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箭花盛开 作品

第二百五十二章 我们有那么相爱吗?

    谷小溪往沙发上一坐说:“我不会玩,我这个人生来就会干活。”

    现在的那个小尹又成了她的一个小助理,她把谷小溪一拉说:“谷姐,谷总,玩吧,我会的,我教你就行了。”

    谷小溪还真的被他们两人死拉活拉的玩起了斗~地主。

    三个人一台戏,玩的吵吵闹闹正嗨皮的时候,谷小溪的手机响了。

    她一看号码,把手中的牌交给了旁边的一个秘书,自己到一旁接电话了。

    她用眼一扫就知道是松一鹤的。

    因为那天她觉得自己应该帮助松一鹤,让他摆脱困境,有了这想法后,她的心情好了许多。

    不再痛彻心扉般的心痛了。

    他问:“怎么这么吵?”

    她看了一眼正玩的三人,说:“等一下,我到外面跟你说话。”

    他的声音透着极度的冰冷:“到2288房间来吧,我等你。”说完就把电话直接挂断。

    谷小溪看着手机,心里气氛,此男就是总爱对她如此的霸气,就那么确定她一定会去,连一丝商量的口气也没有?我如果不去你能把我怎样?

    谷小溪满肚子的委屈想着,却内心边埋怨边向他说的地方走去。

    谷小溪连自己都开始吐槽自己,谷小溪你完了,就这样你还为他肝脑涂地,你世界的中心就是他,没有他的日子里,她都觉得自己根本活不下去了,当思想一转变,他一个简单的电话,她立刻就大变样了。所以他就那么笃定的说来我这里。

    好吧,上去他说了自己不听话让他非常的不高兴,自己看来又得罪的他不轻,跟了他的大哥,让他生气,自己还是忍一忍吧,她早就发现了这个世界有松一鹤就有谷小溪,为了自己的小命,也得忍了。

    她内心也不复杂而气恼,悲催的人生,自己跟互处欠债一样呢。

    她一边走一边赌气,来到门口的时候竟然用脚踢了一下门子,原以为那个门子也不会开,谁知就那个轻轻的滑开了。

    那声音应该明显的让屋子里的男人听见了。

    她不由的“啊”的轻出声音,然后一捂自己的嘴。

    一个冰冻的声音传了过来:“进来吧,怎么越来越不像一个总裁了。”

    她不好意思的咬了一下下唇。

    走了进去,把门子轻轻的一关,问:“哪里不像了?”

    “哪儿都不像?”

    那冰冷的声音依旧从一个对面的沙发上传来。

    她看到松一鹤慵懒的窝在沙发里。

    看到她进来后把下巴一动,示意了她一个地方,谷小溪看到了几个盒子,她又好奇的看了他一眼。

    “傻,给你的。”

    冰冷的声音大声的呵斥了她一声。

    谷小溪才明白,那几个服装盒子是买给自己的。

    她走了过去,提起来看了一看。

    “你怎么知道我来?”

    男人一脸的冰冷与不屑:“除了你傻不知道,当别人也和你一样不知道。”

    松一鹤除了那张脸能代表他的不同以往的态度以外,好像他什么也不提,一切就是那么的自然一般、

    “吃饭了吗?”

    松一鹤问了她一句。

    谷小溪摇了摇头。

    他往起一站把车钥匙一拿,提起自己挂在衣架上的衣服。

    “走吧,我也没吃,一起吧!”

    谷小溪一看主动的接了过去,手一摆,松一鹤那冰冷的嘴角上嵌上了一抹冷笑:“我还以为你忘了呢,原来还记得啊!”

    他一伸胳膊,把西服穿上,谷小溪又给他把衣服整理了一下,两人走了出去。

    谷小溪与他一起上了那辆红色跑车,车子缓缓的驶出,然后开始渐渐加速。

    谷小溪眼角看着开车的男人,那锋利的脸庞让她内心反而有点胆小一样,她把自己的长发往下拉了一拉,想把自己的脸挡住。

    自己也弄不明白,不亏他不欠他为什么倒怕他了。

    也许他存心的,他带谷小溪吃的是西餐。

    谷小溪自然是对西餐情有独钟,虽然她不挑食。

    吃完饭以后,他什么也没说,带着她上车,就出发了。

    谷小溪就算是路痴也看出来了:“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坐好,系好安全带。”

    冰冷的声音向她下达着命令。

    “啊?这里可是离海比较近的,我们不会一起去跳海吧。”

    谷小溪不知道怎么一下子想到了一对日本恋人因为太相爱了去跳火山口的事。

    “我们有那么相爱吗?”

    这句冰冷的声音带着明显的讥讽说了出来。

    “哦,哦……”

    谷小溪一时不知该怎么去回答。

    她摇动了一下身子,放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她不解的问:“那这是要去哪里?”

    他目视前方,说了一句:“别问了,到了你就知道了。”

    霸气的男人,谷小溪暗中说了一句。

    松一鹤一路飙车把她带到了一个路口比较空阔的地带,然后很清冷的说了一句:“下车。”

    谷小溪跟着他下了车。

    一下车她才发现,我勒个去,怎么汇集了这么多地赛车,再看一看那一个个风流倜傥在灯光下也能看出一个个气质高贵的男人们,她立刻明白这里是上流社会公子哥们的大聚会。

    松一鹤一往前走,就有不少人开始与他打招呼:“一哥,见到你太荣幸了,风度不减当年啊!”

    松一鹤一一与人招手,一脸的冰冷傲慢的说:“那必须的,我松一鹤还没你们说的那么好哦。”

    “那是的,一哥是越活越年轻了,婚都结了几次我们都不记得了,别再过两天双通知我们去参加婚礼吧,我这里好给你备好礼金啊!”

    这半玩笑半揶揄的话也无不真实,松一鹤只是讪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