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 作品

第1291章: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在狂暴的?戼、强大的鳞苍,以及追求积分宛若鲨鱼逐血的玩家面前,真龙庄园的抵御在十分钟之内就被瓦解。?女?sheng?小说?网 w?

    在后方压阵的庄园行宫,甚至都不需要出手。

    老布朗站在庄园行宫上,遥望着远方的战场,道:“恭喜庄主,您拥有了一支战无不胜的大军!”

    但庄不远却并不能感受到什么喜悦。

    反而有一种莫名的失落之感。

    巨坚果园的阴暗面,让他莫名的感受到。

    在流放纪元里,众生皆苦。

    有人挣扎着为了生存,有人挣扎着想要出人头地,而就算是活了下来,出人头地了,还有一个永远无法摆脱的梦魇存在着。

    在这里,没有一个人能够幸福快乐的活着。

    而他,却还在为这个世界雪上加霜,肆意地屠戮着。

    他觉得?戼的行为太过分,太过激。

    而他呢?

    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什么无辜者。

    每个人都是加害者,每个人也都是受害者。

    谁又比谁高尚呢?

    不过立场不同罢了。

    远方,狂躁的?戼,还在对一只已经被打碎了的战争巨犬疯狂鞭尸,庄园行宫慢慢靠近了真龙庄园。

    流放纪元的庄园,真的是千奇百怪,真龙庄园也非常奇特。

    它是一座岛。

    一条水脉,从流放纪元的虚空之中漂浮,像是一条银色的匹练。

    而真龙庄园,就在这水脉之中,被水脉冲刷着,一辆辆水车在不断转动,大大小小的水车,错落林立,别有一番风情。

    看到这风车,庄不远就下意识地想到了舯墨人。

    这种一半是人类,一半是木材的种族。

    庄不远心中一喜,如果这座庄园和木材有关的话,会不会对巨坚果园是一个机会?

    “?戼,别打了!跟我来!”庄不远叫了几声,?戼这才收起了手中的棒子,默默来到了庄不远的身边。

    他满身鲜血和硝烟,一身杀气腾腾,说不出的可怕。

    如果毦芩在这里,怕是都不敢认他。

    就连鳞苍看到他,都微微皱眉摇头。

    日常生活中的?戼,其实是个很憨厚朴实的人,这样的?戼,戾气冲天,凶残血腥,完全是另外一个不同的人。

    鳞苍摇摇头,转过头去,对身边的四个小四壁龙人道:“我听说这里有很多的堕落龙人俘虏,咱们去找找。”

    庄不远也命令士兵们去寻找真龙庄园的庄园主暨臻。

    虽然暨臻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堕落龙人,但是他和堕落龙人一样,胆小怕死而又奸猾异常。

    从一开始战斗,他就不曾露过面。

    如果不是开战之后,庄不远沒见到任何人逃出去,恐怕庄不远会觉得暨臻已经逃掉了。

    毕竟,堕落龙人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庄不远审问了几名庄园的仆从,按照他们的指点,来到了暨臻的主人房,还没进去,就嗅到了一股血腥气息。

    庄不远眉头一皱,他身边,?戼身形一闪,挡在了庄不远的面前,嘭一声推开了暨臻卧室的大门。

    顿时,更加浓郁的血腥气息传来。

    庄不远猛然捂住了嘴,差点吐出来。

    就连?戼都猛然转头。

    在暨臻的卧室里,有一面墙壁,墙壁上遍布各种刑具,而一具堕落龙人的尸体被锁链固定在墙壁上,他的四只手臂已经被砍掉了三个,全身上下的鳞片,几乎全被揭掉了,如果不是看到他脑袋上的断角,庄不远都不敢确定那是一名堕落龙人。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

    竟然让他把一名堕落龙人折磨到这种程度?

    固然堕落龙人再怎么堕落,再怎么残忍,再怎么奸诈,也不该被这样对待。

    没有一个人,要被这样对待。

    而暨臻竟然把这样一名堕落龙人,放在自己的卧室里?

    庄不远觉得,就算是自己见过了那么多的变态,这一定也算是最变态的一个。

    这家伙,不愧是残暴联盟的一员!

    这才是真正的残暴!

    就连?戼,都被吓到了,许久都没有说话。

    许久之后,庄不远的目光才能从那堕落龙人的身上转移开来,看向房间里其他的地方。

    这一看,更是全身发寒。

    这栋房屋,简直就是由堕落龙人的尸骨装饰的。

    在墙壁上,挂着好几只堕落龙人的头颅,这些头颅一脸的痛苦,栩栩如生。

    房间里的家具,竟然都是用堕落龙人的骨头拼成。

    纵然庄不远打遍天下无敌手,在流放纪元里,早就已经没有了对手,此时此刻,依然吓得脸色煞白。

    “咝……”突然,庄不远听到了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啊!”他吓得一个激灵,猛然转身,下意识地一把抱住了?戼。

    ?戼也下意识地抱住了他,说出来也可笑,整个流放纪元里,最强大的两名庄园主,竟然像是小女孩一样,吓得抱在了一起。

    声音是从墙上传来的。

    “嘶……杀了我……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让我死……让我死了吧……别再……折磨我了……”

    庄不远和?戼同时转头,看向了那堕落龙人。

    这家伙……竟然还没死?

    看到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庄不远本以为他肯定已经是一名死人了。

    一时间,庄不远不知道是要惊叹于堕落龙人生命力,还是要怜悯他了。

    庄不远和?戼下意识地对望一眼,一起上前。

    “咔嚓咔嚓”几声,筑神伟力的力量之下,锁住堕落龙人的锁链,被直接扯断,两个人把这堕落龙人放了下来。

    “你……你们是谁?你们不是暨臻!暨臻到哪里去了?他又要怎么折磨我!你们杀了我,杀了我吧!”那堕落龙人只剩下了一只眼,也浑浊得厉害,他转动着眼睛,但却看不清。

    庄不远看得出来,这只堕落龙人已经失血过多,连眼睛都快看不到了。

    对流放纪元里的绝大部分生物来说,堕落龙人都是罪恶和可恶的代名词。

    不过这点对庄不远不成立,毕竟他认识的堕落龙人里,有萨兹勒这个超级猎头,还有三斤四两这俩逗逼。

    “嘘,别说话,先吃点东西。”庄不远从口袋里取出来了一块糖。

    “别假惺惺了,有胆放了我,我们来打一架!”堕落龙人嘶吼着,“我呸,暨臻的狗腿子!无能的矮子,侏儒!杀了我,杀了我啊!”

    庄不远摇头道:“我不是暨臻,我叫庄不远。”

    “庄不远?血手屠城庄不远?啊哈哈哈哈哈,你是把暨臻杀了么?啊哈哈哈哈……暨臻,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

    这一阵狂笑中,那堕落龙人的声音渐渐小了,终于没了声息。

    庄不远把那堕落龙人放下,和?戼对望了一眼。

    这堕落龙人死了。

    被暨臻那么折磨,他都没有死,反而是现在,他终于被救出来了,反而死了。

    庄不远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但他却觉得心中一阵不是滋味。

    两个人走出了暨臻的房间,就看到庄园的士兵们,正在从各种牢房里,搬出来奄奄一息的堕落龙人,或者堕落龙人的尸体。

    有些堕落龙人已经死了,化成了白骨,却也不得安息。

    有些堕落龙人还没死,却已经发臭腐烂了,全身都是蛆,简直令人作呕。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