻看本来是可有可无有般。

    所以说出来让人不相信,一个堂堂的商界总裁会这样处理婚姻。

    风儿却没有因他的淡漠而受到任何的影响。

    她如同喝了鸡血一般的激动,上来把冯泽雨就抱住了。

    “雨,太好了,我太爱你了。”

    谷小溪看着女人的激动,眼里扫过一层淡淡的悲哀,女人真的爱上了也是一种悲哀。

    如同自己一样,受过了多少的苦,她觉得都数不清了,终于才迎来了今天这婚礼。

    然后她又眸一眯,还是给了风儿一个鼓励般的祝福。

    每一个女人都想得到爱情,游戏人生的女人无非就是找不到爱情,或者说是在爱情方面受过重大的挫折。

    每一个爱的发疯的女人,她都觉得这样的女人是可贵的。

    风儿真的穿上了谷小溪的大红嫁衣。

    那件大红礼服,除了有点短以外,真的真的很美。

    谷小溪微笑着看了一眼,然后走向前去像征性的帮她整理了一下。

    报以微笑。

    还很客气很甜润的叫了一声:“嫂子。”

    一切过去的情仇恩怨也因这种而解。

    谷小溪上来拉住了冯泽雨的手,含着不好意思的羞涩说:“哥,如果不是知道了我们的关系,哦,不,应该说如果不是我们的关系,我不也嫁你了吗?真心是兄妹缘分了。”

    风儿很娇媚把把冯泽雨的腰一搂说:“真心是缘分啊!”

    风儿抱的冯泽雨紧紧的,生怕跑掉了一样。

    她根本不注意到冯泽雨的冷漠,而是含着脉脉的情开心的讲着她与冯泽雨的爱情故事。

    风儿是性格外向的人,说话声音尖细。

    但是,毕竟风儿是从事娱乐圈里的人,所以那声音还是经过训练的。

    她并不是所想像的那么不圆润。

    “我与雨真的好缘分啊,我很少去美国,也不知道去哪时转一转,谁知就在酒店里遇到了我的雨,那天他喝醉了,人上去扶他,他看到我叫了一声‘小溪’,我没有说话,只到把他扶进房间,我们就有了孩子,可是我告诉他,我是风儿,后来他点了点头。”

    然后她开心的抱着冯泽雨,开心的浓妆的脸在冯泽雨的怀在轻轻的蹭着,整个人沉静在美好的回忆中。

    小溪微微一愣,脸一红。

    一只修长的手臂伸了过来,一个好闻而熟悉的气息冲入她的鼻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