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 作品

第1216章:委屈

    州内,乌城,庄妈驱车离开了乌织的厂区。

    虽然已经成了女强人,但是不像庄爸已经将自己的大本营搬到了庄园别院里,现在的庄妈,工作之外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在乌城。

    庄妈早就已经习惯了小城的生活,而且她还要照顾家。

    每天下班之后,还是买菜、做饭,等着庄爸和庄不远回家吃饭。

    如果这俩人都忙,她就去父母家里,帮忙做饭、收拾一下。

    庄爸父母双亡,唯一亦兄亦父的老帽大哥精神健旺,没有人拖累他大展宏图,但是庄妈不同。

    庄妈的父母都健在,几个兄弟,一个比一个不省心,她不放心离开。

    当然,因为庄园行宫的存在,在哪里生活的问题都不大。

    离开工厂之前,庄妈打了个电话给庄爸。

    电话里,庄爸的身边,有各种叽叽咕咕乱七八糟的说话声,听起来似乎并没有在州内,隐约还能听到争吵和嘶吼的声音。

    “我现在还在兰西州,阿锤这边有点问题……等我解决完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今天晚上就别等我了。小远?小远那边你还是别打电话了,他现在非常忙……”

    庄妈叹口气,挂了电话。

    事实上,事情并不像庄爸说的那么轻描淡写。

    这几天,庄园所有对外出口的项目,都遭到了不同的阻碍。

    庄爸和庄妈的产业也不例外。

    譬如庄妈的乌织,军事方面的防护服还好,已经签订的协议不会更改,而且军方会考虑利益,才会考虑其他,只要有利可图,就算是敌人的武器,也照样可以买。

    但是庄妈最近推广的民用项目——乌织定制,本来已经谈妥了许多的大集团、大酒店的入驻,这会儿却有很多合作伙伴都反悔了,他们的理由都很简单。

    担心引起自己的主流顾客们的反感。

    这让庄妈深刻地感觉到了,“宗教”这个在州内几乎毫无存在感的东西,在州外的影响力,竟然还那么大,甚至可以说深入地影响到了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和选择。

    庄妈还好一点,只是暂停民用合作,还有军方项目撑着。

    但因为“锤人入侵”的停滞,庄爸的酒现在极度依赖民用市场。

    “酿酒侠”的火热,为庄爸刷爆了知名度,加上“庄记酒庄”的一系列副牌将定位下放,占据主流市场,才能保持增长趋势。

    可现在“庄记酒庄”的酒,在世界各地,都遭到了大量的抵制。

    就在昨天,还有一辆运输酒类的车辆,被暴民点燃,造成了人员和财产的伤亡,庄爸大概就是去处理这件事了。

    如果不是知道庄爸有二妞保护,庄妈一定不会放心他在外。

    这个时候,庄妈也不能说什么让庄爸泄气的话,只是叮嘱他小心,自己叹了口气,想了想,决定还是去父母家吧。

    车刚刚开除厂区不远处,突然从路边闪出来一个人来,一甩手,“啪”一声,一颗臭鸡蛋就糊在了前风挡上。

    庄妈的车下意识地一打方向盘,差点撞向路边,慌忙一脚刹车停下来。

    当她从车上下来时,发现刚才丢臭鸡蛋的人,已经跑了。

    她拿出手机,想要打电话报警,但想了想,还是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算了。

    不过是一些愚夫愚妇罢了。

    下车擦掉了臭鸡蛋,庄妈继续开车。

    只是心中那种膈应的感觉,总也挥之不去。

    来到了父母家的楼下,庄妈刚刚从车上下来,就看到外婆正在角落里和几个老姐妹聊天。

    几个老姐妹,正拉着她的胳膊,在对她说什么。

    外婆的表情似乎有些不悦,屡次想要挣脱,但都被几个老姐妹拽住。

    “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楼下?”庄妈从车里出来,就看到那几个老太太正盯着他,表情很是狰狞。

   &nbs