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嘉喜 作品

第五十四章 藏奸

    田野拿着锤子还有二斤棒面回来的时候,田小武从大石头嗖的一下就要跑过来。

    一把就让朱老二给拉住了:“你妈不愿意你多跟她说话,你在这等着,我去说。”

    田小武急了,拉着朱老二神情激动:“都是哥们,我不能害你呀,我跟你一块去。”

    朱老二耷拉着脑袋:“等着吧,你舍得让你妈给你操心呀。”

    说完就把田小武扔下自己跑过去了。

    田小武就说朱老二比王大牛铁多了,除了他爸妈,他哥都没有替他这么想过。

    野丫头那可是有名的丧门星呀,多说一句话,没准出门都把脑袋撞个大嘎达的主。

    朱老二这个发小,那是不哼不哈光做实事。

    田小武这边感动于友情无价,那边田野被窜过来的朱老二给堵门口了。

    田野瞪一眼过去,冷嗖嗖的彪了一句:“你想做啥?”

    朱老二特意抬头看了一眼田野,除了两条虫子眉毛,盯着瞧都没能看清楚模样,愣是记不住长相,为啥呢?

    田野心说这人来自家门口犯傻呀,别是又要赖上自己:“求啥事都不答应,免开尊口。”

    朱老二心说正好,他是不是就直接可以走了。

    看看边上的田小武,一句话不说不够道义:“王大牛问你咋才能不欺负他妈?”

    田野那个火呀:“他心瞎还是眼瞎,谁欺负谁呀?这么护着不讲理的妈,这辈子别指着娶媳妇。我顶多就是回敬。”

    朱老二:“我就传个话,夜里有事你先大声喊,我能帮你喊人。”

    田野挑眉,那天也夜里这小子那一嗓子自己也算是长见识了,说起来虽然不用帮忙,可这份情几记住了:“我力气大,没事。”

    朱老二看看田野转身就跑了。

    看着两小子碰头贼头贼脑的又走了,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到底过来干啥来了?要说是帮王大牛传话,田野都觉得这份友情堪忧,听着就知道没怎么尽心。

    田野还是挺羡慕有个小伙伴的,自从到了这边自己一个人过日子都要自闭了。

    一天到晚开口时候都少。时间长了还得得交流障碍症呢。

    在空间里面挖矿洞,种庄稼的时候,田野都是哼着歌,或者自言自语的,不然回头自己怕是连话都不会说了。

    本来想着给队长会计一个面子的,看来不成,还得去找块大石头,就得让王寡妇口服心服的。

    连在儿子跟前都是自己欺负她,那还不得逢人就说自己欺负她呀。

    田小武那边看到朱老二回来:“二儿咋样?”

    朱老二就摇摇头。田小武也知道朱老二不爱说话,摇头就是这事没成。

    要换成他自己没办成事,肯定要恼了野丫头不识趣的。

    可换成朱老二,田小武就不那么想了,早知道让老二为难,他就不应承王大牛这事了。

    拉着朱老二:“二儿,往后你都走我后头。”

    朱老二茫然了,抬头看田小武寻求解释。

    田小武大义凛然:“真要是脑袋撞个大包,也是我先撞。”

    朱老二就想起来,前二年的时候村里有人一大早出门碰上野丫头了,回来就脑袋撞个大包。那

    以后村里人传田野丧门星更厉害了。

    田小武让自己走后面,准备给自己挡枪呢,朱老二扯开嘴角笑了,别人什么样他不知道,反正他遇上野丫头就顺顺的,手上都有余钱了。

    心情好,跟着开个玩笑:“然后我在后面撞你脑袋上,明儿咱两一人脑袋上一个顶着两包。”

    田小武跟着都乐了。两人根本就没把田野的态度放在心上,一路都是友谊的小船荡悠悠的。

    王大牛那,都不用朱老二开口,田小武就办了:“大牛,这事开头就你妈做的不地道,不怪人家野丫头横。”

    朱老二最后就一句话压轴:“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